對于艾澤拉斯東部大陸的人民來說,黑暗之門7年的最后幾個月,依然是在戰爭中度過的。

    獸人的入侵已經持續了整整7年,人類社會的秩序因此被攪得一團糟,數千萬人流離失所,在奧格瑞姆沖入提瑞斯法地區,攻打洛丹倫王城的時候,就連人類世界的最后一片凈土,都被獸人的滾滾大潮徹底淹沒。

    在那幾天里,失敗的陰影恍如實質般籠罩在人類世界的頭頂,一旦洛丹倫被攻破,人類聯盟的所有反抗,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東流。

    不過幸運還是眷顧著人類,因為古爾丹的背叛,部落唾手可得的勝利最終化為了泡影,奧格瑞姆沒有壓上部落的命運賭一把,在人類援軍趕到戰場之前,他就選擇了撤退。

    正因為如此,部落雖然損失慘重,但依然還保有一戰之力,但戰爭局勢已經徹底落入了對部落極其不利的地步,在重新團結一致,而且士氣高漲的聯盟軍團面前,大酋長只能選擇一路后撤到了卡茲莫丹地區。

    他打算重新恢復戰爭開始前雙方的對峙,在濕地和阿拉希高地之間,布置防御,以此來阻攔聯盟的追兵,而在聯盟大規模的雇傭了拉文霍德的密探之后,大酋長的所有布置,是瞞不過聯盟的指揮官的,

    “那些為錢賣命的刺客傳回的消息很及時!”

    在阿拉希高地的激流堡,聯盟最高元帥安度因.洛薩手里捏著一封獸皮寫成的密函,在已經有了皺紋的臉上,他的眉頭高高皺起。

    “奧格瑞姆果然打算死守濕地和卡茲莫丹,這里是部落大部分戰爭物資的來源地,他不愿意放棄這里!”

    元帥的目光掃過眼前的眾人,他加重了語氣:

    “哪怕吃了一個大敗仗,獸人依然沒有放棄覬覦北疆的念頭!我們不能允許部落再占據那里!我們必須一鼓作氣,粉碎奧格瑞姆所有狂妄的幻想!把他們趕出卡茲莫丹!”

    元帥的拳頭握緊,代表著他不可更改的意志,但眼前的指揮官們卻面露難色,激流堡的將軍達納斯.托爾貝恩輕咳了一聲,他站起身,他的左臂上還打著繃帶,繃帶上還有血跡,這位勇猛的戰士和指揮官總會親自帶著騎士們沖鋒,受傷對于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洛薩元帥,我們能理解此時追擊部落的重要性,但將士們已經很疲憊了,如果強行攻打,必然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傷亡,是不是要休整幾天...”

    托爾貝恩的話引起了很多指揮官的共鳴,就連最仇恨獸人的戴琳國王都點了點頭,意志很多時候是不能當飯吃的,士兵們得不到充分的休息,面對本就兇狠的獸人,傷亡必然會非常慘重。

    而洛薩則嘆了口氣,他將手里的密函轉交給了指揮官們,他坐在椅子上,低聲說:

    “我也很想給士兵們足夠的時間休整,他們在這四個月里,幾乎沒有得到哪怕一天的休息時間,但我們必須盡快行動,拉文霍德的密探們已經得到了明確的證據,狡猾的奧格瑞姆正在卡茲莫丹地區征集大量爆炸物,他要徹底炸毀薩爾多大橋...你們都知道那意味著什么。”

    寫在獸皮上的消息讓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薩爾多大橋是數百年前,由鐵爐堡的矮人們和北疆人類共同修建的石質橋梁,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了戰爭的因素,這座大橋分為上下兩層,規模宏大,堪稱北疆大陸的一大奇觀,它可以同時容納100名士兵并排通過,也是連接濕地和阿拉希高地唯一的陸地通道。

    一旦薩爾多大橋被炸毀,人類的士兵就只能困守在阿拉希,這就意味著他們會把大陸南部拱手讓給獸人,這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砰”

    托爾貝恩的拳頭砸在了桌子上,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說:

    “我現在就去動員激流堡的戰士們,這一戰,我們打頭陣!”

    “不,你們說的也有道理,士兵們確實是太疲憊了。”

    洛薩元帥搖了搖頭,他的目光最終落在了不遠處的烏瑟爾和圖拉揚身上,他沉吟了片刻,沉聲說:

    “圣騎士們,你們還能作戰嗎?”

    烏瑟爾和圖拉揚對視了一眼,他拍了拍胸口,大聲說:

    “感謝圣光的援助,白銀之手騎士團的損傷輕微,如果加上剛剛接受洗禮的新兵們,我們能湊出1000人!”

    “1000名騎士...足夠了!”

    洛薩閉著眼睛盤算了片刻,然后睜開眼睛,下達了最終的命令:

    “那么這一戰,就讓白銀之手騎士團做先鋒,愿圣光能保佑我們取得勝利。”

    他的目光又看向眼前的海軍上將,他問到:

    “戴琳陛下,海軍的情況如何?”

    “損失的船只已經得到了補充,我們彈藥充足,唯一的問題在于,濕地的入海口不適合戰艦大規模進入。”

    庫爾提拉斯的海軍上將摩挲著下巴,他的眼睛在地圖上來回巡視,最終,他點了點頭,看向了洛薩:

    “但我覺得這不是問題,既然獸人們都能在濕地找到合適的港口,我認為我們也可以。”

    “那就給你1天的時間,找到一個合適的攻擊位置。”

    洛薩的手指在地圖上點了點:

    “我不需要海軍支援正面戰場,我需要你們在濕地后方做出佯攻,吸引獸人的注意,讓他們認為我們打算從后方突襲,在獸人正面軍團轉移的時候,我會和白銀之手的騎士團一起發動總攻!”

    “薩爾多大橋必須被我們控制!只要控制了這里!”

    洛薩元帥臉上的憂愁減輕了一些,他沉聲說:

    “只要控制了這里,獸人的敗亡就只是時間問題,等到暴風城重建完成,那里就將成為我們對抗獸人的最前線,有來自整個人類世界的援助,獸人...獸人必然會被我們趕回他們的世界里去!”

    “這就是人類的希望!”

    這一席話在指揮官們心中勾勒出了洛薩對未來戰局的思考,這位元帥并不是夸夸其談的人,他的所有分析都非常符合現狀,也讓指揮官們非常認可。

    就算現在轉入了反攻,聯盟上下對于盡快結束戰爭其實也沒有太大的把握,大陸南部落入獸人手里已經有7年的時間了,在燃燒平原的黑石塔周圍區域,則是他們的統治中心,那里還盤踞著數萬精悍的獸人戰士,想在1,2年解決戰斗是不現實的。

    除非...除非能干掉目前部落的主心骨,也就是大酋長奧格瑞姆。

    洛薩知道,人類王國在暗地里已經派遣了足夠多的刺客,不止一次想要暗殺奧格瑞姆,而部落此時的體制也決定了,一旦這英明的大酋長身死或者被俘,各個氏族酋長內部的矛盾就會頃刻間讓部落分崩離析。

    但洛薩同樣知道,奧格瑞姆也打得一樣的主意,在他擔任聯軍元帥之后,幾乎每幾天都會遭遇一場暗殺,顯然,大酋長也同樣看到了聯盟內部隱藏的派系矛盾,可以說,洛薩本人和奧格瑞姆的生死,直接決定著這一場戰爭的勝負。

    不過現在,聯盟已經轉入了真正的反攻階段,時間,已經站在了聯盟這邊。

    一天之后的傍晚,在濕地西北角的港口,血環氏族的獸人們打起了火把,在這破損的港口里到處巡邏。

    這里原本是矮人們的一處港口,也是濕地最優良的天然港,在濕地淪陷之后,這里就被血環獸人當成了堅固的據點,在戰爭進行的過程中,這里屢次遭受來自聯盟海軍的侵襲,顯然,聯盟是打算在這里打開襲擊部落后方的大門。

    “大酋長居然失敗了,真是遺憾。”

    一名獸人小督軍扛著戰弓,一邊在城墻上巡邏,一邊對身邊的斥候說:“聽說差那么一點點就能攻破人類的王都,都怪古爾丹那個雜碎!”

    “但我們的士兵好歹撤回來了。”

    斥候將一塊肉干分給上司,兩個人盤坐在角落里,一邊吃一邊說:“能打過去第一次,我們就能打過去第二次,狡猾的聯盟狗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你看著吧,遲早,大酋長都會帶著我們攻占北疆!”

    “我倒是不想打仗了,也許未來能在艾爾文森林建個農場。”

    獸人小督軍哼了一聲,他吃著肉干,忍不住揉了揉額頭,打了個哈欠,他對身邊的斥候說:

    “說起來,你最近有沒有感覺到總是很疲憊,就像是脫力了一樣,明明沒有戰斗過的。”

    “也許是這里糟糕的氣候,那些惡心的沼澤地,我不喜歡這里。”

    斥候吃完了肉干,他站起身,隨意的向傍晚的外海看了一眼,下一刻,這獸人的眼睛就瞪大了。

    “船!聯盟狗的船!”

    幾秒鐘之后,刺耳的戰鼓聲響徹了這港口,而在港口的外海,數十艘全副武裝的戰艦破開黑暗,在甲板上,眼中充斥著憤怒和仇恨的聯盟水手們,已經忍不住要大殺特殺了。

    戴琳站在旗艦的甲板上,他放下了手里的遠望鏡,親自拿起旗語的旗桿:

    “聯盟的勇士們!”

    “把所有炮彈都射進那港口!把部落的豬玀送進地獄!”

    “為了聯盟!開炮!”

    伴隨著戴琳的怒吼聲,以及他手中狠狠劃下的紅色旗幟,下一刻,數百只燃燒的炮彈從艦隊的炮口中飛出,在天空中劃過尖銳的,讓人驚恐的呼嘯聲,夾帶著死亡的烈焰,狠狠的砸在了血環獸人的港口里。

    而在第一輪炮擊之后,在獸人斥候們驚恐的目光中,更多的運兵船從黑暗中出現,那上面似乎站滿了密密麻麻的聯盟狗,那是達拉然的大法師們聯手制作出的幻象,在夜晚的海面上,這樣的幻象已經足以以假亂真了。

    但部落不知道這一點,而這情報的傳回,讓固守此地的基爾羅格.血眼驚駭不已。

    “你說什么?200多艘船?”

    他抓著眼前不停顫抖的獸人斥候,那猙獰的臉上閃耀的神情幾乎要活生生吞掉這士兵,而得到確切的回復,并且親眼去看了聯盟海軍的陣勢之后,血眼立刻將消息穿回了格瑞姆巴托的指揮部。

    “什么?聯盟的海軍載著近萬名士兵從后方襲擊?他們要強行登陸?”

    接到消息的奧格瑞姆本能的感覺到這里面肯定有問題,但基爾羅格.血眼是他最放心的酋長,他根本不可能在這種事情欺騙他,疲憊的大酋長看著眼前的地圖,薩爾多大橋固然重要,但如果聯盟真的孤注一擲,要從后方登陸,濕地的防守局勢也會頃刻間崩塌。

    最終,他咬了咬牙,伸手拿起毀滅之錘,然后下達了命令。

    “讓達爾和薩魯法爾帶著火刃氏族和雷王氏族去支援!讓龍喉氏族的戰士給我死守薩爾多大橋!我會親自帶著援軍支援他們!”

    “狡猾的聯盟狗永遠別想跨過薩爾多大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