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25.交換【58/100】
    死神渡鴉降落在沙塔斯的上層平臺上,引來了很多人驚呼。

    流亡者們大都沒見過這種龐大的巨獸,那些鴉人流亡者們則嘰嘰喳喳的向周圍的人介紹著死神渡鴉的強大,不過在泰瑞昂和伊瑞爾從渡鴉上跳下來之后,所有的議論聲都在這一刻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認識這兩個死亡騎士,最重要的是,也沒有人喜歡他們。

    不過這一次,沙塔斯的德萊尼人衛隊吸取了教訓,在死亡騎士到來的那一刻,就專門安排了很多圣騎士全程“護送”,總算是沒有出什么大亂子。

    而在泰瑞昂和伊瑞爾走入納魯阿達爾的大殿的時候,在他們對面和側面,同樣也有不同勢力的成員走入大殿中。

    三方勢力一碰面,氣氛就瞬間變得糟糕了起來。

    “噌”

    剛走入大廳的達納斯.托爾貝恩反手抽出了背后的戰斧,但就在他沖向泰瑞昂的瞬間,厚重的圣光力量將人類將軍禁錮在了原地。

    “惡心的死人!”

    達納斯掙扎著無法掙脫束縛,他便破口大罵,但泰瑞昂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這辱罵的聲音,他只是用饒有興趣的目光打量著眼前這一行人。

    大概是為了表示尊重,聯盟先遣軍的指揮官們都聚集于此,達納斯.托爾貝恩,大法師卡德加,庫德蘭.蠻錘還有穿著長袍的圣騎士圖拉揚,少了一個奧蕾莉亞,那位女士現在正在黑暗神殿修養,她還沒有從之前的遭遇中復蘇過來。

    “卡德加!”

    泰瑞昂用空洞的聲音說道:

    “麥迪文先生沒有托你做一些事情嗎?”

    死亡騎士瞇起眼睛,他從儲物指環里取出一塊黑色的靈魂石,放在手指尖敲了敲,聶拉斯.埃蘭先生的慘叫聲就從那靈魂石中傳出,讓眼前的一行人面色大變,泰瑞昂看著沉默的大法師,他低聲說:

    “比如,找回他親愛的父親的靈魂之類的...”

    面對這種挑釁,大法師握緊了拳頭,但最終,他還是沒有當場發作,作為一名成熟的法師,卡德加很清楚現在最重要的是什么。

    而就在泰瑞昂和聯盟指揮官們打招呼的同時,在他身后,死亡騎士伊瑞爾也看到了對面走來的人。

    德萊尼人的先知,這個流亡者種族的領袖,穿著白色長袍,手握救贖法杖,每走一步,都會蕩漾起圣光光澤的老德萊尼人,維倫。

    而在伊瑞爾看到維倫的同時,維倫也看到了穿著黑色重甲,雙眼暗紅,全身都纏繞著死亡能量的伊瑞爾,老先知的眼睛在這一刻瞪大了,他的呼吸錯亂了幾分,行走的速度也快了幾分。

    顯然,他也認出了伊瑞爾。

    “伊瑞爾,我的孩子...”

    維倫看著伊瑞爾此時被詛咒的姿態,他雙眼中閃過了不加掩飾的痛苦,他的手指握緊了法杖,連手中的黑色念珠都被握的緊緊的。

    “我可憐的孩子,你到底經歷了什么樣的噩夢?”

    維倫的聲音悲愴,伊瑞爾也可以肯定,這并非是虛弱的偽裝,維倫從來都是這樣的悲天憫人,但內心中已經壓抑了十年的憤怒和憎恨在看到維倫的那一刻,如爆發的火山一樣噴發了出來。

    “止步!先知!”

    伊瑞爾抬起手,暗紅色的光芒在她手指尖跳動著,她看著眼前的維倫,她低聲說:

    “別再靠近了...否則我會忍不住將武器砸在你那虛偽的臉上!”

    “噩夢?我確實經歷了很多噩夢,在你拋棄我們,將人民拋在卡拉波神殿等死的10年里,每一個晚上,我都會經歷那一場噩夢,那些獸人肆意的屠殺我們的人民,他們污染了卡拉波神殿,那些孩子,我的同胞,在充斥著黑暗的廢墟中等死...你知道我記憶最深刻的是什么嗎?”

    伊瑞爾眼中的紅色光芒跳動的越發劇烈,她上前一步,握緊了拳頭,幾乎是從牙齒之間一字一字的說:

    “我永遠都忘不了你在守備官的簇擁下逃離卡拉波神殿的背影!在你身后有近萬人生死不明,而你走的那么的堅決...我永遠都忘不了!維倫,我永遠都忘不了你對人民的背叛!”

    “懦夫!”

    伊瑞爾含恨的聲音如一道充斥著荊棘的鞭子一樣,狠狠的抽打在維倫的心靈上,讓老先知面色慘白,似乎回到了10年前卡拉波神殿落陷的那一天,在伊瑞爾目光的鄙視中,他后退了兩步,原本矍鑠的精神也變得萎靡起來,就像是被擊垮了意志一樣。

    伊瑞爾的手指指過眼前的所有德萊尼人。

    “你們這一個一個的,全是懦夫!”

    老先知挺直的后背佝僂了起來,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被已經死去的人如此的質問,但這不代表著他問心無愧,而且不只是他,跟隨著維倫而來的德萊尼人都不敢直視伊瑞爾的目光。

    那死者目光焦灼的讓他們感覺到無地自容。

    聯盟先遣軍的指揮官們并不清楚德萊尼人的內部事務,但這并不妨礙他們旁觀眼前這一切,尤其是矮人庫德蘭,他瞇起的眼睛里時不時閃過感興趣的光芒,就差拿起一壺酒坐在一邊看戲了。

    當然,這場會議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也不能任由仇恨就這么蔓延,阿達爾溫和的聲音在所有人心靈中響起,打破了這種尷尬的對峙。

    “諸位遠道而來,就不要在無謂的爭執上浪費時間,我相信,你們能出現在這里,都是為了和平而來,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先放下隔閡,談一談關于和平的事情呢?”

    泰瑞昂沒有理會納魯的調停,他回頭看著自己的下屬,伊瑞爾的身體顫抖著,顯然,她目前的情緒已經失控了,所以說,對于死人而言,情緒太過豐富并不是一件好事...

    “需要休息一下嗎?伊瑞爾?”

    泰瑞昂的聲音傳入伊瑞爾耳中,之前在死神渡鴉上兩人聊起的話題又一次在伊瑞爾腦海里響起,看著自己憎恨的先知維倫,看著他那佝僂的身體,看著他被擊垮的意志和精神,伊瑞爾感覺到了一絲快意,但正如泰瑞昂所說,在那快意消失之后,無盡的空虛席卷了她的心靈。

    難道她死而復生就是為了現在這一幕嗎?

    難道她來到這里就是為了看看維倫那灰敗的面孔嗎?

    難道她的未來就要注定和眼前這一切糾葛不清嗎?

    不!不是這樣的...

    “已經結束了!”

    伊瑞爾顫抖著身體,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維倫,仿佛要將他此時的姿態刻在腦海中,最終,她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泰瑞昂身后,她輕聲說:

    “已經結束了,維倫,我們之間不再有關系了,曾經的我為圣光服務,將圣光視為我人生的意義,而現在...我自由了,僅此而已。”

    “卡拉波神殿里存放著所有遇難者的尸體,如果你真心想要懺悔,想要對你的人民說一句對不起...”

    泰瑞昂看著眼前的德萊尼人先知,他平靜的說:

    “黑暗神殿的大門隨時為你打開。”

    “這是德萊尼人的內部事務!”

    一個聲音在維倫身后響起,那是一個穿著寶石點綴的金色盔甲,背著紫色水晶戰錘的高大德萊尼守備官,他盯著泰瑞昂,沉聲說:

    “介于你們的糟糕風評,我們很快就會派人去卡拉波神殿的廢墟,將我們的人民接回他們該在的地方!”

    “哦,看樣子你對我很不滿意,德萊尼人。”

    泰瑞昂看著眼前的守備官,他毫不退讓的說到:

    “你認為我占據了你們的領地?卡拉波神殿?奧金頓廢墟?你覺得我做了錯誤的事情?玩弄尸體?玩弄靈魂?”

    “難道不是嗎?”

    這個高大的德萊尼人似乎被激怒了,他大聲喊到:

    “神殿和奧金頓是因我們戰敗而喪失的領土,你占據了那里我們不會因此敵視你,但你復活已經死去的生命為你的私欲而戰!你褻瀆了他們!”

    “你搞錯了一件事情!”

    泰瑞昂背后的伊瑞爾冷幽幽的說:

    “瑪爾拉德守備官,你搞錯了一件事情...黯刃騎士團復活死靈并不是強制的,如果一個靈魂不愿意回應召喚,我們也無法將它復活,黯刃騎士團的所有德萊尼死亡騎士之所以會存在,就是因為即便是死后,他們也心有不甘!”

    “他們不愿意就這么放棄自己的家鄉,不愿意就這么悄無聲息的死去,所有的死靈都有執念,不是我們褻瀆了他們的存在,而是我們回應了他們的請求!他們重生而戰的請求!”

    伊瑞爾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她盯著眼前那高大的守備官:

    “你不妨猜一猜,瑪爾拉德先生,那些德萊尼人,我們死去的同胞最大的執念是什么?”

    “你永遠不會聽到那種聲音,人民們聚在一起的聲音,每一個靈魂都高呼著復仇,眼看著沙塔斯城淪陷的屈辱和痛苦讓他們不得安息!他們要戰斗!他們要反擊,而不是一路逃亡!”

    伊瑞爾笑了笑,她輕聲說:

    “如果你們這些生者無法保護這一切,那么我們這樣的死靈,不介意自己來...”

    這一句話噎的那位守備官無法反駁,他握緊了拳頭,但最終,只能后退一步,不再發言,伊瑞爾沒有騙他,也沒有必要騙他。

    “好了,諸位,不要在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上浪費太多時間!”

    泰瑞昂攤開雙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看著先知維倫,他輕聲說:

    “維倫先生,在我來到這個世界,我就不聽的聽到你的名字,從那些不甘的死魂中,他們向我誦念著你的偉大與仁慈,我今天來到這里,不是向德萊尼人宣戰的,你們僅剩下的人口不值得我如此大動干戈。”

    泰瑞昂的眼睛瞇了起來:

    “泰雷多爾和風暴要塞的德萊尼人可以安枕無憂了,死靈和你們的和平降臨了,但這不是沒有代價的!”

    “你怎么會知道風暴要塞?”

    維倫剛剛從被伊瑞爾的打擊中恢復過來,就從泰瑞昂嘴里聽到了一個讓他眉頭緊皺的詞,先知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死亡騎士,在握緊法杖的手指尖,灼熱的圣光跳動不休。

    風暴要塞的存在,是德萊尼人的最高機密,甚至在德萊尼人群體里,也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它的名字和位置,先知看了一眼伊瑞爾,但很快就否決了自己的想法。

    伊瑞爾是出生在影月谷安波里村的孩子,而且她在10年前就戰死了,她不可能知道風暴要塞的存在!

    “我從哪里知道的這個消息并不重要。”

    泰瑞昂平靜的看著進入警戒狀態的維倫,眼前的老先知就如同圣光的化身一樣,龐大的圣光能量聚集在他蒼老的身體里,泰瑞昂毫不懷疑,如果他徹底激怒了維倫,這和平主義者也許只需要一次能量爆發,就能把他的存在徹底凈化掉。

    先知維倫,絕對是泰瑞昂從誕生到現在,見過的最強大的凡人,沒有之一!

    但他并不畏懼,他很清楚,在大部分情況下,這位強大的先知都是無害的,因此在先知充滿懷疑的目光中,泰瑞昂面色不變的低聲說:

    “我要和你做一個交易,先知。”

    “以德萊尼人可貴的和平作為籌碼!

    “甚至,我還能為你指引一個理想中的新世界...請相信我,我已經幫過那些獸人一次了,而且我們雙方對那一次交易都非常...“滿意”。”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