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5.行走的災難
    安靜的深夜之中,守望者典獄官瑪維.影之歌正在審問自己的俘虜。

    在暴風城尋找墮落姐妹的行動一開始很順利,瑪維所帶來的守望者們很輕易的就發現了科達娜.邪歌在暴風城留下的痕跡,在她們悄無聲息的追捕下,游蕩在艾爾文森林的科達娜很快就踏入了曾經同伴設下的陷阱里,不過鮮血賜予的力量超乎守望者們的想象,這一次捕獵失敗了。

    科達娜負傷逃走了,守望者們自然緊追不舍,而問題,也就在那個時候出現了。

    當瑪維帶著守望者們踏入暮色森林的時候,科達娜身邊卻悄無聲息的多出了兩個“同伴”,一個是曾經的高階守望者娜薩,另一個,卻是非常詭異的,守望者們從未見過的家伙。

    借助暮色森林無處不在的陰影的幫助,三個鮮血守望者在背后追兵而來的時候,設下了一個反伏擊的陷阱,在彼此激烈而瘋狂的戰斗中,將第一次跟隨瑪維出來執行任務的下級守望者麥琳.刀輪抓獲,而更要命的是,此時,從洛丹倫執行完任務,返回的三個鮮血守望者也加入了這一次雙方的“狩獵”之中。

    守望者的“內戰”開始了!

    短短3天的時間,瑪維帶來的守望者們幾乎人人帶傷,卻還是沒能救回被抓走的麥琳.刀翼,瑪維感覺到了情況的不對勁,她開始兵行險招,想要引出其中一兩個鮮血守望者,但娜薩似乎在回避和瑪維的見面,在三番五次的引誘行動之后,瑪維只引出了眼前這個詭異的鮮血守望者。

    而雙方你追我趕,一番戰斗之后,這個詭異的鮮血守望者被瑪維抓獲,現在,是時候審問一番了!

    “又是一個吸血鬼!你和泰瑞昂到底是什么關系!”

    “他呀,他可是我最親愛的...愛人呢。”

    “咔”

    這個回答似乎激怒了瑪維,下一刻,一道鋒利的刀光在晦暗的空中亮起,被束縛起來的鮮血守望者艱難的活動了一下腦袋,臉上那猙獰的吸血蝙蝠頭盔就朝著兩邊掉落,砸在了滿是鮮血的地面上,這玩意被瑪維的利刃整個切開。

    但被切開的頭盔之下,那美麗的面孔卻毫發無傷,完美的展示了典獄官出神入化的武技。

    而奧蕾莉亞.風行者,用她鮮紅色的雙眼盯著眼前冰冷沉默,猶如真正的月夜貓頭鷹一般的典獄官瑪維,后者冷眼看著全身受創的奧蕾莉亞,再看到她尖銳的耳朵的時候,瑪維搖了搖頭:

    “又是一個高等精靈...看來達斯雷瑪的后裔果然已經墮落如斯。”

    她走上前,伸出被冰冷的鐵甲覆蓋的手指,扣住了奧蕾莉亞被鮮血浸染的脖子,她低聲說:

    “不過還好,既然你是泰瑞昂的愛人,那么我想,用你肯定能從他那里換回很多東西!”

    被扣住脖子的奧蕾莉亞并沒有恐懼,相反,她血紅色的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這么說,其實典獄官女士并沒有真正和薩萊茵戰斗過,你缺少對抗鮮血精靈的經驗,對吧?”

    “嗡”

    在奧蕾莉亞話音響起的那一刻,典獄官感覺到了周圍瘋狂涌動的惡意,她纖細的身體飛快的跳入了暗影之中,但下一刻,那些從奧蕾莉亞受創的身體里滴落在地面的鮮血,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樣,飛快的從地面上“濺”起,以千萬血箭的形式,將瑪維所在的區域呼嘯著刺穿。

    “砰”

    束縛奧蕾莉亞的暗影之刃被流動的鮮血一點點的腐蝕,最終,風行者活動了一下雙臂,將最后禁錮的力量崩裂開,伴隨著她手指的舞動,冰冷的血液在空中匯聚成一條貪婪的血蟒,瘋狂的追逐著躲在暗影中的瑪維.影之歌。

    “不管你隱藏的多好,我都能感覺到我自己的血!”

    奧蕾莉亞血紅色的雙眼中閃過一絲被釋放的癲狂,她滿是惡意的說到:“我寶貴的血,正沾染在你的身上...”

    暗影中快速行進的典獄官低頭看了看,果然,在自己的盔甲上,沾染著活動的血漬,這屬于奧蕾莉亞的鮮血,暴露了她的位置。

    下一刻,陰影的力量就遍布在了守望者的身體上,她試圖用這種方式將那沾染的血漬祛除掉,但也就在這一刻,重新抓起刀輪的奧蕾莉亞飛快的沖向前方,她右手的五指猛地合攏。

    “我們,因血而生,因血而死!”

    在她沙啞的聲音中,追逐守望者的鮮血之蟒猛地爆開,如同一場從天而降的血雨一樣,將守望者躲藏的整個區域都籠罩了起來,薩萊茵用鮮血強行驅散了周圍的黑暗,無處躲藏的瑪維將刀輪抵在身前。

    “砰”

    一紅一綠,兩者狠狠的撞在一起,在刀輪交錯之間迸發的火星中,瑪維和奧蕾莉亞幾乎同時翻轉著身體,兩者背后那布滿了刀刃的披風在空中旋轉著,就像是在空地中卷起了兩道呼嘯的刀刃風暴。

    “鐺鐺鐺鐺”

    利刃碰撞,交錯,正統守望者和異端守望者,暗影和鮮血,兩種力量在這種對抗之中毫無保留的傾瀉出來,在利刃風暴停歇的那一刻,周圍的一切,那些墓碑,地面上的草地,都像是被交錯的利刃切過一樣,一片狼藉。

    “嗡”

    奧蕾莉亞的軀體以輕盈的姿態落在了草地上,她身上又多出了很多傷口,但她并不在意,屬于她的鮮血在地面上滾動著,飛快的回到她的軀體里,填補著薩萊茵的傷勢。

    而在她眼前,盔甲被利刃切開的瑪維.影之歌已經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她不再留手,典獄官左手握著荊棘刀輪,向前踏出一步,蜂擁而至的黑暗包裹著她的軀體,就像是神秘的魔法一樣,在下一刻,瑪維的身軀就出現在了奧蕾莉亞身后,閃耀著致命寒光的刀輪朝著她纖細的脖子狠狠的砍了下來。

    “你不該...在我面前,受傷的!”

    奧蕾莉亞的手指微微蜷起,在刀輪接觸到她皮膚的前一刻,瑪維身體里的血液被一股巨力牽引,從盔甲被砍開的裂縫中迸濺而出。

    那種痛苦,身體里的每一處血管里迸發出的痛苦,讓典獄官的攻擊動作頃刻間走形,而奧蕾莉亞如瑪維之前的動作,向前踏出一步,陰影聚散之間,詭異的出現在了典獄官的身后,她沒有握持刀輪,而是雙手握著翠綠的匕首,一左一右,刺入了被痛苦折磨的典獄官的背后。

    “噗”

    獻血有一次迸發開,瑪維甩起披風,將奧蕾莉亞逼退,下一秒,她就再次進入了暗影的偽裝中,朝著遠方飛速奔馳。

    就像是奧蕾莉亞說的那樣,她,乃至整個守望者組織,都缺乏對抗薩萊茵的經驗,在這種情況下,再和奧蕾莉亞糾纏下去,已經毫無意義了。

    眼看著典獄官負傷逃離,奧蕾莉亞并沒有追擊,她站在原地,左手向前張開,虛握著,下一刻,鮮血活動著在她手中組成了一張戰弓,她的右手撥開弓弦,將鮮血戰弓拉開,一抹猩紅血箭搭在了弓弦之上。

    她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黑暗,她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忘了說了,典獄官,我姓...風行者!”

    “嗖”

    鮮血之箭呼嘯著劃過夜空,在它飛舞的盡頭,又一抹血花在黑暗中綻放開,但很遺憾,這一次吸取了教訓的瑪維用暗影的力量束縛了傷口,讓奧蕾莉亞無法再汲取她的血液,而在瑪維離開之后,面色蒼白的奧蕾莉亞毫無形象的坐在了地上。

    她艱難的舉起手指,將散落的血液重新汲回軀體里,對于薩萊茵而言,單純的物理傷害并不致命,只要有足夠的鮮血存在,她們就能很輕易的恢復傷勢,而體內擁有泰瑞昂全部的薩萊茵之血的奧蕾莉亞,和真正的薩萊茵沒有什么區別。

    不過和守望者艱難的一戰,也讓她看清楚了瑪維.影之歌真正的實力,如果不是用薩萊茵的能力打了瑪維一個措手不及,現在的她,并不是瑪維的對手...那個典獄官肯定還留有底牌,這種在萬年前的上古之戰里活下來的戰士,簡直太致命了。

    “哦,瞧瞧我發現了什么。”

    奧蕾莉亞揮起手指,一抹鮮血化為鎖鏈,將眼前叢林中的一樣東西抓在了她手中,那是典獄官在戰斗中掉落的匕首,翠綠色的,充滿了精靈風格,就像是一件祭祀用的工藝品,這肯定是影之歌的心愛之物,奧蕾莉亞將匕首翻轉過來,在手柄上看到了銘刻的薩拉斯文字。

    “贈予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加洛德.影之歌。”

    “加洛德?”

    奧蕾莉亞瞇起了眼睛,片刻之后,她從地面上站起,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塵土,又惋惜的看了一眼身后被瑪維砍成兩半的吸血蝙蝠面甲,那可是泰瑞昂親自為她設計的禮物。

    “算了,反正也不虧。”

    風行者將翠綠色的匕首握在手中,虛劃了幾下,非常滿意的將它佩戴在腰間的腰帶插孔里,下一刻,風行者打量著周圍的黑暗空氣,她舒了口氣,在精神鏈接中對自己的同伴們說到:

    “娜薩,影之歌女士走了,我們也該走了!”

    “帶上可愛的小俘虜,我們去濕地吧,那位紅龍女王估計已經望眼欲穿了。”

    片刻之后,娜薩低沉的回應聲響起:

    “有個壞消息,麥琳被救走了...瑪維女士把你引走,然后那些守望者突襲了營地,很抱歉,主母,但出于人數劣勢的我們,沒能攔住她們。”

    “嘖嘖,還真是個壞消息。”

    奧蕾莉亞拂了拂自己暗金色的長發,她無所謂的笑了笑:

    “嗯,算了,沒關系...對了,以后也叫我“女士”,我突然覺得,這個稱呼很棒,很酷。”

    “鮮血守望者和正統守望者的戰爭這才剛剛開始,別急,我的小娜薩,我們總有一天,會再次和那位典獄官交手的。”

    風行者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猩紅色的嘴唇,她瞇起眼睛,輕聲說:

    “下一次,我不會輸!”

    ———————————

    另一邊,在達拉然的傳送大廳,接到了導師召喚的羅寧法師從傳送門里走出,他友善的和其他法師們打著招呼,其他法師也彬彬有禮的回應,但是在羅寧身后,那些法師總用詭異的目光打量著他。

    羅寧能感受到那種目光,那種混雜著好奇、鄙夷、同情、嘲諷、厭惡以及憐憫的目光,他已經習慣了那些目光,他不愿意回達拉然就是因為這樣的目光。

    但這其實不怪羅寧。

    從他成為正式法師開始,他的運氣就一直很糟糕,最開始只是負責教導他的導師經常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意外,緊接著,每一次他出去執行任務,都會有同伴傷亡,而最要命的是,每一次他都能安然無恙,不管是面對危險的蠻巨魔,還是面對弱小的魚人襲擊。

    每一次都是這樣,哪怕是大法師帶隊,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亂子。

    壞運氣一直籠罩在羅寧身上,甚至他去送個信,都會導致大騎士加文拉德死在死亡騎士手里,他去守望堡接替卡德加大法師監控黑暗之門,結果第三天,德萊尼人就重新打開了黑暗之門,然后是死靈沖入艾澤拉斯。

    羅寧也不希望這樣!

    但壞運氣從未遠離過他...這讓羅寧很傷心,他甚至還知道,有些嘴巴很毒的法師在私下里給他起了個外號,叫“行走的災難”。

    真的,他也不希望這樣!

    懷著痛苦而無力的情緒,羅寧來到了自己導師克拉蘇斯的法師塔,結果剛一進法師塔,就聽到了以壞脾氣著稱的大法師德蘭登先生的聲音。

    “你說這件事背后有黑龍的參與?真的嗎?”

    “那看來最好的結果就是黑龍吞下羅寧,然后被噎死...這樣我們就會一次性解決兩個麻煩...”

    “唰”

    聽到這帶著嘲笑的話語,羅寧面色漲紅,他的拳頭死死的握緊了。

    PS:

    羅寧這個人的運氣,不好說,對于沒有玩過游戲的兄弟來說,你們需要知道的是,在后來的世界里,有那么一段時間,羅寧被玩家稱為“人生贏家”,統治達拉然,迎娶白富美,還有了雙胞胎兒子,可惜,死在了塞拉摩淪陷戰里,死的也很像個男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