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37.王與王
    埋在城內的暗子被激活,就像是發出了開戰的信號一樣。

    當全身掛滿冰霜的奈法利安低沉的嘶吼聲撕破了暴風城的夜晚之后,圍在暴風城厚重的城墻之外的亡靈也開始了攻城。

    在黑夜中,那一雙雙散發著蒼白色光芒的靈魂之火讓守衛在城墻上的士兵們仿佛看到了末日的使者一般,當骷髏開始攀爬城墻的那一刻,布置在城門之上的火炮轟然開火,雷鳴般的炮擊聲將這個喧囂的夜晚徹底導向了瘋狂。

    指揮攻城的是大巫妖卡德加,他用一種殘忍的睿智和法師們特有的簡單直接的思維方式統帥著黯刃的軍團,和喜歡做很多“無用之事”的泰瑞昂不同,卡德加既然承諾了會為黯刃之王攻下暴風城,所以在攻城戰一開始的時候,他就直接動用了黯刃最強大的戰爭兵器。

    巨像!

    雖然在黑夜中,背負于巨像身后的陽光重炮無法啟動,但擁有強大破壞力的巨像本身,就是絕佳的攻城武器。

    暴風城的城墻有6米高,三層加固的磚石被涂成白色,藍色的旗幟在城墻的崗哨之上飄揚,遠遠看去,這里堪稱一座大陸雄城,但當戈隆巨像們被操縱著靠近城墻的時候,那些守衛在城墻之上的士兵們絕望的看到,這些被死靈驅使的,血肉和鋼鐵的怪物,在站起身的時候,居然還要比城墻高出許多。

    他們站在黑色的崗哨上,抬起頭就可以看到那戈隆巨像丑陋的臉上,那散發著血紅色光芒的獨眼,緊緊是那眼睛,就和一名成年人一樣高。

    “嗷嗷嗷”

    這些德拉諾世界食物鏈頂端的獵食者吼叫著,將死亡帶來的痛苦與憤怒宣泄在眼前的城墻上,巨像們揮起堅固的,包裹著鋼鐵的手臂和爪子,就像是憤怒的孩子摔打玩具一樣,橫掃著將城墻之上試圖反擊的士兵們掃入天空,然后握緊雙拳,朝著眼前堅固的城墻狠狠的砸了下去。

    “哐”

    低沉的撞擊聲讓小半個暴風城的大地都震動了起來,城墻上的士兵們驚慌失措的躲避著如炮彈墜落一樣的拳頭,他們在吼叫的老元帥的命令下,將還沒有被摧毀的火炮對準了戈隆的腦袋,點燃火繩,在炮彈出膛的響動中,老元帥溫德索爾拄著自己的重劍,緊盯著眼前那頭瘋狂的戈隆。

    “砰”

    灼熱的炮彈精準的砸在戈隆丑陋的腦袋上,內部被點燃的火藥爆炸開,就像是黑夜中的煙火,那頭被擊中的戈隆的頭骨都發出了低沉的響聲,它搖晃著倒在地面上,小整張臉都被爆炸撕開,看上去恐怖到極致,但還沒等到人類守軍發出歡呼聲,那頭戈隆就又顫顫巍巍的爬了起來。

    它臉頰上被炸出的傷口里甚至可以看到慘白的骨骼,連帶著那只丑陋的眼睛也被炸傷,但它就像是根本感覺不到痛苦一樣,在死亡能量迸發之間,這攻城巨獸揮起拳頭,在眼前的城墻上來了一次死亡橫掃,將那些士兵連同被聚集起來的火炮統統扔下城墻。

    趴在地上的溫德索爾元帥回頭看去,那些士兵們的身體在空中無力的掙扎著,然后摔落在背后的大地上,摔得支離破碎,這一幕讓老元帥的內心悲憤異常。

    他回過頭,在戈隆們肆虐的城墻上直起身體,花白的長發在充滿硝煙和血腥味的夜空中舞動著,他想不通,為什么自己發誓要守衛的國家會遭受這樣的厄運,他們和這些亡靈根本無冤無仇!

    一種無名之火在元帥內心里熊熊燃燒,讓這個已經步入暮年的戰士在這個地獄的戰場里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他舉起手里的雙手劍,那帶著血污的劍刃上反射出了他的眼睛,在這個布滿戰火的黑夜中,溫德索爾看到了自己的結局。

    “為了帝國!”

    他吼叫著,就像是年輕時那樣,就像是在燃燒平原殺戮獸人時的那樣,熱血在他的血管里涌動著,他必須將這種無能為力的痛苦發泄出來。

    他從即將被摧毀的城墻上一躍而起,在怒氣之火的燃燒中,他揮起雙手劍,將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這一擊里,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制裁之劍一樣,將鋒利的重劍精準的,狠狠的刺入了眼前這頭戈隆的眼眶中。

    那鋒利的刀刃刺穿了血紅色的獨眼,就像是一根燒紅的針一樣,直刺入這巨獸的大腦之中,將它僅剩下的思維和智慧徹底斬斷。

    “嗷!”

    即便是死去的巨獸,遭受了如此致命的傷勢,也會在微弱的靈魂中感覺到痛苦,這頭戈隆頃刻間發了狂,它包裹著鋼鐵的雙拳在空中瘋狂的舞動,而溫德索爾元帥就像是風中落葉一樣,死死的抓著手里的長劍,努力讓自己不被這頭巨獸的反擊扔出去。

    就在這頭巨獸倒地的那一刻,老元帥放開雙手,跳向地面,但在他身后,死亡戈隆的最后反擊,那包裹著鋼鐵的拳頭在空中揮舞,擊中了空中的老元帥,被巨力砸中后背讓溫德索爾就像是被拋飛的石頭一樣,被狠狠的砸向遠方的黑暗。

    “砰”

    他劃過漫長的墜落,砸在了暴風城外森林中的一棵樹干上,他倒在地上,他艱難的試圖起身,但脊骨被撞碎讓他徹底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

    老兵躺在冰冷的黑夜里,任由血液從傷口中流出,他眼前的畫面已經變得模糊暗淡,他知道,自己大限將至了。

    而在他周圍的夜色中,還有無窮無盡的亡靈們在活動,老元帥能看到,那些被喚醒的行尸之間,還混雜著一些穿著暴風城軍服的尸體,那是在東谷戰場上死去的戰士,他們也加入了這一支死亡的行軍中。

    在他身后,高聳的,堅固的城墻在戈隆們的重擊中,已經發出了不堪重負的響聲,磚石掉落,裂痕叢生,也許下一刻,這可以保護整個城市的城墻就會被亡靈們帶來的無可抵御的力量徹底摧毀掉。

    然后...然后就是他為之付出了一生和所有的王國,將會在一片死寂的廢墟中徹底被歷史埋葬。

    “咳咳。”

    老元帥艱難的咳嗽了一聲,他用疼痛的雙臂撐起身體,讓自己靠在布滿鮮血的樹干上,努力讓自己以一個平靜的姿態迎接即將到來的死亡。

    周圍的亡靈們發現了這個生者,他們朝著他圍了過來,老元帥下意識的伸手摸向腰間,但那里已經沒有可以自衛的武器了。

    “退下!”

    一個冰冷的聲音在黑夜中響起,周圍圍上來的亡靈們恭順的讓開了道路,溫德索爾抬起頭,就看到了背著黑色戰斧的獸人死亡領主大步朝著他走了過來。

    那個穿著黑色盔甲,肩膀上帶著骷髏肩甲的死亡騎士站在他眼前,伸手摘下了自己的牛角戰盔,露出了那張讓溫德索爾很熟悉的臉。

    “哈,薩魯法爾!”

    老元帥在痛苦中艱難的露出了一個笑容,鮮血染紅了他的胡須,嘴唇以及牙齒,讓他的笑容看上去都帶著一絲猙獰:

    “你是來嘲笑我的嗎?你這手下敗將!”

    “奉陛下之命,我特意來尋找你,溫德索爾元帥。”

    薩魯法爾眼中沒有太多的情緒,在獸人戰爭中兩人不止一次交過手,各有勝負,算是真正的老對手了,他看著眼前掙扎著握緊拳頭的老兵,他沒有使用武器,而是伸出雙手,在溫德索爾的掙扎中,將這已經無法活動的老對手扛在了肩膀上。

    在死靈們沉默的注視中,死亡領主扛著老元帥大步離開了戰場,他輕聲說:

    “你該回家了,雷吉納德.溫德索爾。”

    而在元帥的呼吸最終停止的那一刻,在他身后的暴風城城墻,也在死亡戈隆們的轟擊下,徹底倒塌,但人類守軍還在磚石的廢墟中掙扎著,用盡一切方法試圖擋住傾巢而來的亡靈。

    就像是潮水沖刷中的火焰,哪怕一閃即逝,但也證明了沒有生命的磚石,到底不如勇士那般堅強。

    —————————————————

    “嗷”

    被泰瑞昂親手改造的冰霜之龍翱翔在暴風城的天際中,在它的肆虐下,小半個城市的建筑物都已經被森冷的寒霜覆蓋,那些沒能逃出來的平民也算是幸運,在這種致命的低溫中,他們的離去感覺不到太多痛苦。

    而暫時和暴風城王室達成了合作意向的黑龍們載著大騎士弗丁和他的圣騎士們,在天空中艱難的牽制著死亡之后越發強大的奈法利安和那些骸骨之龍,以此來保證平民們往港口的撤離。

    但船只根本不夠,不夠將所有的平民都送出這個即將被死靈淹沒的地獄,哪怕洛薩皇帝親自帶著最后的士兵在暴風城商業區和席卷入城市的亡靈們死斗,也改變不了這座城市必然到來的結局。

    泰瑞昂并沒有魯莽的發動總攻,他就像是一只勤勞的蜘蛛一樣,在真正開戰之前,就用陰謀和鬼祟的動作,為暴風城編制了一張死亡之網,在致命的刀子砍下之前,暴風城的命運其實就已經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但這樣的戰略是不能多次使用的,有暴風城的災難在前,北疆的人類諸國必然會變得非常警惕,這也就意味著,在以后的征服中,可能更多的就是一寸大地一寸血的究極死斗了。

    而在這一方面,不會恐懼的亡靈,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帶他們走!”

    暴風要塞還沒有從上次暮光大主教的襲擊中恢復過來,一些殘破的磚石讓這座國王的宮殿多少顯得有些蕭瑟,而此時,就在這座城市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暴風城的統治者,23歲的瓦里安.烏瑞恩國王正坐在自己的王座上。

    他穿著暴風城國王傳承的盔甲,那是黑色和藍色交織的,在肩膀上點綴著黑色雄獅腦袋的威武戰甲,他拄著一把雙手劍,在他眼前,是最忠誠的王室管家維爾.本頓和發誓忠誠于國王的皇家侍衛們。

    而在管家懷中,今年2歲的小王子安度因.烏瑞恩在襁褓中睡得香甜,哪怕是在這個毀滅到來的夜晚,似乎也沒什么能阻止小王子的美夢,而在管家身邊,是一副可以移動的病床,上面躺著昏迷不醒的王后蒂芬妮,瓦里安陛下的一生摯愛。

    坐在王座上的國王用一種無法割舍的細膩目光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妻子,他站起身,伸手接過小王子,這一刻,年輕國王的臉上滿是溫柔,他俯下身在王子的額頭上吻了吻,然后又吻了吻昏迷不醒的王后。

    下一刻,國王咬著牙,閉著眼睛,將王子遞給忠誠的管家,對他說:

    “維爾,一定要把我的兒子和妻子安全送到洛丹倫...交給泰瑞納斯王,他曾像是父親一樣將我撫養成人,我相信,在泰瑞納斯王的教導下,我的兒子也會成為一名真正優秀的國王。”

    “但是陛下!和我們一起走吧,國民需要你的指引,安度因王子也需要父親陪在他身邊,而不是在這里...毫無意義的戰死!”

    老管家老淚橫流,國王身邊的衛士長也低聲懇求著瓦里安國王離開。

    但年輕的國王已經下定了決心,他傾聽著堡壘之外夜色中的聲音,那是戰爭的聲音,他深吸了一口氣,將雄獅戰盔待在頭上,他甕聲甕氣的說:

    “我意已決,我要和這座城市,共存亡...這是國王的使命和職責!去吧,帶走我最后的牽掛,讓我充滿勇氣,沒有遺憾的面對死亡的到來。”

    國王轉過身,看著自己的王座,在他身后,管家和衛士們最終轉身離開,保護烏瑞恩家族的血脈傳承,是忠于王室的所有仆從銘刻于骨子里的忠誠。

    但就在片刻之后,病床在地面上移動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年輕的國王皺起眉頭,他回過頭,怒斥道:

    “我命令你們...”

    在國王身后,懷抱著小王子的,推著王后的病床的泰瑞昂.黎明之刃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眼前誓死一戰的瓦里安,在他身后,還殘留著猙獰的血液腳印,從暴風要塞入口,延伸到國王廳。

    忠誠的皇家衛士們吼叫著撲向突然出現的黯刃之王,但暗紅色的死亡能量在他們腳下升起,就像是黑紅色的閃電一樣,扼住他們的脖子,將他們窒息的身體舉向半空,任由他們在死亡面前無力的掙扎。

    在這一片死寂的國王廳中,黯刃之王和烏瑞恩之王對視著,他撫摸著懷里熟睡的小王子的頭發,他輕聲問到:

    “你想命令誰?我的小國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