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11.主母的巡行
?    “我只是回一趟家而已。”

    帶著兜帽的奧蕾莉亞坐在死神渡鴉背后,在她身邊的高空中,30名駕馭著死靈飛龍的高階騎士警惕的排成了護衛陣型,在更前方的天空中,還有數位600年前,歸屬于鴉人之王泰羅克麾下的,最精銳的死亡鴉人刺客作為前進的斥候。

    這已經堪稱一支精良的作戰小隊了,而他們此時也不是在執行什么戰術任務,純粹是護衛黯刃軍團的鮮血之母通過北疆的天空,返回奎爾薩拉斯。

    但這種嚴陣以待的陣仗讓奧蕾莉亞很不滿意,鮮血主母對身邊的空氣抱怨到:

    “根本不需要這么多人來護送...瞧瞧他們,一臉殺氣,就好像要出去打仗一樣。”

    片刻之后,一個穿著鮮血色戰甲的鮮血守望者出現在奧蕾莉亞身后,那是她的鮮血侍女之一,跟隨她前往奎爾薩拉斯的科達娜。

    這性格大大咧咧的前守望者并不如她之前的領袖那么謹言慎行,面對奧蕾莉亞的抱怨,科達娜坐在奧蕾莉亞身邊,安撫著有些暴躁的主母:

    “是您的再三要求,才讓陛下將護送人員裁減到了30人...如果按照他原本的設想,大概會有兩個戰團和您一起返回奎爾薩拉斯...”

    “見鬼!所以我才說,他對我的保護有點太過度了,我只是回去看看我的妹妹和弟弟。”

    奧蕾莉亞搖了搖頭:

    “我又不是為了給他征服整個奎爾薩拉斯,2個戰團?虧他想得出來,15萬亡靈浩浩蕩蕩的進入奎爾薩拉斯邊界,阿納斯塔里安會立刻召集軍隊的。”

    “這不怪陛下擔憂,實際上,主母,您知道的,大家都不同意你在這時候返回奎爾薩拉斯。”

    科達娜低聲說:

    “高等精靈加入了人類帝國的戰線,他們現在和我們是敵對的,而且奎爾薩拉斯周圍的班蒂雷諾爾結界早就修復了,聽說精靈們最近幾年一直在強化它,那種魔力壓制很麻煩,也許獨特的薩萊茵能避免壓制...但不管怎么說,您這一次幾乎就是自投羅網。”

    “我能怎么辦?”

    奧蕾莉亞氣呼呼的瞇起了眼睛:

    “前線戰報你也看到了,奎爾薩拉斯會派出游俠將軍統帥遠行者支援阿拉希高地戰場,我的傻妹妹會帶著人去阿拉希送死,你很了解泰瑞昂的性格,而我更了解我妹妹的脾氣,兩個人一旦見了面,就注定只能活下來一個...”

    鮮血主母紅色的雙眸中閃過了一絲擔憂:

    “雖然我很想對我的傻妹妹抱有信心,但說實話,除非奇跡發生,否則活下來的那個人肯定不是她...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丈夫,我不想讓希瓦成為亡靈,我不想讓她體會那種失去感情的痛苦,我就必須得阻止她,哪怕是打暈她,把她囚禁在黑暗神殿里度過余生...”

    奧蕾莉亞看向遠方的山丘,她輕聲說:

    “奎爾薩拉斯的落陷是必然的,作為妻子,我得支持泰瑞昂,我也相信,在他的統治下,高等精靈不會比過去活的更糟糕。”

    “但恕我直言,主母。”

    科達娜聳了聳肩:

    “您的冒險只是在讓陛下下定決心而已,萬一您之前的同胞做出一些不那么“恰當”的舉動,也許濕地的13個戰團就會頃刻間跨越蠻錘山,我沒去過奎爾薩拉斯,我也不清楚高等精靈的軍事力量,但我相信,他們肯定擋不住這樣的全面進攻。”

    “道理我都懂,科達娜,但有些事情,是你不得不去做的。”

    奧蕾莉亞的眼中滿是擔憂:

    “我讓溫蕾薩勸說希爾瓦娜斯,結果溫蕾薩被希瓦禁足在了風行者莊園,我的傻妹妹已經下定了決心,我必須在她做出愚蠢的事情之前阻止她,這是為了保護她,比起讓泰瑞昂來解決這個問題,還是我來更好一些。”

    “總之,您不能進入班蒂雷諾爾結界!”

    科達娜眼看著自己無法說服奧蕾莉亞,她只能搬出了泰瑞昂在臨行前的要求:

    “這是您答應過陛下的,如果你非要過去,這些守衛您的衛士,包括我在內,就只能強行帶您回去了,希望您能理解我們,娜薩的悲慘遭遇,我可不希望它發生在我們身上。”

    “當然,科達娜,我不會讓你們難做的。”

    奧蕾莉亞拂了拂自己暗金色的長發,對鮮血守望者笑了笑:

    “我會在斯坦索姆和奎爾薩拉斯交界的地方與我的妹妹弟弟們見面,一切都會順利的,放心吧。”

    ———————————————————

    戴索姆,斯坦索姆和奎爾薩拉斯交界處的堡壘,曾是奎爾薩拉斯防御體系的最前線,和位于斯坦索姆北方的奎爾多林小屋互為犄角,來保護從斯坦索姆通往奎爾薩拉斯的山路的安全。

    不過這座堡壘在第二次獸人戰爭時,被沖入奎爾薩拉斯的獸人摧毀了,連此地的魔力節點都在古爾丹的一干術士的干涉下近乎徹底廢棄,于是在戰爭結束之后,戴索姆堡壘雖然得到了重建,但此地的駐軍數目卻被大大消減。

    取而代之的,是位于斯坦索姆北部屬于高等精靈控制的奎爾多林小屋的駐軍數目變得龐大。

    在斯坦索姆的北方出口,由奎爾薩拉斯久負盛名的高階游俠霍克斯比爾親自統帥著一支精銳的游俠部隊,值得一提的是,霍克斯比爾是上一任游俠將軍莉蕾薩女士那個時代的老人,在他年輕的時候,他被稱之為奎爾薩拉斯的游俠之王,當然,那是一種敬稱。

    現在,他也是奎爾薩拉斯為數不多的統軍大將,被游俠將軍直接管理,但說實話,霍克斯比爾這樣的老兵會不會服氣年輕的希爾瓦娜斯還很難說。

    亡靈們的飛行軍隊在高空之上飛行,有云層的遮蔽,很輕易的就繞過了奎爾多林小屋的警戒范圍,然后沿著奎爾薩拉斯的高山下降,最終落在了戴索姆堡壘的外圍森林中,而在那里,緊張而年輕的理拉斯.風行者,已經等待多時了。

    理拉斯是奧蕾莉亞年紀最少的弟弟,他也是莉蕾薩女士和丈夫的最后一個孩子,在他出生之后沒幾天,莉蕾薩女士的丈夫就在一次任務中被祖爾金抓獲,然后殘忍的殺死。

    泰瑞昂的年紀要比理拉斯大一些,在泰瑞昂剛剛來到風行者家族的那一段時間里,理拉斯還是個嬰兒,而莉蕾薩將軍忙于公事和失去丈夫的痛苦,很多時候都無暇照顧他...

    用一種更感性的話來形容就是:理拉斯其實更像是被泰瑞昂和奧蕾莉亞一起養大的孩子。

    在風行者家族中,他和泰瑞昂以及奧蕾莉亞的感情也是最深刻的。

    這個年輕人繼承了風行者家族的優良血統,臉龐俊美而身材修長,穿著綠色的戰甲,背負著一把戰弓,金色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還有一雙淡藍色的眼睛,一看就是個有天賦而且風度翩翩的游俠,同時也是銀月城出了名的“美男子”。

    此時,這年輕人有些不安的在密林中走來走去,這是奧蕾莉亞和他約好的見面地點,在溫蕾薩回到奎爾薩拉斯之后,她就經常會和奧蕾莉亞書信交流,雖然奧蕾莉亞只有在有時間的時候,還會寫一封回信,畢竟黯刃之王在外征戰,鮮血主母要管理好一整個德拉諾世界的秩序,是極其忙碌的。

    但雙方的書信交流卻一直沒有斷過,在接到溫蕾薩關于希爾瓦娜斯要帶兵出征的消息之后,奧蕾莉亞第一時間就趕了回來,為此,她甚至生平第一次,和泰瑞昂大吵了一架。

    泰瑞昂不允許她在這個時候返回奎爾薩拉斯,黯刃之王冷漠的認為這是一場陰謀,但奧蕾莉亞卻固執的和蠻牛一樣,再加上前幾天泰瑞昂帶著多爾南去危險的戰場,以及再之前關于娜薩的事情,多方的情緒徹底激怒了奧蕾莉亞,兩人甚至差一點大打出手。

    總之,在幾天的冷戰之后,被弄得心煩氣躁的泰瑞昂不得不做出了讓步。

    “嘩啦,嘩啦”

    翅膀吹動風的聲音讓隱藏在密林中的理拉斯抬起頭,在黃昏接近夜色的光芒中,他看到了幾十個黑點在山脈陰影的籠罩中,緩緩的朝著他所在的地方降落了下來。

    理拉斯立刻反手抽出戰弓,搭上了幾支箭,他并非不相信自己的姐姐,但奧蕾莉亞成為薩萊茵的事實卻讓他不得不提起幾分警惕,雖然溫蕾薩一直告訴她,奧蕾莉亞對親人的感情沒有改變,但因為溫蕾薩總是不愿意說出她和奧蕾莉亞見面的細節,所以這種說法很被希爾瓦娜斯懷疑。

    而夾在兩個姐姐的矛盾之間,讓理拉斯最近一段時間都很痛苦,尤其是前幾天,溫蕾薩和希爾瓦娜斯在風行者莊園打了一架...幾乎摧毀了莊園四分之一的建筑物。

    最近幾年整個世界風云變幻,而在他身邊發生的這一切,從母親戰死,到哥哥姐姐淪為被詛咒的亡靈,這些遭遇連接不斷的發生,這一切,都讓理拉斯不得不開始用成年人的目光去看待這個世界,去看待很多事情。

    “嘩啦”

    第一頭亡靈飛龍落在了地面上,這原產于德拉諾世界的野獸有兩個頭,都裝飾著沉重而猙獰的盔甲,它的爪子上套著鋒利的爪刃,而在它背后,則乘坐著冷漠而高大的騎士,他們一個接一個的從飛龍上跳下來,沉默的握緊武器,然后以戰術隊形散開。

    將整個密林都快速的搜索了一遍,在確認沒有埋伏之后,5名騎士隱隱的將理拉斯包圍起來,然后由死亡騎士的隊長,向高空中巡行的編隊發出了信號。

    幾名高階鴉人刺客在空中悄無聲息的進入了隱匿狀態,懸浮于密林之上,在高空時刻觀察著四周,而在另外的騎士的護送下,身形巨大,猙獰而又美麗高貴的死神渡鴉緩緩的降落于密林之中,這強大的生物在降落時掀起的風暴吹起了理拉斯的長發,讓年輕人忍不住去打量它。

    奎爾薩拉斯從未有過這樣巨大的野獸,而僅僅從它黑色的雙眼就能看出來,這不僅僅是尊貴者的坐騎,更是他們戰斗的幫手。

    鮮血主母用寶石和金色的雕飾裝飾的死神渡鴉合攏起翅膀,座鞍上帶著暗紅色兜帽的女性跳下了坐騎,她左右看了看,然后將目光放在了理拉斯身上,她快步走過來,伸手摘下兜帽,那一頭暗金色的長發,以及那雙血紅色的眼睛,讓理拉斯不愿意相信,這個全身纏繞著冰冷氣息的女人,就是曾經對自己無微不至的長姐。

    他下意識的上前幾步,想要靠近奧蕾莉亞,但卻被一把冰冷的弧形月刃擋在原地,鮮血守望者科達娜用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著理拉斯,她的雙手在理拉斯身上快速的巡游,在確定這家伙身上沒有攜帶爆炸性武器之后,她對理拉斯擺了擺頭:

    “去吧,主母在等你...但你最好別試圖蠱惑她!年輕人,陛下和主母也許念著親情,但我不會...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松的砍掉你的腦袋...相信我,我們很愿意這么做。”

    理拉斯咬了咬牙,他努力讓自己遺忘科達娜的惡意,他上前幾步,還沒說話,就被奧蕾莉亞抱在懷中,鮮血主母像是從前一樣,輕輕的拍著弟弟的后背,她用沙啞的聲音感慨的說:

    “好幾年不見了,理拉斯,我的弟弟,你看上去終于長大了,不要在意騎士們和科達娜的冰冷態度,他們職責所在,相信我,他們都是很好的人...然后,我很想你,弟弟,我很想你們,所有人。”

    “姐姐...”

    理拉斯呼喚著奧蕾莉亞,剛喊了聲姐姐,眼淚就從眼眶中噴涌而出,血脈,這是你永遠躲不過的羈絆。

    之前思考的很多話都再也說不出口,這個年輕人死死的抱著自己的姐姐,最近發生的一切給了他太大的壓力,改變,改變總是陌生的,尤其是生活里劇變,總能輕易的摧毀一個人。

    在看到奧蕾莉亞的那一刻,理拉斯就像是找到了避風港一樣,他抽泣著說:

    “我們也很想你...我們想讓你回來,回到家園里,你不在那里,那里就很難被稱作家。”

    “傻孩子,我也很想陪在你們身邊。”

    奧蕾莉亞松開自己的弟弟,她用一種感懷的目光看著他,但片刻之后,她有些遺憾的低聲說:

    “可惜不行,最少現在不行,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這種拒絕讓理拉斯的內心冰涼,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來面對眼前的長姐,之前那些讓他心煩氣躁的流言蜚語似乎都是錯誤的,奧蕾莉亞,風行者的長女真的沒有改變多少。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變得詭異、尷尬,片刻之后,奧蕾莉亞輕咳了一聲,撫摸著理拉斯的長發,她輕聲問到:

    “怎么只有你一個人?希爾瓦娜斯呢?她不是承諾過,她也會來見我嗎?”

    “二姐...二姐她...她來不了了。”

    理拉斯低下頭,不敢去看奧蕾莉亞的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說:

    “二姐被三姐打傷了...雖然她贏了,但三姐那種詭異的力量還是傷害了她,她們兩個人就像是瘋了一樣,在莊園里大打出手,三姐被制服之后,二姐為了掩飾消息,就推說自己要修養一段時間...但她傷的很重,她囑托我過來,讓我告訴你,她不會帶兵去阿拉希,實際上,她現在也沒辦法上戰場了。”

    “你說什么?”

    奧蕾莉亞的目光變得嚴肅起來,溫蕾薩一直在接收龍王之血的改造,理拉斯說她有打傷希爾瓦娜斯的力量,奧蕾莉亞根本不懷疑,龍王之血對于活人力量的增強效果更明顯,而如果真的是在極致憤怒的情況下,剛剛得到這種力量的溫蕾薩控制不住力道,那也是非常正常的。

    “告訴我,理拉斯,看著我的眼睛...我的妹妹,你的姐姐,希爾瓦娜斯到底怎么了?”

    “二姐...她,她已經重傷昏迷了,家族的醫師也無法確定她多久才能蘇醒。”

    奧蕾莉亞變得面色鐵青,她的雙拳握緊,但隨后卻又松開:

    “該死!”

    她低聲罵了一句,片刻之后,她平緩了情緒,看了看周圍沉默的騎士,在眼中光芒的閃耀中,她拍了拍理拉斯的肩膀: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