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38.皇帝的求索---為我愛學習qaz兄弟加更【7/7】
    北疆形勢風起云涌,奎爾薩拉斯發生的植物之災已經在短時間之內傳遍了整個帝國上層,貴族們擔憂那些發瘋的植物,以及在高等精靈的災難背景中若隱若現的北地亡靈,而將軍們則開始反復爭論奎爾薩拉斯的失落,會對北疆造成什么樣的麻煩。

    但討論來討論去,將軍們卻發現,似乎...這一切似乎對人類帝國沒什么影響,相反,伴隨著大量高等精靈進入帝國境內,如果他們能融入帝國的體系之內,人類帝國的力量還會在短時間之內進一步提升。

    說到底,哪怕是在奎爾薩拉斯完好的時候,高等精靈和人類之間也存在著一種看不見的隔膜,雖然每年都有很多人類商隊進入奎爾薩拉斯,但大部分高等精靈對于參與人類事務并不熱心,他們似乎更愿意躲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過自己的生活。

    而這一次災難...雖然對于高等精靈來說是可怕的遭遇,但從人類的角度去看,實際上,這場災難也強行拆除了兩個種族之間冰冷的間隙,甚至有一些擔憂戰爭走勢的指揮官們在暗地里拍手稱快,高等精靈遷徙到斯坦索姆區,就意味著他們也融入了這場戰爭,將他們自己和人類帝國死死的綁在了一起。

    這下,人類帝國缺乏的魔法力量,那些威力巨大但卻昂貴的魔法卷軸和各種物資,都將得到充分的補充。

    當然,這種聽上去多少有些冷酷的評論,只是在小圈子里的談話,在明面上,所有人都對高等精靈的災難表示非常的悲痛。

    伴隨著接下來幾天里,高等精靈的第一批平民被安置到斯坦索姆區的各個定居點,大都是配有研究設備的城鎮,還有很多精靈被直接送入了斯坦索姆區第一大城市斯坦索姆城,僅僅是從這個舉動,就能看出洛丹倫國王泰瑞納斯的小心思。

    很顯然,那位有足夠智慧的老國王,希望高等精靈們用工作來緩解內心的悲傷,他迫切的希望高等精靈能以最快的速度加入洛丹倫的國民體系里。

    而對于這種安置,以太陽王凱爾薩斯為首的高等精靈領主們并沒有表現出不滿,實際上,就算有不滿,他們也不會在這時候說出來,精靈們內部已經團結起來了,他們在秘密的用自己的方式為國民尋找出路,眼下的妥協,更像是一種過渡手段,但可以肯定的是...驕傲的精靈們并不愿意就此徹底依附于人類帝國。

    這種政治層面的交鋒并沒有影響到帝國的整體運轉,奎爾薩拉斯的災難已經無法挽回,因此被調集到斯坦索姆區的軍隊也被重新劃分,大部分都被填充到了阿拉希前線,也有一部分被分配進入了辛特蘭的鷹巢山,因為有消息稱,從奎爾薩拉斯撤離的亡靈群落,似乎正在沿著海岸線,朝著辛特蘭進軍。

    庫爾提拉斯的海軍已經出動,正朝著那個方向前進,高級指揮官們的想法很簡單,如果可以在海上消滅這支亡靈,那簡直再好不過了。

    不過,這一切的命令,都并非出自人類皇帝之手,實際上,眼下的軍力調動,都是由皇帝親自任命的數位的指揮官們下達的,其中包括白銀之手碩果僅存的兩位大騎士,洛丹倫的加瑟里斯元帥和莫格萊尼大領主,斯托姆加德王國的加林陛下也有一部分指揮權。

    那么皇帝陛下呢?他去了哪?

    皇帝的行蹤是帝國目前最大的機密,在人民心目中,那位堅韌而英勇,又愛民如子的皇帝正待在王領處理帝國政事,包括那些地位不夠的貴族們也只是知道,皇帝陛下最近沒怎么離開過宮廷。

    實際上,神圣阿拉索帝國的皇帝,已經身在遙遠的另一片大陸上了,他并非拋棄國民遠逃至此,而是接替了死在大海上的國王戴琳,繼續尚未完成的使命。

    此時,穿著一身儀式盔甲的洛薩正站在卡利姆多大陸最高峰,神圣之山海加爾山的入口處,在他眼前,神秘的暗夜精靈們派出了非常高規格的使者來迎接他的到來,而在道路兩側的森林中,也有很多好奇的暗夜精靈躲在陰影里,對這位遠道而來的人類皇帝指指點點。

    這是很多出生在卡利姆多的精靈第一次見到人類,洛薩那蒼老的胡須,以及禿頂的腦袋,讓這些單純的森林之子非常好奇,而他身上穿著的鋼鐵盔甲和背后背負的傳奇長劍,則讓一些哨兵戰士有些羨慕...在暗夜精靈的傳統中,除非是迫不得已,他們很少會穿著這種全覆式的盔甲。

    但美...或者說,對于力量的品鑒,是跨越了不同種族的,洛薩身上散發出的頂級戰士的威勢,讓很多精靈戰士都肅然起敬,名義上掌控著整個卡利姆多的暗夜精靈,其實也是一個崇拜英雄的種族。

    見過很多大世面的人類皇帝,此時罕見的有些緊張,他要面對的,是一群從一萬年前活到現在的老怪物們,路邊遇到的,提著水果游玩的普通精靈,可能都要比最年長的人類年長十倍以上,對于正統的人類而言,眼前這個種族的文明和風俗,簡直是難以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在過去一個周中,皇帝乘坐戰艦,從南部海岸,繞著卡利姆多大陸行駛了半圈,他親眼看到了暗夜精靈在卡利姆多南部的羽月要塞,那個要塞里駐扎著十幾萬強悍的精靈戰士,還有讓人忍不住驚嘆的戰爭古樹,以及彪悍的角鷹獸騎士,尤其是那些騎著兇猛的月夜猛虎和霜刃豹巡邏的哨兵武士,這一切都讓洛薩看到了暗夜精靈的強大。

    還有后半程由羽月將軍珊蒂斯女士特意派遣的卡多雷艦隊...那由神秘的自然魔法和嫻熟的水手們操縱的紫色戰艦,當它們在大海上揚帆起航的時候,都讓洛薩忍不住聯想到了庫爾提拉斯的無敵艦隊。

    這個隱居在卡利姆多的種族,隱藏在外表之下的力量要遠比整個人類帝國更強大...五倍以上,這是一萬年的積累和已經毀滅的精靈帝國的饋贈。

    “他們很神秘,很低調,但也很強大,在森林中行走幾乎悄無聲息,簡直就是天生的殺手,我的族人在灰谷伐木的時候,可是吃盡了苦頭。”

    跟在皇帝身后的,是代表獸人而來的大薩滿德雷克塔爾,以及平安回到獸人聚集地的年輕獸人薩爾,大薩滿的雙眼看不到東西,但他能感覺到眼前這座盤亙在卡利姆多北方的圣山中隱藏的恐怖力量,這讓敬畏自然的薩滿回憶起了兒時時光,就像是他第一次到達元素王座,面對那些元素領主時的感覺。

    和洛薩一樣,德雷克塔爾長者也是肩負著使命而來的,獸人們在數年前在卡利姆多東海岸登陸,在精靈們的默許下,他們在靠海的紅土地杜隆塔爾和附近荒蠻的荒野上建立了自己的城市,精靈們把那片荒野叫貧瘠之地,但在獸人看來,這片充斥著原始風光的土地,已經足夠富饒了。

    但獸人城市的發展,城市的建設,人民修建的房屋等等,這些都需要大量的木材,但在卡利姆多大陸,所有的森林都是受到精靈保護的。

    因此獸人們在灰谷伐木的時候,經常會遭到暗夜精靈的阻撓,雙方時不時發生摩擦,在大薩滿到達獸人城市之后,他發現,獸人和暗夜精靈之間的摩擦已經到達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步,雙方都有死傷,而且如果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獸人和精靈很可能會陷入戰火之中。

    以獸人目前的情況,他們根本不是被激怒的精靈們對手,大酋長奧格瑞姆年事已高,他竭盡全力的控制獸人氏族的憤怒,但兩個種族之間剛剛開始的敵視,必須被化解!這就是德雷克塔爾來到海加爾山的使命。

    而在老獸人身邊,拄著救贖者法杖的先知維倫的眼中也有一絲隱隱的期待,對于先知而言,他從艾澤拉斯的典籍中隱約知曉了一萬年前,暗夜精靈擊敗燃燒軍團的傳奇故事,這位老先知最近已經預感到了熟悉的黑暗即將籠罩世界,他迫切的需要和暗夜精靈的領袖們談一談。

    如果這個曾經擊敗過惡魔的種族愿意再次直面惡魔,那么德萊尼人身上背負的壓力就會小很多,人類帝國目前陷入和亡靈的戰爭,坦白說,先知并不看好人類的未來...他很清楚泰瑞昂有多么狡詐,但遠在德拉諾世界的納魯阿達爾曾告訴過他,泰瑞昂目前正在進行一場針對惡魔的伏擊,因此很多事情,他不能在這時候開口。

    “我曾認為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的魔法文明,已經是這個世界能孕育的最偉大的文明之一,但現在,我顯然錯了。”

    皇帝洛薩嘆了口氣,他抬起頭,隱約能看到山谷中那顆直入云霄的世界之樹,僅僅從體型來看,這棵世界之樹真的是名副其實,就像是撐起了天空一樣。

    “卡多雷比我們每一個種族都要強大,雖然很不愿意承認,但我們此時,迫切的需要暗夜精靈們的支援。”

    洛薩活動著十指,他眼中閃過一絲殷切的光芒:

    “如果暗夜精靈能分出一些土地給我的人民,那么北疆的危局將得到很大的緩解,只要有了足夠的戰略縱深,不管是亡靈...還是先知所說的,即將到來的惡魔,我們的士兵都有了挪移的空間,也許,我們就能看到一絲勝利的希望。”

    “但他們很高傲,人類的皇帝。”

    大薩滿德雷克塔爾多少有些悲觀,他低聲說:

    “很難說,這些精靈會不會伸出援手,畢竟,那些戰爭,本就和他們無關,以他們的文明狀態來看,這不是一個熱心于戰爭的種族。”

    “不要這么悲觀,薩滿。”

    先知維倫將自己的法杖點在地面上,他深吸了一口氣,說到:

    “若精靈們一萬年前見到過惡魔的可怕,那么我相信,他們會愿意幫助我們的,沒人希望這世界被惡魔占領,我認為,這些精靈的領袖,能看到這一點。”

    幾個人談話之間,在海加爾山入口處,一只黑色的巨大渡鴉緩緩的駕馭著風落在了拜訪者們眼前,在她身后,還有一隊騎著雪白色霜刃豹的神殿守衛們快速趕來。

    在變形術的魔力中,高階德魯伊希薩莉.黑鴉走向眼前的幾個人,黑鴉小姐打量著眼前的人類,獸人和德萊尼人的古怪組合,片刻之后,她輕聲說:

    “月神大祭祀泰蘭德,大德魯伊瑪法里奧,大德魯伊范達爾,我們的三位領袖在諾達希爾之下等待著你們,尊貴的客人,請隨我來。”

    說著話,黑鴉小姐用警惕的目光看了一眼兩個獸人,她叮囑到:

    “所有人都希望這是一次平靜的會面,你們不會帶著惡意而來?對吧?獸人。”

    “當然。”

    垂垂老矣的大薩滿在薩爾的攙扶下向前走出一步,他帶著黑色布條的臉上滿是溫和的笑容:

    “我相信,獸人與精靈的矛盾并非無法調解,與其付諸更進一步的戰爭,我更希望兩族的矛盾能在談判桌上解決,以及,我非常感謝精靈在我的族人靠岸的時候,能給予我們生息繁衍的土地,不管怎么說,我們欠你們一份情。”

    眼看著獸人的長者彬彬有禮,原本還抱有警惕的黑鴉小姐嘴角也掛起了一絲微笑:

    “卡利姆多并不獨屬于卡多雷,我們愿意和需要的人分享這片月神賜予的土地,獸人們在凄涼之地幫助牛頭人的行動,也讓我的很多同胞看到了獸人身上的優秀品格,遍布整個卡利姆多的野蠻的半人馬氏族,是我們雙方的敵人。”

    聽到這話,默默行走的洛薩皇帝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黑鴉小姐的一句客套話,毫無疑問,讓他看到了帝國平民遷徙的曙光。

    怎么和一個陌生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朋友?

    很簡單...只要找到那個雙方共同的敵人就可以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