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26.深海狙殺
    泰瑞昂使用過一次薩格拉斯之眼,那是在德拉諾世界,為了進攻強大的滅世者死亡之翼,他授意血法師賽文將這黑暗泰坦隨身攜帶的魔力寶石用作武器。

    那一次只使用了四分之一的能量,就差點引起了德拉諾世界的魔力潮汐,而在四分之一力量的轟擊下,強大如死亡之翼那樣的生靈,也被徹底毀掉了軀體。

    但那一次的攻擊并不完美,再沒有使用任何輔助工具的情況下,薩格拉斯之眼的轟擊有一大半的能量都逸散到了空氣中,所以這一次,在泰瑞昂決定將薩格拉斯之眼作為底牌使用之前,他就提前為它制作了一個輔助發射裝置。

    “逆火”重炮,這玩意是泰瑞昂召集了黑鐵區最聰明的一幫工程技師,在通力合作之下,才設計出的超級大炮,它完美的融合了侏儒工程學和地精工程學的所有優點,數千個部件死死耦合在一起,再用最堅固的源質剛制作外殼,內部的所有齒輪都經過鍍銀處理,在延展性最強的秘銀的幫助下,這臺機械在發射時,幾乎不會產生任何能量流失。

    但這也就意味著,這座重炮將完全承受薩格拉斯之眼能量的壓迫,在親眼觀摩過薩格拉斯之眼之后,就連最瘋狂的地精設計師黑索,也不得不悲觀的得出了一個結論。

    哪怕是他們用盡一切辦法制作出的“逆火”,哪怕是給每一塊鋼鐵表面都銘刻了堅固和能量防護魔紋,在這種極限能量的壓迫下,最多只能堅持十秒...也就是說,不管泰瑞昂想用薩格拉斯之眼做什么,他都必須在10秒之內做完。

    這是一個讓人遺憾的結論,但...泰瑞昂也沒有太過苛責這些設計者,他深知泰坦能量和凡人科技之間的差距,在找到進入泰坦之城奧杜爾,在黯刃學習到泰坦們的工程學科技之前,“逆火”,這繁瑣而復雜的重炮,已經是他能為薩格拉斯之眼,找到的最好的承載物了。

    萬事都無法追求十全十美,對于泰瑞昂而言,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能保證發射成功和持續的切割,就算是已經達到目的了。

    他知道阿克蒙德很強大,但他并不認為,污染者會強大到可以足以正面對抗薩格拉斯留下的純凈魔力的地步...

    ——————————————————————

    如海底巨獸一樣的海上王權號在昏暗無光的海下飛速上浮,在堅固船身掃過沉重水流的波瀾中,無盡的白色氣泡纏繞在這艘黑色巨艦的兩側,水流緊貼在船身上,但卻無法滲入其中,就像是有層無形的魔法護盾,阻擋著流水的侵入。

    實際上,對于亡靈而言,他們不可能再淹死一次,而船身浸透海水,也能幫助這艘船清潔甲板,增強它的隱匿性,尤其是在海底追殺娜迦的時候,一艘和沉船沒什么兩樣的巨艦,往往能在娜迦沒反應過來之前,就用魔法大炮,將這些惡心的軟皮蛇的海下堡壘徹底摧毀。

    但這層防御水流的結界的存在是必要的,被安置在甲板上的“逆火”重炮因為時間太緊的原因,并沒有設計成防水結構,在最后一擊發出之前,不管是戴琳,還是泰瑞昂,都必須要保證這座黑鐵區所有工匠大師的智慧結晶能完美的運轉。

    在快速上浮的船身和水流的摩擦傳來的巨大嗡鳴聲中,黯刃之王緊盯著大巫妖手心里不斷跳動的魔法影像和在其上竄動的紅色光點,那代表著污染者阿克蒙德和艾澤拉斯世界的相對位置的變幻,他輕聲問到:

    “符文石碎片定位的結果有誤差嗎?”

    “當然有。”

    大巫妖毫不加掩飾的說到:

    “你給我的只是一堆能量即將耗盡的邪能符文石碎片,雖然我能理解,要搞到這種難得的材料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但不得不說,材料本身的劣質,會影響到這個大型偵查法陣的穩定,但...誤差絕對沒你想象的那么大,如果那位大惡魔的軀體真的如小山一樣龐大的話,那么由這個定位指引的炮擊方向,就絕對能擊中他!”

    卡德加看著泰瑞昂冷漠的側臉,他忍不住問到:

    “但薩格拉斯之眼...我親眼見過你們在德拉諾世界用它轟擊死亡之翼的場景,那還只是四分之一的能量,就輕易的擊穿了小世界的空間壁壘,現在,要將剩下的四分之三一次性爆發出來...我不懷疑它的破壞力,我真正擔憂的是...這片大地,能不能承受住薩格拉斯之眼轟擊的余波?”

    “你在擔心什么?”

    泰瑞昂活動著脖子,他問到:

    “你在擔心這一次炮擊將擊沉整個東部大陸?還是擔憂薩格拉斯之眼的威能無法控制之下,擊穿整個星球?或者是逸散的能量,會緩慢而徹底的改變整個世界的生態環境?”

    “難道這些不該擔心嗎?我們正在試圖用凡人的智慧使用“神靈”的武器,只要出現一點點差錯,那無法控制的能量就會毀掉周圍的一切...”

    卡德加搖了搖頭,他已經可以看到頭頂不遠處的水面,以及水面上方的天空中,那如墨綠色毀滅寶石一般的天幕之下,那已經波及到整個北疆的惡魔之災,他輕聲說:

    “我們在玩火...泰瑞昂,稍有不慎,我們就會葬身火海。”

    “不不不。”

    黯刃之王伸出一根手指,在兩人眼前搖了搖:

    “別擔心,卡德加,這不是在德拉諾那個小小世界,你要對你的家鄉有信心,你腳下的這片大地,要比你想象的更堅強...區區薩格拉斯之眼,還毀不掉它。”

    “另外,它或許在你眼中可以被稱之為“神”,但卡德加,在未來的幻象中,我看到過不可一世的黑暗泰坦最終失敗的場景,讓我來告訴你吧,我親眼見過,神...”

    “也會流血!”

    “嘩啦”

    泰瑞昂的話音落下的瞬間,北疆的外海海面上翻滾起了劇烈的海潮與漩渦,在墨綠色的天幕照耀之下,就放佛遠古的深海巨獸要從藏身之地怒吼著沖出一般,在巨量的海水被無形的力量推動著向外翻滾的那一刻,黑色的死亡戰艦,海上王權號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翻滾不休的水面之上。

    戴琳站在艦橋上,冷漠的注視著遠方,在海面之外,群山阻隔了他的視線。

    “所以,我們要怎么瞄準呢?我的...陛下。”

    戴琳的聲音在甲板上響起,泰瑞昂搖了搖頭,大巫妖伸出手,在那沉默如黑色鋼鐵山丘一樣的“逆火”重炮的外表點了點,下一刻,能量源和導管接通,在墨綠色光暈充斥著重炮表面導管的瞬間,無盡齒輪嘈雜但又含有一絲韻律的碰撞聲就在這片孤獨之海的海面上響起。

    就像是一千只鳥一起鳴叫的聲音一樣,在這聲音的律動中,這被命名為“逆火”的能量重炮就像是蘇醒的鋼鐵野獸,它獨特的三節炮管在互相對立的旋轉中快速伸長,只是片刻之間,在海上王權號的甲板上,一支指向天空的鋼鐵戰劍就成型了。

    在卡德加的定位魔法的紅色光點越發清晰的同時,從重炮的炮座之下,延伸出8條鋼鐵手臂,在金屬碰撞的低沉聲音中,就像是機械人的手爪一樣,死死的扣在這艘黑色巨艦的四面八方,將“逆火”重炮固定在原地,而4個復雜的支架從沉重的炮管下方延伸而出,支撐著不斷微調著方向的炮管。

    在三節沉重的炮管最前方,并不是戴琳最常見的火炮結構,實際上,在這重炮炮管的頂端,是分出三股,如三叉戟一樣的特殊金屬臂,就像是法師們的實驗室里使用的鑷子一樣,在金屬臂的頂端有向內彎曲的水晶探針,那是鴉人蕾希女王麾下最好的珠寶匠打磨了三個月才得到的最后成品。

    “上將,時代在變化,我們得跟上它的變化,才不會被淘汰...這樣的火炮,怎么能用眼神去瞄準呢?”

    眼看著卡德加手中的定位魔法的光點已經膨脹到最大,泰瑞昂在這一刻如活人一樣深吸了一口氣,他冰藍色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緊張,下一秒,在他眼前的天幕中,那從達拉然廢墟里出現的,貫穿天地的墨綠色光柱猛地膨脹開,然后又豁然收緊,就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從天空狠狠按向地面。

    在光幕被壓縮到極致的那一刻,一股龐大的力量,從那光芒消散的地方轟然蕩開。

    “我...來了!”

    阿克蒙德的聲音在這一刻傳遍了整個達拉然廢墟,而就在他踏入這個世界的瞬間,在遠隔近千里之外的海面上,“逆火”重炮的炮口猛地向左偏轉了5°,然后不再跳動,在正方形的重炮后方,薩拉格斯之眼里蘊含的,巨大到足以摧毀一座大陸的墨綠色能量在這一刻開始瘋狂輸出。

    墨綠色的光芒在頃刻間籠罩了海上王權號以及周圍的海面,那光芒并不灼熱,但籠罩在其中,讓強如戴琳這樣的死亡領主,也下意識的抬起手,遮住了眼前刺眼的光芒。

    齒輪碰撞,鋼鐵旋轉的聲音在這一刻猛地提到了極致,重炮的三節炮管,那被黯刃最強的鍛造師麥格尼.銅須親手敲打出來的鋼鐵炮管在瘋狂的旋轉,人類文明中從未出現過的巨大魔力在頃刻間充斥了這臺精密的設備,在那能量的侵染下,跳動的火花從重炮的每個角落迸發出來,整個海上王權號都在那種極致的蓄力中被推動的橫向后退。

    “嗖”

    一秒,或者是很久...在這光芒中,連時間似乎都失去了意義,大海之上就像是出現了一輪墨綠色的太陽,在無盡光芒的匯聚中,“逆火”,這匯聚了整個黑鐵商業區所有智慧的武器,在這個世界上,發出了屬于自己的第一聲咆哮。

    并不低沉,并不如蠻荒巨獸的怒吼那么震懾人心,只有如劍刃劃過天空的聲響,但在達拉然廢墟中,剛剛進入這個世界的大惡魔阿克蒙德卻詭異的感受到了一股足以致命的威脅,在過去數萬年的征服中,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感官,但這一刻,他感覺到了。

    “啊!”

    污染者發出了一聲驚怒交加的吼叫,他一把抓起身邊張開翅膀想要逃離的提克迪奧斯,將這納斯雷茲姆領主死死的擋在自己身前,就像是一面盾牌一樣。

    那光芒,那從遠方傳來的墨綠色光芒,出現在阿克蒙德的眼中,它就如同神靈的制裁之光,在閃耀出光點的那一刻,阻攔著阿克蒙德和逆火重炮之間的一切,都被輕而易舉的粉碎,不管是堅固的群山,還是人類微不足道的建筑物,那山丘在凝聚到極致的綠色射線的撞擊中就如同最脆弱的紙片一樣。

    被這一絲無上光芒照耀的任何物體,就像是被扔進了萬物熔爐一樣,悄無聲息的粉碎,湮滅。

    “啊!”

    被污染者抓在手中的提克迪奧斯尖叫著想要躲避,但來不及了!

    “嗡”

    這一刻,在千萬人的注視中,一把從海上升起的利刃,精準的,刺入了踏入這個世界的,最強大的入侵者的心口,納斯雷茲姆第一領主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試圖在光芒中保全自我,但它卻連0.5秒鐘都沒能撐過去,就被墨綠色的光芒徹底吞噬。

    這石破天驚的一擊如此的精準,陰狠,致命...就像是埋伏在戰場上的必殺之刃...

    出鞘,見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