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34.暗影戰場
?    努爾是誰?

    這是在泰瑞昂認識了小幽靈尤娜之后,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多少有些無厘頭,因為小幽靈死的時候只是個小女孩,你不能指望一個小孩把一切都說的清清楚楚。

    而現在,這個直至其名,不知其人的“努爾”,終于出現在了泰瑞昂眼前,揭開了它神秘的面紗。

    這是一個白色的玩偶...

    一個因為長期靜置,大概被扔在廢墟里長達2萬5千年之后,顯得有些臟兮兮的毛絨玩具。

    它看上去像是小熊的樣子,但也許是因為阿古斯世界的野生熊和艾澤拉斯的熊不太一樣,總之,這玩偶看上去不像是泰瑞昂認識的某一種熊的形態...它有六只爪子。

    此時,泰瑞昂艱難的用骨劍拄著身體,在尤娜的指引下,一步一步走回現世和死之界的交匯處,那些攝魂怪就跟在他們身后,也不知道為什么,并沒有發動進攻,但泰瑞昂可以肯定,這并非因為它們害怕自己手里捏著的圣水。

    這玩意只是能讓它們感覺到厭惡,但還不足以讓它們感覺到恐懼,更不會傷害到它們。

    而尤娜則毫無負擔的坐在泰瑞昂肩膀上,和自己的小熊玩。

    泰瑞昂時不時瞥一瞥尤娜手中的白色玩偶,他從這小熊玩偶...好吧,努爾,他從努爾身上感覺不到任何魔力的逸散,這玩意看上去就像是個普普通通的兒童玩具...但這才是不正常的地方。

    什么樣的毛絨玩具,能在2萬5千年的時光凋零里還保持完好?

    努爾...不正常。

    這玩偶就和它的小主人一樣,完完全全的不正常,而且聯系到小尤娜和死之界那隱隱約約的聯系,泰瑞昂大概能猜到,努爾對于尤娜來說,絕對是非常重要的一樣東西,盡管這小丫頭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使用它。

    “放心吧,泰瑞昂。”

    站在通往現世的光暈之外,尤娜拉著泰瑞昂的手,她信心滿滿的對自己的朋友說:

    “我現在能看到了,而且努爾也來幫我們了,有了努爾在,我們就不會迷失回家的路了,所以現在只要我們找到魔杖和王冠,我們就能戰勝黑暗啦!”

    而泰瑞昂則沒有尤娜那么信心滿滿,這一次的經歷讓他心神俱疲,在親身經歷了一次之后,死之界的詭異和無常,已經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下一次,最少在準備完全之前,他絕對不會再這么貿然的進入其中了。

    “所以,王冠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王冠就是王冠咯...必須帶上王冠才能打敗黑暗,朋友,規則就是這樣的。”

    “啊,好吧,我就知道會是這個答案...總之,先回去吧,我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

    黯刃大領主不為人知的探險失敗了,但在另一片大陸上,他一直關注的戰爭,已經走入了新的階段。

    卡利姆多中部的千針石林,遷徙至此的人類帝國和蠻族半人馬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一個周的時間,人類帝國輕松的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他們將聯合在一起的半人馬軍隊打散成了三塊。

    (前文描述千針石林近萬公里,那是筆誤,艾澤拉斯顯然不可能有這么可怕的峽谷,按照我想象中的理解,千針石林的大峽谷,應該比現實中的科羅拉多大峽谷更長一些,畢竟它橫跨了卡利姆多中部的一半,近千公里吧,差不多。)

    現在的主戰場正往千針石林西北部轉移,但是在主戰場后方,還有兩個分支戰場在發生著交火,那些被打散的半人馬部落并不甘愿就此投降,它們依然在想方設法的給高歌猛進的人類軍隊制造麻煩,而最要命是,伴隨著人類軍隊將半人馬一步一步逼入絕境,在這場戰爭里一直處于觀望一方的黑云峰的恐怖圖騰牛頭人們,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些不信奉和平主義的瘋子牛頭人們正在策劃奪取原本屬于半人馬部落的土地,很顯然,他們把這種拙劣的行為視為一種理所當然的行為。”

    在中部戰場督戰的利亞姆國王非常頭疼的將密探的信件遞給了身邊的迦勒底大主教,并且對后者抱怨到:

    “和半人馬相比,恐怖圖騰的牛頭人更文明一些,但也很有限,我聽本地那些地精商人們說,在前些年,恐怖圖騰和半人馬交戰的同時,也在試圖徹底掌控整個千針石林,他們強迫所有牛頭人加入他們,而且要交投名狀...據說是一個地精或者半人馬的腦袋。”

    “總之,這些家伙是一群追逐鮮血的瘋子,而且我聽說,那些牛頭人內部信奉是一種瘋狂的種族主義,他們認為整個卡利姆多都是牛頭人的地盤,他們不歡迎任何人,甚至包括那些和他們種族交好的獸人...”

    大主教一邊看著密信,一邊微微點頭:

    “是的,您說的沒錯,前線戰士浴血拼殺,怎么能將灑滿勇士之血的土地讓給那些投機分子,但我認為,僅僅只是黑云峰的3000多名瘋子牛頭人的威脅,并不足以讓帝國改變戰爭策略,這有些得不償失...我的意思是,如果您信任我的話,我會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嗯?”

    利亞姆國王楞了一下,他坐直身體,看著大主教,他疑惑的說:

    “并非我不信任你,大主教,但那可是3000名牛頭人,他們差不多算是整個艾澤拉斯最強壯的陸地種族了,那可是很強大的一股勢力,如果不調回一部分正規軍隊,我們恐怕很難在短時間之內取得戰果,黑云峰易守難攻,沒有足夠的火炮,恐怕...”

    “我理解,我理解。”

    大主教打了個手勢,示意利亞姆國王不要著急,他像是個合格的神職人員一樣,慢悠悠的,用溫和的聲音說:

    “對于戰場的將軍們而言,他們總是更信任能看到的力量,但在這個時刻,人類帝國重建時面臨戰爭的威脅,圣光的信徒們也會踴躍的站出來...而我要說的是,圣光并不只是有治愈的力量,在必要的時刻,我們也會用它來保護我們的人民和國家。”

    “請信任我,國王陛下,我將向您和整個帝國展示圣光之道的另一種力量,1天!只需要給我1天的時間,那些牛頭人將不再是威脅,當然,這種力量很危險,但我認為,在這個緊要的關頭,我們需要聯合起一切可以幫助我們的力量。”

    迦勒底大主教瞇起了眼睛,這是他標志性的動作,他的左手撫摸在自己腰間紫色的儀式匕首上,右手撥動著一串閃耀著溫和光芒的念珠,而在他那平靜的眼中,一抹鋒利的光芒一閃而逝。

    “我向您保證,這將是...圣光之下的奇跡!”

    ———————————————

    在整個千針石林的峽谷里,到處都是聳立在大地上的巨大石柱,而黑云峰的石柱尤其巨大,它被本地的生物稱之為“山峰”,由此可見這石柱的面積,而且牛頭人們畢竟不是蠻族半人馬,他們有屬于自己的文明,他們會建設,因此在黑云峰頂上,有很多通往其他石柱的索道。

    這些用鐵鏈和木板搭建的索道,將黑云峰和周圍的石柱連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屬于恐怖圖騰的“大本營”統治區。

    “哞,愚蠢的人類!”

    恐怖圖騰在千針石林的首領,全副武裝的阿納克.恐怖圖騰背著一把沉重的石斧,這高大的黑色牛頭人看著眼前那些被繩子捆住手腳的人類戰俘,他抽了抽鼻子,打了一聲不屑的響鼻。

    他黑色的雙眼里閃耀著暴虐的光芒,這牛頭人首領一揮手,那些驅趕著戰俘的牛頭人獵人就哈哈笑著將手里的鞭子抽在那些不自量力的人類士兵身上。

    牛頭人的力量是很強大的,這一鞭子下去,將那虛弱的人類士兵整個都抽趴下,他痛苦的捂著胸口,發出了一聲聲慘叫,而這一幕,則讓周圍那些旁觀的恐怖圖騰的戰士們感覺到愉悅,他們吼叫著什么,一個瞎了一只眼的牛頭人彎下腰,將那慘叫的士兵抓到篝火邊,不停的嚇唬他。

    似乎要將他烤成烤肉...

    當然,這只是恐嚇而已,哪怕是瘋癲的恐怖圖騰牛頭人,也不是食人族,他們還沒有野蠻到這個程度。

    “區區300人,就想進攻黑云峰?”

    阿納克坐在自己寬大的石頭椅子上,他那滿是倒刺的手甲握緊,砸在了扶手上,那堅固的石塊在阿納克的蠻力砸擊之下,出現了一絲絲裂痕,這健壯的牛頭人戰士在氏族成員的歡呼聲中,怒吼著發布了新的命令:

    “整軍備戰,恐怖圖騰的戰士們,這片大地是屬于我們牛頭人的!整個卡利姆多都是屬于牛頭人的!人類沒有權利占據我們的土地!他們也沒有那個資格...我已經接到了瑪加薩首領的命令,我們將驅逐這些入侵者,把他們和半人馬一起趕出我們的土地!”

    “磨亮你們的刀槍!涂上你們的戰妝!明天,我們就去干翻那些愚蠢而弱小的人類!吼!”

    阿納克的喊聲以一聲狂野的吼叫結束,這大大的鼓舞了恐懼圖騰成員們的戰意和信心,在那些老戰士的指揮下,整個黑云峰都忙碌了起來,阿納克站在自己的位置向外瞅了瞅,整個黑云峰的戰士們忙碌備戰的場景確實堪稱壯觀。

    尤其是牛頭人們普遍達到3米的身高和魔鬼筋肉人一樣賁張的健壯肌肉,這些大塊頭們穿上猙獰的骨質盔甲,拿起巨大的武器,還是頗有沖擊力的畫面,畢竟,牛頭人們使用的單手劍,給人類來用,就已經算是妥妥的雙手大劍了。

    如果不是牛頭人這個種族繁衍艱難,僅僅是依靠他們強大的身體素質,早就平推整個世界了,你要知道,即便是單靠蠻力,牛頭人也能和恐怖的食人魔打成平手,更別說他們比食人魔更好用的腦子,這個種族的智慧水平,在艾澤拉斯可不能算低了。

    而意得志滿的阿納克.恐怖圖騰,這個恐怖圖騰氏族族長瑪加薩大薩滿的侄子,這個滿腦子都是暴力的戰爭狂,他并沒有注意到,那些在今天的小沖突里被抓獲的灰頭土臉的人類囚犯們,雖然他們竭力偽裝成一臉恐懼的樣子,但在他們眼神深處,皆是一抹詭異的平靜。

    就像是...對于隨時可能死去的危險毫不在意一樣,就像是一群漠視生死的殉道者,又或者是甘愿為一個偉大目標獻出一切的狂熱者。

    總之,誰知道呢?

    夜色緩緩降臨,整裝待發的牛頭人們盤踞在篝火邊,暢飲著劣質的酒,吃著烤肉,時不時還會爆發出一聲聲喧嘩,有些喝多的家伙們還會在其他人起哄的聲音里扭打在一起,看上去野蠻極了。

    至于那些肉,那是本地的一些野獸,嗯,雖然牛頭人們看上去人畜無害,但這個種族是雜食性的生物。

    一頭喝多了的牛頭人戰士顫顫巍巍的走到懸崖邊,解開褲子,正準備放放水,而就在這時候,一聲響動從他背后響起,這牛頭人還算警惕,抓起手邊的長矛,猛地回過頭就要刺出去。

    然而,在他回頭的那一刻,看到的是那些裝著囚犯的籠子里,在那異常的黑暗涌動之間,亮起的一雙晦暗的眼睛,那眼神就像是有某種魔力一樣,讓那牛頭人攻擊的動作在瞬間停了下來,他的雙眼變得呆滯,在幾秒鐘之后,就想是徹底失去了靈魂。

    而那蜷縮在囚籠里的人類,那個被抽了一鞭子的人類,此時他的軀體已經被黑色的能量徹底包裹起來,就想是陰影中的人形一般,他不動聲色的揮了揮手,在不遠處那牛頭人就想是提線木偶一樣,以一種詭異的姿態走上前,伸出手,接住了從那人類手里扔出的小口袋。

    里面是一些無色無味的粉末...

    下一刻,那牛頭人就想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轉身走向同伴們的篝火方向,他最開始的幾步顯得有些踉蹌,但很快就變得平穩起來,就想是...就想是有另一個靈魂在操縱他的軀體,而從外界去看,那牛頭人身上毫無破綻,唯有那雙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已經變得晦暗無光。

    這種情況不止在黑云峰的囚籠出現,在恐怖圖騰聚集的每一個區域里,都在上演著同樣的事情。

    這是一支從未在人類主流社會登場過的力量,一支行走在黑暗,卻侍奉著光明的力量,在今夜...他們將在整個人類帝國的注視中,完成一場不可能的殲滅。

    這將是,一場屬于暗影的戰爭。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