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36.求援
?    在血流滿地的林間樹居之外,惡魔們突襲而至,造成的破壞以一種烈焰焚燒的姿態席卷此地,這里的樹妖和叢林守護者們幾乎全軍覆沒,那畢竟是阿卡麗專為這場突襲而挑選的惡魔精銳,在這些來自群星的破壞狂面前,羸弱的森林之女們確實很難抵抗。

    冷艷的鮮血主母抱著雙臂,站在那一地尸體之中,她帶著血紅色的兜帽,看著腳下那些和惡魔們同歸于盡的樹妖和守護者們,但作為泰瑞昂的妻子,作為死亡之力的使用者,生與死的界限在她眼前是如此的清晰。

    在那一團代表死亡的冰冷光暈中,有那么幾個綠色的光點是如此的顯眼,讓人根本無法忽略。

    “你們幾個,打算裝死到什么時候?”

    奧蕾莉亞輕聲問到,她沙啞中帶著磁性的聲音在烈焰的燃燒聲中是如此的清晰,在她目光的注視下,在那種冷漠氣息的威脅下,隱藏在尸體中裝死的幾個樹妖不甘不愿的站了起來。

    裝死...這可是這些樹妖們的拿手本領,在樹妖們年幼的時候,這些活潑的“小鹿”總喜歡在森林里到處亂轉,偶爾會遇到一些獵食者,比如狼群,比如巨熊等等,在年幼時缺少戰斗能力的樹妖們便用“裝死”來對付這些兇狠的野獸。

    不得不說,這項特殊的技能在很多時候都很好用,就比如眼前這三個年幼的樹妖,哪怕惡魔們將整個林間樹居都屠殺一空,她們三個依靠爐火純青的裝死技巧,居然奇跡般的躲過了惡魔們的一輪屠戮。

    但現在,面對比惡魔更可怕,更兇狠的鮮血主母,三個年幼的樹妖便只能抱在一起瑟瑟發抖了。

    她們就像是驚恐的小動物一樣,瞪大了眼睛,恐懼的看著眼前站在尸山血海里的鮮血主母,生怕眼前這個可怕的紅眼睛精靈把她們當成美味一樣吃掉。

    而奧蕾莉亞也在觀察眼前這個聰明的小樹妖,這些自然之女果然如游吟詩人們傳唱的那樣,精靈的上半身如暗夜精靈一樣纖細美麗,而小鹿一樣的下半身不但沒有讓她們看起來怪異,反而給這些羸弱的小家伙增添了一絲別樣的誘惑。

    奧蕾莉亞的眼中多了一絲好奇,她向前走了一步,那個小樹妖驚恐的后退了一步,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她瑟瑟發抖的站出來,伸出雙手,擋在自己的兩個妹妹前方,她緊盯著奧蕾莉亞,看的出來,她很害怕,但她還是用薩拉斯語說到:

    “抓我一個就行了,放過她們,她們還很小,她們不好吃...”

    “哦?”

    鮮血主母眼中閃過了一絲笑意,她故意用加粗的聲音說:

    “但我就是喜歡吃幼小的樹妖,她們的肉很嫩,鮮美多汁,你的妹妹們,她們看上去...很美味...”

    這粗劣的恐嚇嚇得那兩個抱在一起的小樹妖立刻哭了起來,她們的哭聲就像是唱歌一樣,充滿了某種優美的旋律,而眼看著那三個小家伙眼淚不斷的涌出,鮮血主母似乎也失去了嚇唬她們的興趣。

    奧蕾莉亞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他看上去和重傷的格羅姆.地獄咆哮達成了共識,他們在這里的工作即將結束,因此鮮血主母回過頭,看著眼前四個在惡魔肆虐中幸存的樹妖,她輕聲問到:

    “你們叫什么名字?”

    年紀大一點的樹妖看了一眼奧蕾莉亞,在注意到鮮血主母鮮紅色的目光的時候,她就像是被嚇倒了一樣,急忙低下頭,低聲說:

    “我叫塔琳德拉。”

    那兩個抱在一起的小樹妖也用軟糯的聲音說:

    “我叫米露恩。”

    “我叫艾薇爾拉,姐姐你不要吃我們好不好?求你了。”

    “恩,都是不錯的名字,”

    奧蕾莉亞點了點頭,她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指輕輕一揮,三道鮮紅色的光暈就如同飛舞的光帶一樣,纏繞在三個小樹妖的身體上,將她們在頃刻間擊暈,然后在如斗篷一樣的鮮紅色光暈閃耀之間,三個小樹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死之界的大門在奧蕾莉亞身后裂開,泰瑞昂也帶著重傷而沉默的格羅姆走入其中,在死之界的裂痕關閉的那一刻,奧蕾莉亞的目光還停留在熊熊燃燒的林間樹居上,她看著自己的丈夫,她問到:

    “為什么還要讓我留下一個?”

    泰瑞昂抿了抿嘴:

    “讓她去通風報信...你瞧,費伍德森林的路已經被封鎖了,這可憐的丫頭只能往更南邊去,她見過獸人進攻樹妖的場景,她不會去找獸人,她會往杜隆塔爾更南邊走...”

    “你要把人類也扯進這場戰爭里?”

    奧蕾莉亞立刻明白了丈夫的打算,泰瑞昂看了一眼腳邊被死之界力量侵蝕昏迷的獸人酋長格羅姆,他輕聲說:

    “灰谷的惡魔戰爭拖了太久了,它早就該結束了,可惜它到現在還在僵持,暗夜精靈們需要一個破局點...更何況,我也想看看,泰蘭德和瑪法里奧,面對眼前的情況,他們到底會做出什么樣的判斷...”

    “這是在對暗夜精靈的懲戒戰爭開始之前,留給他們的最后一次機會了。”

    ———————————————————

    “大酋長,我們必須去救我父親!他去送死了!”

    在奧格瑞瑪城的酋長大廳,接到了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的幾名酋長面色凝重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聽著風塵仆仆的加爾魯什的求援,幾個年輕人則站在加爾魯什身后,安慰著這個焦急的年輕人。

    而加爾魯什則瞪大眼睛,祈求的看著眼前的大酋長奧格瑞姆,后者微閉著眼睛,手指在扶手上跳動著,他在思考。

    “格羅姆一個人去了?”

    雷王氏族的酋長芬里斯狠狠的錘了一把手邊的扶手,他大罵道:

    “真是魯莽!他難道不知道,那地方現在是惡魔和精靈交戰的戰場嗎?稍有不慎,我們就會被拉進那戰爭里。”

    “你怕了?雜碎!”

    坐在芬里斯對面的碎手酋長卡加斯不屑的哼了一聲:

    “格羅姆沒有做錯,他只是履行酋長的使命,誰會怕那些裝腔作勢的精靈?沒人會怕他們!”

    “但我們也不能就這么平白無故的被拉進去...”

    從艾薩拉返回的基爾羅格.死眼拄著自己用獸骨和皮毛裝飾的狩獵棍,這個高超的獵手用自己僅剩的獨眼看著其他人,他說:

    “這件事里有陰謀的味道,我們不能不防,但既然格羅姆已經做了決定,而且有了覺悟,我們就不能辜負他的犧牲...我建議,現在就開始備戰,不管未來我們要面對的是什么,我們都得提前做好準備!”

    “我同意基爾羅格的說法!”

    霜狼氏族的大薩滿德雷克塔爾點了點頭:

    “不管是惡魔,或者是精靈,我們都必須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但...格羅姆,不能不救!他是酋長們的一員!是我們的兄弟,我們一路從德拉諾來到這里,我們必須和以前一樣團結,甚至比以前更團結!”

    “那就備戰吧!”

    在酋長們說完之后,大酋長猛地睜開眼睛,他的手指握成拳頭,在扶手上捶了捶:

    “卡加斯、芬里斯還有基爾羅格,你們將各自的軍團帶到灰谷和艾薩拉交界的地方,再通知森金和凱恩,還有駐守在希利蘇斯的布洛克斯,一旦事情進入了最壞的階段,我們會需要他們的力量的。德雷克塔爾長者,你和我一起前往灰谷,不管格羅姆發生了什么,我們都要將他救出來!”

    “至于你們,薩爾、加爾魯什、德拉諾什和約林...你們四個帶著自己的聯隊,和我們一起去會會那些精靈...放心吧,加爾魯什...”

    “我們不會放棄格羅姆的,就如同當年他為我們找到了希望一樣,現在,該我們為他而戰了!如果語言的交流做不到,那么我們就用戰爭來討要...不惜一切!”

    ———————————————————————

    “嘩”

    在惡魔們掀起的火焰即將開始吞噬整個林間樹居二層的時候,倒在血泊中昏迷的樹妖指揮官露娜拉猛地睜開了眼睛。

    這個成年的樹妖是塞納留斯的長女,她是體型嬌小的樹妖中少有的勇敢者。

    露娜拉參加過上古之戰,她是一名真正的戰士,她也是林間樹居的最高指揮官,她親眼見到邪能獸人進攻林間樹居的場景,她也看到了狡猾的惡魔突襲森林之神,也就是她的父親塞納留斯的場景,她很清楚,惡魔們在試圖挑撥精靈和獸人的關系。

    但很可惜的是,她并沒有看到泰瑞昂和奧蕾莉亞出現的場景,甚至沒能看到塞納留斯被泰瑞昂暗算的場景,因為那會,她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了,這也讓她僥幸逃過了惡魔最后的一波屠殺。

    穿著綠色木甲的露娜拉從手邊抓起自己的標槍,她艱難的撐起身體,她的左腿在之前的激戰中受傷了,現在整個林間樹居都將被火焰吞噬,她不能再待在這里了。

    盡管在上古之戰里見過更慘烈的戰場,但露娜拉走入已經徹底死寂的戰場之時,她看到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兄弟姐妹們,那些已經冰冷的尸體讓露娜拉心如刀絞。

    她一向以樹妖和大自然的保護者自居,但現在,在這戰爭中,她卻驟然發現,自己什么都保護不了。

    而更可怕的是,露娜拉在走出林間樹居之后,她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強大的自然半神塞納留斯那倒在血泊之中的無頭尸體讓露娜拉險些昏厥過去,她如同其他孩子一樣,深深的眷戀著自己的父親,但現在,父親卻慘死于她眼前。

    她痛苦的跪在塞納留斯那巨大的尸體邊,撫摸著父親身上那些恐怖的傷口,那是被戰斧砍出的傷口,但露娜拉知道,那并非是獸人的酋長制造的殺戮,而是惡魔!

    狡猾而殘忍的惡魔!

    她必須將這個消息送回去海加爾山,不能讓父親的慘死,成為挑起精靈和獸人戰爭的導火索!

    露娜拉咬著牙,將塞納留斯被砍下來的頭顱安放在父親的尸體邊,她將父親手臂上纏繞的荊棘取下來,纏在自己手臂上,那不是普通的荊棘,那是塞納留斯用來戰斗的武器,那是一件強大的魔法奇物,露娜拉呼喚起這片沉寂的大地,用綠草和藤蔓將父親的尸體遮蓋起來,然后她用標槍撐著身體,最后看了一眼父親倒下的地方。

    這一刻,這森林長女的內心,已經被冰冷的憤怒和復仇的意志徹底籠罩,她發誓,她不會讓那些惡魔好過的!

    “父親,我會為你復仇的!”

    虛弱的露娜拉用這種意志支撐著自己的軀體,不斷的行走,然而,就在她即將走入費伍德森林交界口的時候,從森林中傳來的消息讓這森林長女面色大變。

    作為塞納留斯的子嗣,她有和森林交流的能力,整個森林中所有的植物,都是她的眼睛與耳朵。

    “別去!森林長女,惡魔們發動了戰爭,整個費伍德森林都被惡魔攪亂了...你一個人過不去的...”

    這個消息讓露娜拉握緊了拳頭,她的思維很亂,她知道自己必須趕在精靈和獸人交惡之前,將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訴給瑪法里奧,但現在,她做不到,她必須另辟蹊徑。

    “阿斯特蘭納?”

    距離林間樹居最近的精靈據點的名字在露娜拉內心回蕩著,但殘酷的現實并沒有給她太多的思考時間。

    “快跑!森林長女,惡魔們來了!它們發現你了!”

    “往南邊跑!快!”

    森林樹木的示警聲讓露娜拉猛地抬起頭,在卓越的視覺中,她能看到那遮天蔽日的魔蝠正朝著她所在的方向飛行,樹妖的長姐不再猶豫,她轉過身,用標槍撐著身體,以小鹿般敏捷的姿態瘋狂的向南邊奔跑,而在她所到之處,一切植物,不管是野草還是藤蔓,都在她眼前為她打開了道路,仿佛整個自然都在幫助她。

    “南邊,南邊...羽月要塞!對!”

    露娜拉咬著牙,看著南方的夜空:

    “珊蒂斯將軍...她是最后的希望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