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23.躁動的世界(上)
?    “砰”

    藏寶海灣出入境管理處的地精職員被一只布滿了黑白色鬃毛的手,粗暴的從自己工作的窗口里拽了出來,在那帶著單片眼鏡的地精驚慌失措的尖叫中,他整個人就像是麻布口袋一樣,被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

    那個帶著古怪斗笠,穿著黑色練功服,手握一把纏著酒葫蘆的青玉竹棍,又顯得胖乎乎的家伙冷漠的看著腳下尖叫的地精,他用純正的通用語說到:

    “說!你們把我的侄女帶到哪里去了?”

    那聲音低沉沙啞,還帶著一絲不加掩飾的焦躁與憤怒,這胖乎乎的大塊頭身高在2.5米以上,全身散發著一股彪悍的氣息,在那氣息的支撐下,這個本該滑稽的圓滾滾的身材也好似變得極有威懾力,被這樣一個家伙盯著,身高不到1.5米的地精職員似乎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近在眼前。

    他驚恐的尖叫著,就像是即將被割斷脖子的雞一樣,而這不成語調的尖叫聲很快就吸引了周圍很多來來往往的家伙,有本地的商人,有喝得醉醺醺的水手還有一些游客,甚至是一些與藏寶海灣官方有合作關系的海盜們。

    但眼看著這倒霉的地精就要挨揍,卻沒有太多人上前幫忙,一方面,藏寶海灣本地的護衛實力很強,根本不需要他們幫忙,另一方面,誰會喜歡這些狡詐的地精呢?被他們坑過的人看到這一幕,內心里幾乎開始喝彩了。

    不過也有人好奇的打量著那個威迫地精的胖乎乎,圓滾滾的家伙,很多人都在思考著一個問題,這是哪里來的的狠角色,居然敢在黯刃財團眼皮子底下鬧事?能在這里混生活的人,誰不知道這個黯刃財團和黯刃軍團之間的關系,再愚蠢的人都不會在這個地方挑釁那些亡靈。

    “你們把麗麗帶到哪去了?”

    陳.風暴烈酒并不是一個暴躁的熊貓人,實際上,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老陳都是一個很和善很樂于和其他人和平共處的人,再加上一手精妙入神的釀酒技術,以及那千杯不倒的好酒量,讓他在東西大陸都有很多朋友...但在黯刃占據東部王國之后,老陳就沒怎么在這片大陸上活動過了。

    除了上次趕去詛咒之地,從邪獸人劍圣手里拯救出自己的侄女,以及往德拉諾世界跑了一次,尋找神秘的釀酒配方之外,他對于這片每天都在發生改變的大陸已經有些陌生了。

    然而,這一次不一樣!

    老陳不在乎亡靈對其他種族發動的戰爭,因為那和熊貓人沒什么關系,以熊貓人中庸平和的性格,他并不愿意參與到戰爭中,但這一次,他能感覺到,自己很可能就要失去自己的侄女了。

    在接到自己的哥哥程波.風暴烈酒的信函之后,還在諾森德大陸尋找傳說中的冰霧酒配方的老陳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從諾森德大陸趕回了迷蹤島,然后沿著被麗麗騎走又獨自返回的仙鶴的指引,他一路追到了荊棘谷,他在本地的巨魔氏族中有幾個“老朋友”,靠他們的打聽,老陳得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

    麗麗很可能在數天前,登上了一艘黯刃財團的商船,但那艘船去了哪,卻無人得知...

    現在,老陳惡狠狠的盯著眼前這個被他揍了一拳的地精,這見鬼的家伙居然敢以麗麗的行蹤來要挾他,索要1萬金幣!

    金幣...老陳有!而且很多,但作為一名傳奇武僧,他的脾氣再好也是有底線的,而眼下,這個倒霉鬼地精,觸犯到了老陳的底線。

    “砰”

    老陳手中的青玉竹棍點在地精腦袋邊的石板上,在熊貓人武僧可怕的力量加持下,那石板就像是被炮彈炸開一樣,四處碎裂的磚石讓周圍的圍觀者都嚇了一跳,至于那個弱雞地精,更是被嚇得如雞仔一樣蜷縮了起來,他的臉頰上被飛散的石子撕開了好幾道血痕,但他卻連吱唔聲都不敢發出來。

    “我最后再問一次!你們把我侄女帶到哪里去了?”

    老陳的語氣突然變得平靜下來,但任何有過戰斗經驗的人都能感覺到,眼前那個帶著古怪的竹斗笠的狠角色,動殺心了,這個地精...估計要完了。

    “嗶嗶嗶”

    尖銳的哨聲在這一刻突然響起,周圍的好事圍觀者聽到這哨聲立刻散開了,兩隊全副武裝的,手持沉重火槍,佩戴著刀具的食人魔衛兵,在兩個地精士官的指揮下,從上下兩側將行兇的老陳和那個被傷害的同胞包圍了起來,幾秒鐘之后,地精尖銳的聲音從手持喇叭里響起。

    “行兇者!不管因為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場沖突,你已經違反了藏寶海灣治安條例,現在!放下武器!放開那可憐的職員,跟我們去港務局...黯刃財團保證,如果你的訴求是符合法律的,那么我們一定會幫助你!”

    伴隨著地精滑稽的警告聲響起,站在上方和后方12個食人魔在兩側同時舉起了火槍,瞄準了全身散發出殺氣的老陳,面對這威脅,老陳根本不屑一顧,他只是死死的盯著眼前那已經被嚇破膽的綠皮小個子,這種姿態毫無疑問是不合作的,于是下一刻,那地精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放下武器!行兇者,這是最后一次警告!”

    “咔咔”

    火槍打開保險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廣場上是如此的刺耳,但老陳只是回過頭,看著那些兇狠的食人魔,這熊貓人武僧在斗笠之下,毛茸茸的,黑白相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他將手中的青玉竹竿舉起:

    “火槍...懦夫的武器!”

    眼看著老陳似乎有敵對動作,那地精士官不再猶豫,他手中如短劍一樣的指揮刀狠狠向下揮動。

    “開火!”

    “砰、砰、砰”

    密集如爆豆子一樣的槍響聲在這一刻響徹了整個廣場,但面對這火槍的攢射,那2.5米高,胖乎乎,圓滾滾的行兇者巨大的軀體卻爆發出了如最靈活的貓一樣的迅捷動作,在周圍圍觀的人眼中,老陳的身影在那一瞬間似乎在四面八方拉出了好幾道殘影一樣。

    這一輪射擊讓廣場上充斥著硝煙的味道,然而...12把火槍的齊射,卻并沒有傷害到眼前的老陳,相反,那熊貓人武僧伸出緊握的左爪,在那地精士官驚恐的注視中,7顆被捏癟的黃銅彈頭從老陳的掌心里落下,砸在廣場的石板上,那清脆的碰撞聲讓整個廣場鴉雀無聲。

    一些有腦子的人看到這一幕,立刻轉身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廣場...

    很顯然,這一次囂張跋扈的地精們惹到了真正的狠角色,在那一瞬間,徒手抓住7顆子彈,這個來砸場子的狠角色絕對是一位超越了英雄級的戰將...這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圍觀的戰斗了,如果那位狠角色真的要大開殺戒的話,今天的藏寶海灣,絕對會血流成河...

    眼看著老陳跨越過那地面上已經被徹底嚇暈的倒霉地精,朝著自己走過來,那地精士官尖叫到:

    “開火!開火!”

    這一刻,老陳抬起頭,他的竹斗笠在剛才的射擊中被打裂了一個缺口,露出了老陳遮掩的熊臉,以及那藍色的,不似人類的瞳孔,而此時,那瞳孔之中,正閃耀著如野獸一樣的...憤怒。

    “你們!”

    “把我的侄女...”

    “還給我!!!”

    —————————————————————

    聯邦政府的黑方舟艦隊趕到藏寶海灣的時候,已經是老陳發怒2個小時之后的事情了,但并非是因為黑艦隊離得太遠,無法及時趕來幫忙,實際上,這支聯邦的官方艦隊就停泊在赤脊山海岸的軍港中,他們之所以來的這么遲,是因為相比救援藏寶海灣,他們肩負著另一個更重要的任務。

    黑方舟艦隊統帥,海軍少將斯坦迪.瓦倫丁在兩名血族侍衛的保護下,登上了藏寶海灣碼頭的棧橋,這個已死之人是一名被轉化的高階血族,他輕而易舉的就嗅到了城市里散發出的血腥味,但卻并沒有死亡的味道,顯然,那個強悍的行兇者只是小小的“懲罰”了一下這座城市里貪得無厭的地精們,并沒有殺死他們。

    哪怕在焚毀一切的盛怒之中,卻依然保持著理智,這種意志著實讓人感覺到畏懼。

    “陳.風暴烈酒...”

    幾分鐘之后,瓦倫丁少將看到了近百名被打暈,并且堆在一起的藏寶海灣衛兵,以及那個盤坐在地面上“冥想”的傳奇武僧,這位血族將軍揮手示意自己的衛兵留在原地,他自己則拿著一封信,靠近了正在迫使自己冷靜的老陳。

    “別過來!”

    閉著眼睛的老陳沉聲說:

    “我現在很憤怒...我必須調整好心態,我不能讓自己被憤怒吞噬...吸血鬼,回去吧,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和我沒關系了!我已經從這些貪婪的家伙身上得到了我需要的信息,我無意破壞這座城市的秩序,我很快就會離開...”

    “請不要將藏寶海灣的地精們的所作所為代入聯邦政體,聯邦和黯刃財團也只是合作關系,而且我并不關心你想在這座城市里做什么,我更在意的是你是否出盡了內心的惡氣,現在能否冷靜的思考,以及,我需要確認一下,你要尋找的是是麗麗.風暴烈酒,對吧?你的侄女。”

    瓦倫丁將軍眨了眨血紅色的眼睛,他將手中的信放在地上,然后輕輕一彈,那信封就如飛出的飛刀一樣靠近了老陳,然后被老陳輕易的接在手中。

    就在老陳開始那信件的時候,瓦倫丁也在一邊旁敲側擊,他無視了那些被打暈的食人魔衛兵和地精們,他抱著雙臂,輕聲說:

    “我并非一個很合格的說客,但你應該能理解,我和我背后的這個國家對你和你的侄女并沒有惡意,實際上,麗麗小姐此時正在和聯邦大議長范克里夫閣下的女兒在某一個失落之地...恩,度假,這是她們剛剛從“血色薔薇號”上發回聯邦的求援信。”

    老陳沒有立刻回應血族少將的話,但他確實在這封信的最下方的署名邊緣,看到了一個無法被偽造的幼年熊貓人的墨汁掌印,從那獨特的掌紋能看出來,那應該就是他失蹤了快一個多月的侄女,陳.風暴烈酒這個傳奇武僧吊起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而感覺到了老陳的心態變化,瓦倫丁少將便非常坦然的邀:

    “陳先生,你或許應該和我們同行,這不僅僅是聯邦善意的表示,我可以告訴你一個我們剛剛確定的危急消息,并非只有麗麗小姐發現了那塊新大陸,遠在卡利姆多的人類帝國、在南海群島最北端的贊達拉巨魔帝國,還有流竄于南海上的海盜們,此時都在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麗麗小姐所在的新大陸進軍。”

    “很顯然,他們的來意并非那么友善...而且我覺得,陳先生,你的身體里流淌的血脈,就決定了這件事和你是脫不開關系的。”

    “麗麗小姐以及其他聯邦的重要人物們發現的新大陸叫潘達利亞...我聽說,那里是所有熊貓人的,故鄉?”

    瓦倫丁這意味深長的詢問,讓老陳有些無話可說,但如果這個吸血鬼將軍說的是真的,那么就意味著,就算老陳能用自己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重見天日的迷霧大陸潘達利亞,在目前那片海域錯綜復雜的,混雜著政治、仇恨、流血與貪婪的情況下,他一個人行動,就算再能打,也很難以最快的速度打開局面。

    倒不如加入聯邦的黑方舟艦隊...最少也能威脅下那些沿途難纏的糟糕家伙們,而只要接到麗麗,他就會立刻帶著自己的侄女離開,不參與到聯邦和帝國的紛爭之中。

    而在這種思維的推動下,老陳并沒有思考太久,他抬起頭,看著那全身散發出陰冷氣息的吸血鬼將軍,熊貓人武僧伸出手,將自己的竹斗笠拿了下來,露出了那張顯得憨厚而溫和的熊臉,他沉聲說:

    “我和你們同行,但這是為了麗麗,為了我的侄女,我是從五晨寺中走出的持戒武僧,如非迫不得已,我不會介入你們和帝國的斗爭中!”

    “很好!”

    瓦倫丁少將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他側過身,對老陳做了個“請”的姿勢:

    “一切將如你所愿,傳奇武僧,陳先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