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29.黯刃入場.一網打盡
    圣光之母澤拉為迦勒底介紹過,她在數個世界里尋找每個世界的命運之子,然后將這些命運之子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就能阻止燃燒軍團的肆虐,就能將黑暗泰坦對于群星的萬物滅絕計劃徹底打破。

    而在這些命運之子中,來自艾澤拉斯的伊利丹.怒風是最重要的一個。

    據澤拉的說法,伊利丹的命運早在群星初開的光暗大定序時期就已經出現,在漫長的時間流波動中,這個命運最終被拋入艾澤拉斯,以名為伊利丹的生命體呈現出來,在澤拉看到的未來中,伊利丹會成為擊敗黑暗泰坦,并且將其封印的重要人物。

    澤拉對于這個命運篤信不疑,她數次插手和伊利丹相關的事務,從一開始讓小幽靈尤娜拯救垂死的伊利丹,并且借助這個機會將自己的印記留在伊利丹這“光與暗之子”的軀體上,然后通過那印記,不斷的與伊利丹溝通,反復告知伊利丹他背負著一個對于群星而言都極其重要的使命,巴拉巴拉。

    而澤拉的“教誨”是“成果斐然”的。

    在數次的接觸之后,不厭其煩的伊利丹就單方面對澤拉封閉了自己的心神,他和笨手笨腳的小幽靈尤娜不同,作為惡魔獵手,伊利丹對于靈魂也有研究,他封閉了自己的心神,澤拉就無法再將自己的影像和聲音投影到伊利丹的精神里。

    伊利丹并不認為澤拉是軍團專門派來誘惑他的騙子,他的想法很簡單,他只是覺得,澤拉就是個無可救藥的瘋子

    像伊利丹這樣的人,是根本不相信命運的存在的,他極端自負以及傲嬌的性格,讓他只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那些,更何況,伊利丹可是見過大世面的,早在一萬年前,在艾薩拉海岸,伊利丹就通過一個儀式,和當時位于群星中的黑暗泰坦薩格拉斯直面過

    他假意加入軍團,來試圖尋找拯救艾澤拉斯的方法,但陰差陽錯之間,伊利丹卻通過黑暗泰坦的意志鏈接,看到了燃燒軍團在群星中無可撼動的恐怖力量,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伊利丹的行事風格,就變得越發偏激,他為了達到毀滅軍團的目的,什么事都敢做,什么事都敢嘗試。

    而正是因為這種肆無忌憚的嘗試,才讓伊利丹被族人視為背叛者最終導致了伊利丹被監禁一萬年的悲劇。

    可以說,伊利丹.怒風是個很難界定正義或者邪惡的人,他是個黑暗行者,他所做的一切,不管好的壞的,都是為了擊敗燃燒軍團這一點來說,伊利丹確實和泰瑞昂非常相似,兩者都是那種為了正確的事情,可以毫不猶豫的去做錯誤事情的人。

    伊利丹覺得圣光之母澤拉組建圣光軍團和燃燒軍團對抗的行為很值得贊賞,但澤拉那一套“命運之子”的說辭卻讓伊利丹嗤之以鼻,他從不相信誰生來就肩負著偉大的職責,他也從不相信,一個從未經歷過苦難折磨的人,會注定拯救某個世界,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澤拉那些感性而浮夸的描述打動不了伊利丹,他更愿意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這也是為什么澤拉要不辭辛勞的派遣一個使者來將伊利丹帶回圣光軍團的原因伊利丹這個孩子太不乖了,澤拉也沒有辦法用語言打動他,就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規”的手段了。

    “伊利丹!你必須和我回去!”

    迦勒底到達了目的地,他不再掩飾自己的身形,這光鑄牧師揮起圣光之杖,每一次法術轟擊,都會在前方的惡魔海中砸出一道道圣光之劍斬下的空白,他一邊追逐著在惡魔之潮中砍殺的伊利丹,一邊大聲喊到:

    “快跟我走!這是一場陰謀!你不能繼續待在這里了!”

    面對迦勒底的呼喚,再次進入惡魔形態,將自身演變為一頭纏繞著黑暗與邪能之力的大惡魔的伊利丹頭也不回的呵斥道:

    “滾回去!”

    “告訴澤拉,她的狂妄幻想最終會害死她!我根本不是什么光與暗之子那個名字讓我感覺到惡心!”

    “那是你無法逃避的命運!伊利丹!”

    迦勒底此時表現的就像是一名澤拉的忠實信徒,眼看著伊利丹根本不理會他的勸阻,迦勒底干脆揮起手,將一道閃耀著圣光光暈的能量鎖鏈捆在了伊利丹的手臂上,試圖將他拽出惡魔的戰場,但卻被狂怒的惡魔獵手回身一刀斬碎了鎖鏈。

    伊利丹的雙翼拍打之間,讓他如迅捷的野獸一樣沖到了迦勒底身前,那包裹著邪能的爪子扼住迦勒底的脖子,將他從地面上抬起,伊利丹那已經徹底轉化為惡魔一樣面孔的臉上,暴露出了一抹不加掩飾的狂暴殺意:

    “我最后再說一次!滾!”

    “否則我就親手殺了你!”

    “砰”

    迦勒底的軀體被伊利丹揮手扔出了惡魔之潮意外,他狼狽的在冰冷的荒原上翻滾了幾周,爬起來用圣光之杖當成戰矛,將幾頭試圖偷襲的恐懼魔的軀體刺穿,迦勒底氣喘吁吁的看著帶領著來援的惡魔獵手們在戰場上獵殺惡魔的伊利丹,他握緊了拳頭,然后又松開。

    片刻之后,迦勒底在心靈中開始呼喚澤拉。

    “圣光之母啊,那個惡魔獵手已經陷入了對命運的憎恨之中,我無法將他勸回正道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

    “去距離你最近的傳送門,迦勒底,我的孩子。”

    澤拉輕靈的聲音在迦勒底內心中回蕩著,她說:

    “我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最壞的結果,看來圣光軍團介入艾澤拉斯是必然的結果了,我會以你的坐標,在虛空之光神殿打開通往艾澤拉斯的傳送門,圣光軍團很快會進入那個世界保護好自己,迦勒底,我能感覺到,在那座荒原上,一些事情正在發生泰瑞昂和他的死靈們,也許很快就會出現了。”

    “拉基什,該你出場了!”

    在沙塔爾城正上方的天空中,軍團旗艦邪能之槌號的艦橋上,軍團獵手塔爾加斯看著下方那已經稀薄到極致的圣光結界,這個惡魔領主對身邊等候的艾瑞達將軍說:

    “星艦的不斷轟擊,讓維倫和納魯沃洛斯的力量已經虛弱到了極點,這正是突襲的好機會我會為你創造最完美的戰場,在納魯沃魯斯的殘骸中,你會和你的父親,那讓人感覺到恥辱的懦夫來一場真正的較量!”

    “遵命,塔爾加斯領主。”

    艾瑞達將軍拉基什提起自己沉重的戰錘和盾牌,他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跳動的很猛烈的心平靜下來,而就在他準備踏入傳送光柱的那一刻,一陣古怪的震動,讓整艘沉重的惡魔星艦都搖曳了片刻,拉基什回頭看去,在邪能之槌號的舷窗邊,他看到了一艘外表被冰封了大半的惡魔星艦,正斜斜的墜入冰冷北海的場景。

    那是來自這個世界的英雄們的反擊,在這古怪的世界的英雄們面前,足以在群星中作戰的惡魔星艦,并非是無敵的。

    這一幕也落入了塔爾加斯領主眼中,讓這軍團的獵手憤怒的捶了捶手邊的指揮臺。

    “這群該死的艾澤拉斯野蠻人!”

    “我們損失了阿古斯之災號,但問題不大,剩下的戰艦會為我們英勇戰死的同胞們復仇的!你還愣著干什么?拉基什,去做你該做的事情!”

    塔爾加斯領主的呵斥,讓拉基什咬了咬牙,這惡魔將軍向前踏出一步,在墨綠色光柱的閃耀之間,他和他的突擊隊出現在了沙塔爾城那已經充斥了戰火的街道上,在拉基什周圍的街口巷角,到處都是從各個文明趕來的援軍在和攻入城市的惡魔們打巷戰的景象。

    拉基什從未來過艾澤拉斯,但在燃燒軍團內部的戰報上,他也閱讀過關于艾澤拉斯世界的一些情報,據說這個詭異的世界盛產野蠻的戰士,那是可以和軍團中最強大的惡魔對抗的野蠻人。

    今日一看,這個危險的世界,果然名不虛傳

    拉基什在沖入沙塔爾城的納魯之座的路上,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些艾澤拉斯勇士和惡魔作戰的場景,他看到了被一群狂暴獸人壓制在角落里無法反擊的艾瑞達術士們,也看到了被人類的重武器擊穿防線慘死于壕溝中的破壞魔,還有一群和牛頭人正面對砍,結果被砍翻在地的憤怒衛士,最后是一群被野豬人硬生生用數量堆死的狂戰魔。

    這是拉基什征服群星從未見過的場景,他從未見過軍團的惡魔們會如此窘迫,大概是這個世界兩次戰勝入侵的燃燒軍團,給了這個世界的生靈們難以想象的信心,在他們眼中,燃燒軍團的惡魔們并非不可戰勝,而在其他的世界,不管是多么先進的文明,在聽聞燃燒軍團到來之后,都會嚇得落荒而逃。

    軍團在群星中橫行數萬年的屠戮,所積累起來的恐怖士氣,完全不是那些軟弱的文明可以對抗的但艾澤拉斯,這個世界,似乎是個例外。

    拉基什將軍搖了搖頭,將自己的胡思亂想從腦海里甩了出去,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眼前被德萊尼人死死護衛住的納魯之座的大門,在這扇門之后,是沙塔爾城的納魯沃洛斯所在的地方,帶著面甲的拉基什將軍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的白銀戰錘向前揮動。

    “殺了他們!干掉那納魯!”

    “砰”

    蹄妹伊瑞爾帶著鋼鐵手甲的手指輕拍在冰冷的鋼鐵護欄上,在幽靜的黑暗中,發出了一聲低沉的聲響,就像是一個信號,下一刻,在這寬廣的地下大廳中,稍有些昏暗的燈光就像是數條延伸而出的光帶,在這黑暗中一排一排的亮起,最終將整個地下大廳都照亮了。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坐著這些東西上戰場。”

    伊瑞爾撫摸著眼前的鋼鐵圍欄,這蹄妹似乎對腳下的龐然大物很感興趣,她甩著尾巴,對身邊的人問到:

    “你說,大領主到底隱瞞了我們多少事情?為什么我從不知道,我們的黯刃軍團里,還有這樣的戰爭武器?”

    “你不知道的東西有很多,伊瑞爾。”

    帶著黑色戰盔的薩魯法爾甕聲甕氣的回答說:

    “正如我不知道的東西,也有很多,我們每個人都在負責截然不同的事務,如果每個死亡領主都知道黯刃的所有秘密,那么我們的軍團才會真正出問題,所以,面對那些你所不了解的東西,別問接受就可以了,以及,我很好奇,在你接到這個戰爭任務的時候,你有什么感想呢?畢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維倫閣下這一次,應該是在劫難逃了。”

    薩魯法爾的問題讓伊瑞爾沉默了幾秒鐘,蹄妹有些不自然的將黑色的戰盔扣在頭上,遮掩了她所有的表情,她一邊抓起自己那有些古怪的機械水晶戰錘,一邊對薩魯法爾說到:

    “你期待我怎么回答你呢?你期待我告訴你,我和維倫的一切爭端都會在今日結束嗎?不!那是不可能的,我早就不恨他了,大領主很早之前,就讓我意識到,維倫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并不是神靈,他無法讓所有人滿意。”

    “德萊尼人的先知竭盡全力做到最好,但他也會被自我的情緒所影響,那些人民,是他的包袱,讓他無法肆意的進行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沒關系,今日,我們會為他徹底解開這個包袱”

    蹄妹活動了一下肩膀,就像是在踏上戰場之前,做最后的熱身。

    “坦白說,一想到未來可以和戰力全開的先知并肩作戰,我就有些激動呢。”

    伊瑞爾發出了一聲古怪的笑聲:

    “也許我們很快就能見識到,一個失去了所有底線的維倫,是多么的可怕哈,我相信,他的那些“老朋友”,也會因此感覺到激動的吧?”

    “好了,閑聊到此結束,薩魯法爾軍團長,我們該開始戰斗了!”

    “按照老大的吩咐,把他們被死亡籠罩的所有人,一網打盡!” 2k閱讀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