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病嬌影后,萌萌噠! > 第759章 你一張,我一張
    幾個人圍在一塊兒。

    蘇寶:“你一張,你一張,她一張,她一張。”

    現在正是下課的時候,時不時便會有人從旁邊走過。

    這幾個人神秘兮兮的圍成一圈,手里好像還拿著三角形的黃紙,這個場景……可以說很詭異了。

    別人看著,都像看蛇精病似的。

    其中還有知道內情的444班同學走過去,嬉笑著道:“都多大的人了,竟然還相信這種東西,神經病吧?誰信誰傻逼!”

    從后面走來的老師:“……”

    有些惴惴不安的摸了一下自己外套口袋里的那張黃符……

    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感覺好像有點燒手。

    誰信誰傻逼?

    一群小兔崽子,怎么說話的呢?

    但是你讓他現在扔掉吧,也不太現實,畢竟好歹也是人家小姑娘的一番心意。

    這可就真是讓人愁得頭禿。

    算了算了,暫時先放著吧。

    反正就是一張薄紙而已,揣在兜里又不占地方。要是哪天吃飯忘記帶紙了,還能擦擦嘴。

    “蘇寶,這玩意兒是干嘛的?”

    葉延問道。

    這個看上去……好像有點廉價啊。

    用廉價來形容都還算比較客氣的,更準確一點的來說,這看著怎么讓人覺得那么不靠譜呢?

    “平安符啊,用來保平安的。”

    葉延:“……”

    貝欣然:“……”

    自己親手畫的,這個平安符可以說很硬核了!

    他們以前怎么沒有注意到,蘇寶竟然還有這么中二病的一面?親手畫符這種騷操作可還行?

    “這個真的能有用嗎?”葉延有些顫抖著問道。

    蘇寶送平安符,還真跟瞌睡送枕頭一樣。葉延自己本來就打算,這兩天到廟里去求個平安符,回來也算是給一個心里安慰。

    但是葉延對蘇寶親手畫的符……不是很敢相信啊!

    “唔……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也是第一次畫。”蘇寶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道。

    她之前從樂川那里學會了符箓入門的畫法,然后就觸類旁通,一通百通,自己試著畫其它的。

    具體效果怎么樣?

    不太清楚。

    但是蘇寶覺得,應該差不離吧。

    哦,樂川……

    樂川好像在她離開京都的時候,還被大焰焰安排在酒店里住著耶,動不能動,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被他的師父給接回去。

    遠在天道門的樂川:“……”

    呵,女人。

    下山一趟,他算是見識到這世上女人的翻臉無情了。

    想跟他學陣法和符箓的時候,鉚足了勁兒跟他搭話。自從墨焰出現之后,便立即將他拋于腦后,完全不記得他這個人!

    樂川當時一個人待在酒店,心中還抱著一絲期待,想著蘇寶小姑娘會過來看看自己。

    畢竟他動彈不得,委實無聊。

    等啊等,望眼欲穿,到最終還是希望落空。

    葉延聽到蘇寶說是第一次畫,頓時毛骨悚然。

    我的個姑奶奶,你第一次畫,你這是鬼畫符吧?

    真的能有任何作用嗎?

    “話說……我可不可以不要?”葉延表示心中很不安。

    站在一旁的謝滕,只是將平安符往葉延口袋里一放:“蘇寶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廢話這么多干什么?”

    大佬給的東西,竟然還往回送?

    “不管有沒有用,反正是一番心意,你放在身上,難道不會覺得心里暖暖的嗎?有沒有覺得,所有的擔憂都無所謂了?”

    雖然蘇寶說她這是第一次畫,但謝滕莫名覺得,這平安符的效力,應該不低!

    謝滕那是平時不喜歡說話,他一說起話來誰都沒他能忽悠。

    葉延經過這么一番忽悠之后就覺得吧,哎呀,臥槽,好像還挺有道理的樣子!

    畢竟他就算是到廟里去求平安符,其實也不過是求一個心里安慰。

    同樣都是心理安慰,廟里的老和尚給,和蘇寶給,其實也差不了多少嘛!

    等回到宿舍之后。

    謝滕還多叮囑了葉延一句:“蘇寶給的平安符,你自己隨身帶著,好好保管。”

    “???”

    葉延面色古怪。

    有些狐疑地對謝滕說道,“你該不會……是喜歡蘇寶吧?”

    謝滕一驚:“你瞎說什么呢?”

    “我看你平時對其他什么事情也不太上心啊,怎么今天對蘇寶給的平安符這么上心?”

    除了暗戀蘇寶這種可能之外,葉延覺得自己想不到其他任何的可能。

    只有是因為暗戀蘇寶,于是對蘇寶親手畫的平安符特別在意,進而希望別人也跟自己一樣在意。

    謝滕:“……”

    他喜歡蘇寶?

    他怎么可能喜歡蘇寶?

    蘇寶那僅僅只是一個大佬嗎?那特么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個祖宗!

    大家雖然是朋友,但是他每次面對蘇寶的時候,始終都慌得一批。

    就生怕一不留神惹惱了蘇寶,到時候死得連渣都不剩!

    “葉延,我覺得你出生的時候肯定沒帶腦子!”

    謝滕平時很少爆粗口,這一次被葉延氣得罵人。

    葉延:???

    本來是下意識想開始杠的,后來驚覺謝滕是自己人,還是算了。

    不然的話,他能把人罵到媽都不認識!

    ……

    “阿寶今天干了什么?”

    墨焰將蘇寶放在自己腿上,捏著她的小手。心中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他好像真的是越來越貪心了。

    之前想著,對蘇寶好就可以,不管小姑娘到最后喜不喜歡自己,只要盡力了,就能問心無愧。

    后來就開始想著,希望蘇寶一定要喜歡他,不準喜歡別人。

    再到現在……

    他坑蒙拐騙,將人騙到手之后,又開始想著,什么時候才能把人給娶回家?

    畢竟,蘇寶現在年紀還小,遇到的男人也少。如果要是等到以后的話,墨焰不知道她會不會后悔選擇了自己。

    娶回家,才能安心啊!

    只可惜,蘇寶的年齡,是硬傷。

    “今天在課堂上畫平安符,被老師發現了,老師雖然很生氣,但是沒有把我畫的符扔掉,于是我就送了他一張。”

    墨焰:“……”

    那你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小機靈鬼。

    “所以,你給老師和葉延他們都準備了平安符,而我,沒有?”墨焰覺得自己有些醋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