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532章:報應!
    房門口,時不時傳來女人嘶啞的叫聲,以及什么東西被砸碎地上的聲音。

    門口站了不少人。

    李穎趴在門口,隱隱約約的聽到了裴軒的聲音,她心中一喜。果然如同傭人所說,有女人勾引她兒子!

    她正愁找不到兒媳婦,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怎么都要將那個女人弄回裴家,給她家軒兒做媳婦。

    李穎當即讓傭人將房門打開。

    門被推開的一瞬,李穎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喬硯澤大步趕來,幾乎跟在李穎身后進的門。看到里面一幕,他眉頭緊皺,當即將其他看熱鬧的賓客攔住。

    丁舒曼不滿喬硯澤將賓客疏散,她還等著讓眾人都看看南梔丑陋惡心的一面呢!

    不過也沒關系,喬硯澤看到了,他以后應該不會再喜歡南梔,還有李穎,這會兒她應該在心里偷笑吧!

    房間里,南瑤渾身傷痕累累,鮮血淋淋,臉蛋被裴軒甩得紅腫不堪,一頭長發凌亂的擋在臉前,破了皮的唇瓣抖個不停,“救命,救命……”

    喉嚨被裴軒掐過,聲音破碎嘶啞,透著濃濃的絕望。

    裴軒雖然傻了,但他骨子里的殘暴還在,虐待起她來,更是毫不留情。

    還是喬硯澤帶傭人進來,強行將裴軒拉開,南瑤才結束了這場酷刑。

    南瑤感覺整個人都要被撕裂開了,雪白的肌膚被皮鞭打得鮮血淋淋,兩條腿也疼得合都合不攏。

    明明該承受這一切的,是南梔那個賤人!

    為什么是她?為什么?

    南瑤聽到丁舒曼的聲音,她虛弱的叫道,“媽,媽……”

    奈何聲音啞得不行,房間里其他人根本沒能聽出來。

    李穎替裴軒穿好衣服,然后雙腿一彎,跪到了喬母跟前,“姐,軒兒是裴家唯一的種,你一定要替他做主啊!一定是床上那個小賤人給我們家軒兒下藥,才會讓他這樣!”

    喬母眉頭緊皺了起來,今晚是喬家大喜日子,她最不想看的就是發生這種事!

    “將那個賤婢關進水牢!”

    “姐,既然已經發生這種事了,就讓她跟了我們軒兒,說不定,說不定今晚之后,她有了我們裴家的子嗣呢!”

    丁舒曼等的就是李穎這句話,據她所知,裴軒雖然傻了,但天性殘暴,誰若是敢違逆他,他會將人打得很慘。

    南梔跟了裴軒,到時就能體會當初她被南煒業毆打的滋味了。

    想到這里,丁舒曼覺得通體舒暢。

    小賤人,終于遭到報應了!

    南瑤聽到李穎要讓她跟了裴軒,她嚇得渾身發抖,裹著床單她雙腿打顫的從床上下來,但還沒站穩,就狠狠摔了一交。

    “媽,媽,救救我……”

    丁舒曼只聽到跌下床的女人慘兮兮的說救救我三個字,她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心想南梔你也有求饒的時候。

    但隨即想到喬硯澤和喬母還沒有看到南梔真面目,她又聲音輕柔的在喬母耳邊說道,“媽,不如我們先看看到底是哪個賤婢那么不要臉,居然連軒兒都要勾引!”

    喬母揮揮手,示意傭人上前,將那個女人披散在臉上的頭發撥開。

    丁舒曼垂下眼斂,眼中滿是得意。

    這下南梔,再也不會有翻身之日了!

    眼角余光,瞥向喬硯澤。

    看到南梔和裴軒上chuang之后,喬硯澤應該會遠離她吧!

    南瑤看到朝她走來的傭人,她身子不停往床邊縮。

    不,不要撥開她頭發。

    李穎看不慣,上前幾步,一把拽住南瑤手臂,猛地將她擋在臉上的長發撥開。

    雖然臉龐紅腫不堪,但李穎還是一下子就認出南瑤了。

    李穎驚恐不已,她萬萬沒想到,勾引她家軒兒的,居然是南瑤。

    自從南瑤和丁舒曼來到喬家后,母女倆都矯揉造作,狗眼看人低,一直瞧不上她家傻了的軒兒。

    喬硯澤心中還在疑惑,誰下這么一盤棋,想讓他們喬家丟人現眼。待他看清那個女人,居然是南瑤時,他不厚道的笑了。

    連裴軒都不放過,她是有多饑渴?

    丁舒曼見裴軒非但沒有惱怒,反倒還笑了,她疑惑不已。

    不應該啊!

    看到南梔,不是應該惱怒成怒,覺得她不知廉恥嗎?

    “荒唐!”

    丁舒曼還沒弄清喬硯澤怎么回事,耳邊突然傳來喬母震怒的喝聲。

    這還是丁舒曼回到喬家后,第一次看到喬母發怒。

    丁舒曼疑惑的轉頭,快速看了眼床邊的女人。

    那副慘兮兮可憐巴巴的樣子,分明是……

    丁舒曼陡地睜大眼,不可置信的瞪著南瑤。

    怎么會是她女兒?

    南梔呢?

    丁舒曼臉色頓時變了又變,南瑤看到丁舒曼眼中噴出來的怒火,她渾身酸痛的爬到她身邊,“媽,救我……”

    丁舒曼強忍著將南瑤一腳踢開的沖動,她連忙淚水汪汪的看向臉色不太好的喬母,“媽,你聽我說……”

    喬母沉下臉,一把甩開丁舒曼的手,大步朝門口走去。

    丁舒曼嚇得不行,忙不迭追了上去。

    丁舒曼追到了樓梯口,她誠惶誠恐的拉住喬母,“媽,你也看到了,瑤瑤被裴軒虐待成那樣,一定有人設計陷害的他……”

    喬母甩開丁舒曼的手,“舒曼,我這會兒想明白你的計劃了,你知道我最在意什么嗎?我們喬家的顏面,還有裴軒,是我弟唯一的兒子,你不該利用他!”

    “媽,你聽我說……”

    喬母要往樓下走去,丁舒曼拉著她不放,兩人拉扯間,丁舒曼腳下一個踩空,身子頓時像滾雪球一般朝樓下滾去。

    喬母看到這一幕,再大的怒火都發不出來了,剩下的全是擔憂和驚慌。

    “舒曼!”

    聽到動靜,喬硯澤大步過來。

    看到滾下樓,磕到腦袋,鮮血流出的丁舒曼,他趕緊打救護車電話。

    搶救室外。

    喬母心急如焚的走來走去,喬硯澤摟住母親肩膀,“媽,你先冷靜會兒。”

    “你姐現在生死不明,你讓我怎么冷靜?”原本今晚是他們喬家的大好日子,卻接二連三出事,她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她也沒法活下去了。

    就在這時,搶救室的門被拉開,“誰是傷者家屬?現在傷者血流不止,我們血庫o型血告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