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547章:心跳,加速
    喬母看著眼前這三人,怎么看都覺得怪怪的。

    難道上官婉沒有察覺到南梔和慕司寒曾經是男女朋友關系?

    不知道上官婉是情商低還是故意裝傻,喬母不再跟他們多說什么,客套了幾句后,便回了城堡。

    回到車上,慕司寒眉眼陰沉的看著南梔,好幾次想罵她是不是蠢,明知喬家大門不歡迎她,她還要和喬硯澤糾纏不清,并且揚言要和他交往!

    但話到了嘴邊,他還是強行忍住了。

    比起喬硯澤,她如今更想要劃清界線的,是他!

    頎長的身子朝椅背上靠了靠,他閉上幽沉的黑眸,神情冷峻的不再看她一眼。

    南梔心情也有些低沉。

    她知道因為丁舒曼和南瑤的關系,喬母不喜歡她,可是她憑什么認定,她纏著她兒子不放了?

    還說喬家不歡迎她,搞得好像她很稀罕似的!

    車子駛到了金漢宮,等南梔反應過來,她微微訝然,“婉兒,怎么也將我帶進宮里來了?”

    上官婉挽住南梔手臂,笑容明媚,“知道你在喬夫人那里受了氣心情不好,所以,帶你來見小楷,你會不會高興一點?”

    南梔抓住上官婉手背,眼里滿是動容,“婉兒,你太好了。”

    原本要下車的慕司寒,看到兩人之間的互動,輪廓分明的俊臉上劃過一抹陰沉,“婉兒,注意身份。”

    兩個女人,一直眉來眼去,算怎么回事?

    上官婉是女中豪杰,身上帶著一股與身俱來的英氣,若是換上一身軍裝,喜歡她的女人,比男人還要多。

    南梔才見她第一面,就不停說她有多好有多好,如果沒有他的默許,她真以為自己能進來金漢宮?

    怎么沒見她說他有多好?

    南梔看了眼慕司寒,他黑眸幽沉凌厲,周身散發著一股冷冽而高高在上的氣息,就這么直直的看著她和上官婉交握在一起的雙手上。

    那眼神,著實可怕。

    不待她和上官婉說什么,他就先一步下車,冷若冰霜的離開了。

    “別理他,就他那種陰晴不定的,喜怒無常的暴君性子,大約沒多少女人受得了。”上官婉拉著南梔下車。

    “我跟傭人們放了假,今晚的時光,屬于你們一家三口的。”上官婉拉著南梔到了廚房,她指了指櫥柜,“最上面一格有蜂蜜,司寒喝多了,你等下跟他泡杯蜂蜜水。冰箱里有新鮮食材,晚上你們想吃什么自己做。”

    “小楷應該馬上就能放學回來了,我呢,等下要回娘家,明天再回來。”

    南梔拉住要離開的上官婉,“婉兒,我留在這里,會不會對你們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上官婉拍了拍南梔手臂,朝她擠眉弄眼,“放心放心,我都已經打點好了。你不想跟大的相處,小的你難道不想?”

    上官婉的話,直直戳進南梔心扉。

    她的小寶貝,她做夢都想跟他在一起,兩人好久沒有睡在一張床上,好久沒有說過悄悄話了。

    上官婉離開后,南梔獨自站在奢華而敞亮的廚房里。

    雖然之前來過一次,但再次過來,還是有種不真實的夢幻感。

    從櫥柜里拿出蜂蜜,南梔泡了杯蜂蜜水。

    沒有傭人的宮殿,靜悄悄的,南梔踩著高級羊絨地毯,到了二樓。

    主臥的門虛掩著,南梔敲了敲門,沒人理會,她遲疑了會兒才推開門走進去。

    進去后,南梔看到高大挺拔的男人半躺在床上,雙目緊閉,腳上的拖鞋沒脫,胸膛輕輕起伏,看樣子醉得不輕。

    南梔握著水杯走到床邊,她蹲下身子,怔忡的看著他的睡顏。

    他喝醉了不像喬硯澤那么吵,安安靜靜的樣子,褪去了醒著時的凌厲冷銳,多了一份慵懶的柔和。

    但他身上,依舊帶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

    南梔不知該叫醒他,還是讓他繼續休息。

    低低嘆息了一聲,她將杯子放到床頭柜上,站起身準備離開。

    忽然,手腕被一只溫熱有力的大掌牢牢扣住。

    南梔心頭一跳,回頭,看向依舊閉著眼睛的男人,她抿了抿唇,試圖抽回手。

    但是男人的手指卻慢慢收緊。

    他掌心溫熱干燥,與她皓腕上細膩盈潤的肌膚摩挲在一起,有著說不出來的蘓麻。

    “讓我不要再糾纏不清,轉眼又勾搭上上官婉,南小姐,你究竟想做什么?”男人緩緩睜開那雙幽暗深沉的眼,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他的眼神,很冷也很淡漠,像要透過她的身體,看進她的靈魂深處。

    南梔對上他深黑的眼眸,不知道他現在是醉了還是清醒著,她咬了咬唇,說道,“她跟我說了你們的事。”

    慕司寒冷冷地嗤笑一聲,“她跟你說你就信,我跟你說,你怎么就不信?”

    南梔被他的眼神以及冷漠的態度弄得頭皮發麻,“其實那天早上我進了浴室后,沒有聽到你跟我說了什么,看到婉兒跟你打電話,我腦子懵懵的一片。”

    “她跟你說什么了?”他眸光幽沉的看著她,俊臉輪廓繃得緊緊的,透著鋒冷與銳利。

    “你回夜家的原因,婚姻狀況,還有她的孩子。”

    慕司寒想到上官婉曾讓他起誓,他沒有掌權前,絕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她的事情,特別是孩子

    結果,她才和南梔見上一面,就什么都跟她說了。

    喬硯澤還在虎視眈眈,難道上官婉又

    南梔看到慕司寒風云變幻的眼神,她陡地明白過來他在想什么,她驚得長睫一顫,“你會不會想得有點不切實際了?”

    “什么不切實際,曾經有個女人為上官婉自殺過,你懂什么?”

    以上官婉的性格以及魅力,不是不能吸引女孩子的。她真的是那種一見面,就會心生好感的類型。

    南梔用力從男人溫熱干燥的大掌抽回細白的皓腕,她擰了擰眉,略有不滿的道,“慕先生,我性取向正常,而且婉兒也不是那種人。”

    “婉兒?”慕司寒冷笑一聲,“你跟她才認識多久,就叫這么親密,還替她說好話?”

    南梔無語至極,不得不提醒他,“她現在名義上還是你太太!”

    7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