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582章:鑒定報告
    喬硯榮不是喬家親生兒子,喬母頭胎是個女兒,前段時間宣布了丁舒曼的身份,可后來又據說丁舒曼不是她親生的。

    喬硯榮要置安鳳和南梔母女于死地,會不會——

    慕司寒因為心中的猜測,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伊梵看著短短時間內臉色不停變幻的慕司寒,他十分好奇他聽到了什么。

    怎么少爺還激動起來了呢?

    慕司寒摘下耳機,對上伊梵一副求知欲的表情,他眉梢微揚,“回去。”

    伊梵不敢遲疑,連忙開車回金漢宮。

    一路上,慕司寒又顯得異常沉默和冷酷。

    伊梵在心里嘀咕,少爺一會兒晴一會兒陰,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車子快開到金漢宮時,慕司寒又讓伊梵停下車。

    “打電話替我聯系喬硯澤。”

    “少爺,你不是視他為情敵嗎?”

    慕司寒高大冷酷的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膝蓋上敲打,神情桀驁,“確實打算跟他干一架。”

    “少爺,現在你身份不同了,不能再——”

    伊梵話沒說完,就被慕司寒酷聲打斷,“我看他們喬家不爽,想揍就揍!”

    伊梵,“……”

    喬硯澤剛從國外出差回來,聽到慕司寒要見他,他原本不想見,結果聽到伊梵提起南梔,他又改變了主意。

    慕司寒約見的地方,居然在拳館。

    喬硯澤走進去,看著換好衣服站在擂臺上的高大男人,他眉頭微微上挑,“怎么,要和我單挑?”

    “你一個已婚男人,有什么資格跟我單挑?”喬硯澤最近在國外處理事情,還不知道南梔被抓起來了。

    慕司寒唇角狂傲的勾起,黑眸半瞇,朝喬硯澤投去一記挑釁的眼神,“怎么,你不敢?”

    喬硯澤看著他那副囂張的樣子,忍不住捏了捏拳頭,指關節骨頭骼骼作響。

    “我們比拳,誰輸了,以后就離南梔遠遠的,再也不許靠近她一步!”

    喬硯澤漂亮的桃花眼微瞇,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我是單身,想追南梔就追南梔,你一個已婚的男人,有什么資格跟我競爭?”

    慕司寒狂傲的嗤笑一聲,“你若能追到南梔,還用等到今天?退一萬步講,你能追到,你母親能同意她進喬家大門?”

    慕司寒的話,讓喬硯澤猛地啞然。

    他對南梔確實有好感,總想要靠近她,保護她,可是她在他心中是純潔無瑕不可褻瀆的,他從未對有過非份之想,更別說娶她進門了。

    喬硯澤看著慕司寒英俊的臉,他咬牙切齒的點了下頭,“好,我們打。”

    ……

    于是,拳館里。

    兩個身材同樣高大,挺拔,氣質卻截然不同的男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來。

    但顯然,英俊冷酷的男人,今天發揮得要更加出色一些,每一次揮拳,都讓俊美妖孽的男人有些招架不住。

    喬硯澤真懷疑慕司寒今晚磕了藥。

    在喬硯澤一個不小心,側臉重重挨了一拳后,他往后退了幾步,喘了口粗氣,“你是要跟我玩命?”

    慕司寒冷傲的扯了下薄唇,“你可以認輸。”

    喬硯澤抹了下嘴角,“想讓我認輸,沒那么容易。”

    半個小時后,喬硯澤累得癱倒在地上,看著今晚像瘋子一樣的慕司寒,他眉頭緊皺,“你贏了我又能怎樣,夜家的大門,同樣不會讓她進去,你和她在一起,只會讓她受委屈!”

    喬硯澤丟下一句話后,脫下拳擊手套,換回自己衣服,大步離開。

    慕司寒拿起那瓶喬硯澤拳擊過程中喝過的礦泉水,交給伊梵,“盡快拿到結果。”

    ……

    喬硯澤回到喬家城堡,他站到浴室的鏡子前。

    看著自己帥氣妖孽的俊美被打出青紫痕跡,他用舌尖抵了下腮幫子。

    這會兒,還覺得疼。

    那人簡直是瘋子,莽夫!

    “硯澤。”

    門口傳來喬母的聲音,喬硯澤從浴室出來,看著最近身體不好清減了不少的母親,“媽,你怎么還沒休息?”

    喬母看到喬硯澤臉上的傷,關心的問,“你怎么受傷了?跟人打架了?”

    “沒什么。”

    “你年紀也不小了,還學什么小孩子打架?”喬母嘆了口氣,眉頭皺得緊緊的,“找你姐姐的事情,有眉目了嗎?”

    喬硯澤搖了搖頭,“暫時沒有。”

    喬母眼里閃過一抹濃濃的失望,也不知道她這輩子,還能不能見到自己親生女兒!

    ……

    翌日。

    喬硯澤還沒睡醒,就接到了慕司寒打來的電話。

    慕司寒已經晉升為喬硯澤心中最不喜歡的人之一了。

    他居然還有臉跟他打電話!

    慕司寒沒有跟喬硯澤廢話,直接丟下一句,“你不來見我,你會后悔終生!”

    特么的,他們倆又不是什么特殊關系?還后悔終生!

    喬硯澤直接掛斷電話,懶得理會。

    重新趴到床上,但睡意全無。

    他揉了下略顯凌亂的頭發,掀開被子從床上起來。

    若是慕司寒沒有重要事情找他,看他不揍死他。顯然他已經忘了昨晚被人揍的事情。

    ……

    慕司寒約喬硯澤見面的地方在一家會所,喬硯澤趕到的時候,慕司寒正在慢條斯理的泡茶喝。

    看到喬硯澤過來,他打了個請坐的手勢,如雕刻般英俊的臉上,一如繼往的冷酷張狂。

    喬硯澤坐到慕司寒對面,俊美妖孽的臉上帶著一股未消的怒火,“昨晚約我打拳,今天約我喝茶?四殿下,你就算只是你父親的一個傀儡,也沒有閑到這種程度吧!”

    慕司寒掀了下眼皮,什么話都沒說,直接將一個文件袋扔到喬硯澤身上。

    喬硯澤看著慕司寒囂張的態度,他壓制著體內的怒火,低頭看向身上的文件袋。

    帶著疑惑,喬硯澤將文件袋里的一份文件拿了出來。

    看到是份DNA鑒定書,他捏著文件的手指緊了緊。

    鑒定書上有一組數據,然后下面寫了一句話:從數據范圍內可以判斷出二人為姐弟關系。

    喬硯澤看完,那張俊美妖孽的臉上,露出一抹狐疑又顯慌亂的神情,“這是什么意思?”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