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硯榮見喬硯澤不說話,神情陡地變得凌厲陰沉,“硯澤,我們是倆兄弟,你莫不要聽了什么人的挑唆,來傷害自己哥哥!”

    喬硯澤搖了搖杯中液體,俊美妖孽的臉上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哥,你在說什么?我只是失戀了,找你喝杯酒,哪能下什么藥?”

    喬硯澤說著,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喬硯榮看到喬硯澤的舉動,一直戒備的心,才放松了警惕。

    兄弟倆連著喝了好幾杯。

    喬硯澤揉了揉太陽穴,“哥,你這酒醉人啊!”

    看著趴在柜子上的喬硯澤,喬硯榮心生懷疑,這小子,平時酒量不錯,今天才喝四五杯就醉了?

    不過他倒是聽說過,喝酒易醉,跟心情有莫大關系。

    喬硯榮放下酒杯,感覺自己的頭,也有些昏沉起來,看向喬硯澤的視線,變得模糊。

    喬硯榮搖了搖,發現原本趴著的喬硯澤抬起了頭,他心中有疑惑,但閉了閉眼,再朝他看去時,發現他變了個樣,他腦袋犯迷糊,一聲極輕的呢喃,從他唇間發出,“蕓兒?”

    喬硯澤聽到一聲蕓兒,全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喬硯榮生性多疑,就算是親兄弟,都不能完全信任。

    喬硯澤猜到,他今晚無緣無故跑來找喬硯榮喝酒,肯定會引起懷疑。所以,早就將藥下在自己留著的那杯酒中。

    喬硯澤搓了搓手臂,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到了耳麥里傳來慕司寒低沉冷酷的嗤笑聲,“我還以為你著了你大哥的道,看來,你也沒那么蠢!”

    若不是為了救南梔,喬硯澤真不想跟那個人合作,他冷哼兩聲,“這是你跟長輩說話的態度?”

    慕司寒被噎了一下,隨即冷笑,“我的小貓兒承認你是他小舅舅了?”

    喬硯澤在心里想,哪天南梔叫他小舅舅了,他一定要端起長輩的姿態,好好教訓一下慕司寒。

    “蕓兒,你在跟誰說話?”喬硯榮突然朝喬硯澤撲過來,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喬硯澤身子僵了僵,心里詛罵了慕司寒幾句,這種事,怎么就讓他來做了?

    被大哥親密的摟在懷里,真特么驚悚——

    耳麥里慕司寒的聲音繼續響起,“你尖著嗓子,扮成女人聲音,問他那個人被他藏到了哪里?”

    喬硯澤嘴角抽了抽,“休想我扮成女聲。”

    “蕓兒,你聲音怎么這么粗了?”

    喬硯澤,“……”

    幾秒后,喬硯澤尖細著嗓子,伸出手,回摟住了喬硯榮,“阿榮,為了我,你真要置南梔那丫頭于死地嗎?”

    “當然,不止她,還有那些害死你的人,我都不會放過他們!”

    “可我聽說,顧笙早脫離了SSS組織,若是被四王子找到證據,就不能置她于死地了!”

    喬硯榮將臉埋進喬硯澤肩膀,他眼中滿是癡情和迷戀,“SSS組織的人哪有那么好找?若不是我派人盯著顧笙老家,看到有人去祭拜他,趁機抓了那人,誰能找到他們的蹤跡?”

    喬硯澤強忍著內心的惡寒,他繼續尖著嗓子問道,“那人現在被你藏哪了?”

    “藏哪了啊?”喬硯榮抬起頭,手指捏住喬硯澤下巴,“蕓兒,你先親我一口,我再告訴你。”

    喬硯澤看著喬硯榮迷離的眼神,微熏的面孔,他身體驟然緊繃,他大哥對連蕓的那份愛,已經扭曲了,已經沒有正確的是非觀了!

    “阿榮,你先告訴我那個人被藏在哪了,我再親——”

    “就在我們兩人曾經恩愛過的地方啊!”喬硯榮說著,身子晃了晃,再看向喬硯澤,發現他并不是連蕓,他揉了揉太陽穴,使勁閉了閉眼,再睜開,看向喬硯澤。

    “你不是連蕓!”喬硯榮滿眼血紅,神情變得森冷陰鷙。

    喬硯澤知道沒辦法再問出什么,他趁喬硯榮還沒有完全清醒,一記刀手,迅速劈到了他后頸。

    將暈過去的喬硯榮拖到床上,喬硯澤匆匆離開。

    慕司寒的車停在城堡外一處不起眼的地方,喬硯澤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喬硯澤和喬硯榮的所有對話,慕司寒都已經聽到了,他看著面色難看的喬硯澤,“他們倆恩愛過的地方在哪里?”

    喬硯澤還沉浸在喬硯榮的變化中回不過神。雖然聽到慕司寒說他大哥有多壞是一回事,可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又是另一回事。

    “你不知道?”慕司寒棱角分明的輪廓陡地變得冷沉,“等喬硯榮醒來,南梔就危險了。”

    喬硯澤抬起頭看向慕司寒,如夢初醒一般。喬硯榮要傷害他的大姐和外甥女,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護著他的大哥了。

    “你容我想想。”

    幾分鐘后,喬硯澤想到了一個地方。

    喬老爺子曾在郊外有棟別墅,在喬硯榮和連蕓結婚前,贈送給了喬硯榮。

    一個小時后。

    兩人到達別墅。

    別墅是復古的歐式風格,家具都是老爺子在世時買的,古典精致奢貴。

    慕司寒摸了下沙發扶手,上面沒有一點灰塵。看樣子,喬硯榮經常過來這里。

    兩人在別墅里搜索了一番。

    但一無所獲。

    “要將一個重要的證人藏起來,不可能關在顯眼的地方。”慕司寒骨節分明的長指摸了摸冷硬的下顎,若有所思道,“你去看看樓下有沒有密室。我再去樓上仔細找找。”

    喬硯澤打了個OK的手勢。等下了樓,他才反應過來。他為什么要聽慕司寒的安排?

    喬硯澤皺了皺眉,雖然有些不滿,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心思縝密的家伙!

    慕司寒在樓上所有房間都仔細找了一圈,最后他停留在了書房。

    書房看著跟貴族書房沒什么區別,慕司寒黑眸犀利的從一排排書柜上掃過,看到其中一個柜子上放了連蕓的照片,慕司寒走過去,將照片拿了起來。

    照片沒什么異常,他在放照片的那格柜子上敲了敲。里面果然是空的。

    慕司寒放回照片,盯著古老的書柜看了會兒,其中一格書柜上的書看起來較為陳舊,他連忙走過去,將他幾本書拿開。

    里面果然有個小小的開關。

    慕司寒按動開關,一邊的書架突然開始移動。他大步走了進去,里面有個暗室,一股冰冷的寒氣涌出,而且越往里走越冷。

    直到走到盡頭,看到里面的情形,饒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慕司寒,都被嚇了一跳。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