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司寒幽深的黑眸中透著陰鷙,里面燃起團團火焰。

    南梔不敢長時間跟慕司寒對視,但她也沒什么好心虛的。在她心里,顧笙哥哥,早已經如同親人般的存在了。

    看到他還好好活著,她的胸口,各種情緒翻涌,震驚、激動、欣喜、慶幸……

    誰能想到這么巧,陪慕司寒來這里找高人,卻意外的碰到了‘死而復生’的顧笙呢?

    深吸了口氣,她準備先去安撫暴躁中的男人,只是才邁開腳步,纖細的手腕就被一只溫熱的大手握住。

    “小花兒。”

    聽到顧笙哥哥這樣叫她,南梔眼眶一熱,差點滑出淚水。

    不論以前兩人發生過什么,只要他還平平安安的活著就好。

    慕司寒幽深如井的黑眸,落到顧笙扣在南梔手腕的大掌上,他雙手緊攥成拳頭,眼眶里陰沉充血,邁開修長雙腿,正要朝二人走去,突然一道宛若夜鶯般悅耳好聽的聲音傳來,“阿笙哥,天色不早了,你別劈柴了,早些休息吧——”

    一道穿著紅色紗裙輕靈曼妙的女孩從木屋里跑了出來,許是沒料到院子里多了幾人,她皺著纖眉咦了一聲,隨即澄亮如水的翦瞳看向顧笙。

    看到顧笙握著南梔的手腕,她又咦了一聲。

    畢竟在她印象里,顧笙寡淡、清冷,平日里她要說上好幾句話,他才會慢吞吞回她一句。

    有時候兩人上山采藥,她不小心摔到地上了,他都不會直接用手拉她起來,而是撿根棍子拉她。

    他時不時跟她強調,男女授受不親。

    她還以為,他內心是入了佛的僧人呢,年紀不大,總是老氣橫秋的。

    可是現在……

    靈兒澄亮的眼眸,微微黯淡下來。

    是他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才會冷淡守禮,不愿讓人走進他內心的吧!

    靈兒出來后,南梔從顧笙掌心中抽回手腕。黑白分明的杏眸,和靈兒的眼眸對視上。

    難怪婦人帶他們過來時,三句話里頭有兩句離不開靈兒姑娘的。

    果然是瓊姿花貌,秋水伊人。看著就能令人心生好感。

    南梔笑著朝靈兒點了下頭,靈兒見此,芙蓉面上也揚起了笑意,脆生生問道,“阿笙哥,這幾位是你認識的朋友嗎?”

    顧笙點了下頭,溫潤的眼眸,自始至終,都在南梔身上。

    不曾想過,還有再見面的一日。

    看著她越發清麗逼人,他溫潤的眼底,浮出一絲紅暈。

    她和他經歷過一場生死,彼此都明白,只要對方好好活著就好。

    至于其他的,這輩子,他不敢現奢望了——

    慕司寒看著顧笙和南梔,深邃的眼眸,越來越暗沉,突然,太陽穴刺刺一痛。

    糟糕。

    蠱毒又要發作了。

    高大的身子快步朝院子外走去,才走出去,劇烈的疼痛就讓他站立不穩。

    他雙手抱住好似無數鋼錐扎進去的腦袋,半跪在地上,像只發怒的野獸般咆哮,低吼——

    若是他身體的蠱毒能解,回去后,他定要露茜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劇烈的疼痛,讓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這樣的痛,讓他好似處在一片深淵,就算費盡全力,也找不到光明的出口。

    南梔在看到慕司寒朝院子外走去時,就發現了不對勁。

    莫不是他的蠱毒又發作了?

    她快速朝院子外走去。

    白夜,伊梵也快速跟了出來。

    再一次看到慕司寒蠱毒發作痛苦不堪的樣子,南梔眼眶里涌出熱霧,渾身不停發顫。

    看著他雙手使勁扣著頭皮,她下意識上前,想要將他雙手拉開。只是還沒有碰到他,就被一股大力推開。

    趕過來的顧笙,將南梔扶穩。

    “先別過去,他會傷害到你。”

    顧笙朝慕司寒看去,發現他額頭上好似有條血蟲在飛速移動,他連忙叫來靈兒,“將鎮心丸拿過來。”

    靈兒動作極快的從小布包里拿了粒藥丸出來。

    顧笙看了眼伊梵和白夜,“幫忙將他控制住。”

    伊梵一臉戒備,“你要給少爺吃什么?”

    “如果不相信我,現在可以帶他離開。”顧笙清清淡淡的道。

    白夜走到顧笙跟前,聞了聞他手中拿著的藥,“沒毒,有鎮定安神的作用。”

    伊梵這才放心。

    三人合力,讓慕司寒吃下那粒藥丸后,他漸漸安靜下來。

    南梔將倒在地上,暈過去的慕司寒抱進懷里。

    替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胸口一陣緊揪與絞痛。

    這樣的痛楚,她真的不想再讓他經歷一次了。

    ……

    靈兒收拾了間屋子出來讓慕司寒休息。

    看著守在床邊的南梔,她聲音清脆的說道,“南姐姐,你放心,我現在就讓貂兒去叫師傅回來,我師傅可是很厲害的哦,阿笙哥中了那樣的毒差點死掉,他都能讓他重新活過來。”

    看著漂亮友善的靈兒,南梔感激的點點頭,“謝謝你,靈兒姑娘。”

    靈兒走出房間,吹了聲口哨,喚來貂兒,打算讓它去找師傅,卻發現顧笙不見了,她疑惑的喃喃,“阿笙哥去哪里了?”

    白夜聽到靈兒的話,回道,“他去找你師傅了。”

    靈兒摸著貂兒腦袋的小手,微微一怔,隨即唇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意。

    看來阿笙哥,是真的很在乎南姐姐呢!

    ……

    顧笙在深山里另一座擺滿了中草藥的小木屋里找到了白胡子老頭。

    老頭看到顧笙,摸子摸白花花的胡子,“不好好陪著靈兒,你怎么跑過來了?”不待顧笙說話,老頭掐指一算,“有事求我?”

    顧笙將慕司寒的癥狀說了出來。

    雖然他對慕司寒沒有好感,但小花兒喜歡,他若有個三長兩短,小花兒會傷心。

    “這一年多來,你對靈兒沒有半點感覺,莫不是你喜歡那個中了蠱毒的男人?”

    “您想多了。”

    老頭看著顧笙清俊溫潤的臉龐,波瀾不驚的眼眸,他氣得白胡子一翹一翹,“原本我替你解掉身上劇毒后,你會變得無情無愛,是靈兒為了讓你恢復成一個正常人,她去絕情谷采摘百年才開花一株的情花讓你服下,她為此失去了一只眼睛,如今只有右眼是光明的,你這臭小子,居然半點不感動,她讓你做什么你從不做,現在居然為了個朋友跑來求我,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看書還要自己找最新章節?你OUT了,微信關注  美女小編幫你找書!當真是看書撩妹兩不誤!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