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720章:從此別過,不再糾纏
    房間里驟然下降的溫度,讓人如墜冰窖。

    靠坐在床頭神情慵懶的女人,似是覺察到不對勁,緩緩抬起頭,朝門口看了過來。

    房間里柔和的燈光打在她身上,讓她的臉色看上去越發紅潤。

    她的頭發長了一些,披散在肩頭,沾著運動過后的汗水,哪里還有半點英姿颯爽,有的,盡是小女人的嬌俏與嫵媚。

    和那晚在邊鏡,她在他身下承-歡后的模樣,截然不同。

    那晚,她淚水浸濕了枕頭,沒有半點風情與饜足。

    夜炎楓只覺得無比諷刺和心痛。

    全身的血液,在一點一點涼透,整個人好像掉進了深不見底的黑淵,只剩下刺骨的冰冷與陰寒。

    他閉了閉眼,再睜開,眼里赤紅一片。宛若地獄出來的修羅,要將房里的一對男女,千刀萬剮。

    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手背上青筋突突直跳,彰顯著他此刻的隱忍跟怒氣。

    他嘶吼了一聲,如同遭到了背叛的獸,痛苦而絕望,他拎起拳頭,猛地朝那個男人揮去。

    但拳頭快要落到男人臉上時,上官婉突然沖了過來,她動作極快的擋到男人跟前。

    眼見拳頭就要落到她臉上,他硬生生的收回了手。

    青色血管隆起的手臂,緩慢而又無力的垂下。

    即便到了這種時刻,他還是舍得不碰她一根手指頭。

    當她護在男人身前時,胸口那股尖-銳的疼痛,就像有人拿著把鋒利的刀,狠狠刺了進去一樣。

    上官婉看著距離她只有一兩步之遙的男人,病了一場,他整個人削瘦了不少,但病態中反而更顯俊美精致,他垂下眼斂,睫毛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纖長濃密。

    她看著他冷到極致,怒到極致的五官,心臟不禁跳了跳。

    他這副雙眼赤紅,好似要殺人的樣子,說實話,挺駭人的。

    但她不能畏懼和膽怯。

    她直直的與他對視著,眼里看不出任何慌亂和不適。

    仿佛被他看到這樣的一幕,是在正常不過的。

    夜炎楓的臉色越來越陰沉,桃花眼如同覆上了一層幽冷的寒霜,讓人看了忍不住心悸,宛若過了一個世紀之久,他才開口打破死寂一般的沉默,“為什么?”

    他聲音破碎而沙啞,帶著控制不住的輕微顫抖。

    聽到這三個字,上官婉身子一顫,整顆心仿佛都要空了,她很想抓住他的手,告訴他,這一切不是真的……

    可是,她不能。

    她和他不會有結果,長痛還不如短痛。

    她看著他彌漫著幽冷寒意的桃花眼,神情淡漠,不以為然的道,“為什么?因為我覺得這才是對你最好的報復啊!”

    夜炎楓一雙眼睛變得更為血紅,他臉孔扭曲,神色猙獰的瞪著上官婉。

    上官婉沒有半點畏懼,艷麗如花的小臉上甚至浮現出絲絲縷縷的嘲諷與冷笑,“從你對我糾纏不休的那刻開始,我心里就無比厭惡憎恨你!我一直在想,用什么辦法,能讓你嘗嘗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滋味呢?”

    她唇角笑意加深,眼神卻冷得如冰刃般刺骨,“我想著,我離開都城,不讓你再看到我,也許對你是一種懲罰。但我沒想到你臉皮那么厚,居然追到了裕口關邊境。”

    男人的臉色愈發難看,房里的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

    上官婉依然沒有停下來,仿佛他越不爽,她就越愉悅似的,“我當時心想,既然你那么在乎我,我何不利用你的這份感情,讓你嘗嘗被人欺騙和傷害的滋味呢!”

    “你都不知道,看到你不畏生死,跑去救我,還為了我引開那些敵軍時,我心里有多好笑!堂堂五王子,居然被我玩弄于鼓掌,心甘情愿做牛做馬,為我出生入死呢!”

    “騙了你的感情,也睡了你,現在你在我心中,也沒什么利用價值了。或者,說得更直白一點,你就算再怎么努力,也走進不了我的心里!”

    她話說完,空氣里蔓延出一股死寂般的靜默!

    夜炎楓的呼吸,明顯加重。

    他的眼神,宛若刀子般,狠狠向上官婉刺來。

    上官婉身后的那個男人,一直垂著腦袋,不敢看一眼夜炎楓。

    這樣的氣氛,真的能將人嚇出病來。

    上官婉唇角一直揚著笑,若仔細看,她的笑,有些微微地發顫,但她盡量表現出一副嘲弄和揶揄的表情。

    夜炎楓已經被她的話,刺激得快要理智全無了。

    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猛地揚起手。

    上官婉以為他要打她,她沒有閃躲,閉上眼睛,等著他那一巴掌的落下。

    打完這一巴掌,他們就徹底的橋歸橋,路歸路吧!

    只是,等了許久,一巴掌也不見落到她臉上。

    就在她準備睜開眼睛的一瞬,突然啪的一聲脆響響起。

    上官婉猛地睜開眼睛,看到夜炎楓俊美的臉上,出現了五根紅指印。

    他竟然,抽了他自己一巴掌。

    上官婉見此,心臟幾乎都要停擺了。

    她努力克制著內心情緒,看著目眥欲裂,瞳仁里燃燒著熊熊怒火的男人,這一刻,他就像被人抽走了骨髓一樣,那般的痛苦,絕望,又憤怒。

    兩人就這樣靜靜對峙著,直到他身子往后退了幾步。

    他臉上那股痛不欲生的表情,漸漸消失,隨之取代的,是無盡的失望和冷漠,“上官婉,如果這是你對我的報復,我只能說,你很成功。”他說出來的每個字,都冷硬得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樣,兩邊腮幫的肌肉緊緊繃著,渾身冷戾森寒,“以前我糾纏你,強-占你,不過是因為你在我夜炎楓中心不一樣!你以為我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為何非你不可?”

    他猩紅著眼笑了幾聲,眼里卻沒有任何笑意與溫度,“你是一個報復高手,我承認,此刻被你傷得遍體鱗傷!但你似乎也沒錯,不愛就是不愛,勉強不來。”

    他閉上眼,側臉線條如刀鋒般冷利,薄唇里一個字一個字清晰而絕決的吐出,“我努力過,不會再后悔,亦不會再死纏爛打。上官婉,你聽好了,從今往后,我們就此別過,不再糾纏!”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