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798章:越來越黏她了!
    顏婳的指尖,調皮的在薄衍的胯-骨上輕輕刮著。

    薄衍被她撩得剛泄下去沒多久的慾火又重新燃燒起來。

    但她的身體不適合連著運動。

    他握住她亂動的小手,捏了捏她的指尖,“婳婳,別搗亂。”

    顏婳從他胸膛里抬起頭,看著他清俊好看的下頜,輕聲問道,“薄衍,你沒想過找到自己親生父母嗎?”

    薄衍搖頭,“沒想過。”

    “也許他們不是因為不愛你而丟棄的你呢?”將來有一天,她離他而去了,他身邊只有小蘋果,可能還是會孤單。

    如果他還有父母,也許就會不一樣了。

    “婳婳,在我心中,薄家爸爸媽媽,就是我最親的人。”

    顏婳點了點頭,忽然想到慕司寒和南梔,她嘆息了一聲,“也不知道慕少什么時候能恢復,我真有點不敢相信,那樣對付她的,竟然會是她的哥哥!”

    薄衍攬住顏婳的肩膀,下頜靠在她頭頂,“所以才會讓司寒受到那樣大的打擊!”

    ……

    時間,就這樣一晃而過。

    轉眼慕司寒和南梔在度假村過了將近兩個。

    慕司寒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

    還是幾歲孩子般的智商。

    南梔心里著急上,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智商褪化成小孩的慕司寒,雖然說話舉止方面像孩子,但他身體又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

    自從剛搬進度假村嘗到甜頭后,他幾乎每隔一晚就要親親莫莫。后來干脆還變成了跟她做。

    南梔心里一直有種負罪感。

    可那家伙,總是得寸進尺。

    好幾次她想跟他分房睡,到了半夜,他又會想辦法偷偷溜進她的房間。

    然后,狠狠的懲罰她。

    每次被他碰的時候,南梔總覺得,他是個正常的人。

    這天晚上,又是一場酣暢淋漓過后,南梔沉沉的睡去。

    她沒有注意到,黑暗中男人注視著她的眼神。

    ……

    無論晚上多晚睡,向來生物鐘準時的南梔都會早早地起來。

    身邊的男人還在睡。晨曦淡白的光線從窗戶照射進來,為兩人相擁著的身影鍍上了一層淡淡的融光,溫馨美好。

    南梔翻了個身,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看了眼。

    才五點半。

    不過已經沒有了睡意,她又重新回到男人懷里,細細地打量著他。

    他睡得很深,安靜的蜷縮著。性感的下顎,生出了淡淡的胡茬,可是卻沒有絲毫狼狽,反倒平添了慵懶的性感,輕易地就能令人沉醉迷戀。

    他睡著了的樣子,倒是和以前沒有什么兩樣。

    南梔怕將他吵醒,細長的手指,虛空從他濃黑的劍眉劃過,掠過他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再慢慢到了性感的薄唇。

    她貪婪的感受著他的呼吸,他的溫度……

    這段時間以來,她陪伴在他身邊,盡量彌補著他從小缺失的愛。

    有時候心里甚至會生出一股,只要他開心,這樣下去也好。

    但到底這樣的他,不是完整的他。

    最近在新聞上不斷看到夜擎出現,他在民眾中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南梔不禁有些擔心。

    睡不著后,索性從床上起來。

    洗漱后,南梔穿著一套簡單的休閑裝,朝沙灘方向走去。

    她沒有讓保鏢跟著。

    度假村門口有慕司寒的保鏢守著,一般人進不來,出去的話也要經過盤查。

    住在里面,他們的安全還是能得到保障的。

    度假村不遠處就是遼闊蔚藍的大海。

    南梔雙手環著胸,她脫了鞋,赤腳走在沙灘上。

    早上出來散步的人很少,零零散散的幾個。

    走了一段路后,南梔坐到沙灘上。

    沒多久,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后響起,“我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呢!原來真是南梔你啊!”

    南梔回頭,看到穿著一身名牌裝,戴著墨鏡,身后跟著好幾個擁人的南瑤,視線瞥過其中一個傭人手中的孩子。

    是個男孩兒,那應該是南瑤生下的吧!

    “梔梔,你說是不是風水輪流轉啊?我替裴軒生了個兒子后,他的智商居然恢復了,還得到了喬家的重用。你大概還不知道吧,他以后就是這個度假村的負責人了。”

    南梔看著珠光寶氣的南瑤,唇角勾了勾,似笑非笑,“看樣子,你也算是熬出頭了,這身行頭,幾百萬吧!”

    南瑤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自然。”說著,掃了眼南梔,發現她只穿著套普通不過的休閑裝,身上也沒戴首飾,她不禁有些幸災樂禍,“對了,你最近過得不是很好吧?慕少成了個不正常的人,又沒有了高高在上的權勢,你心里一定特別煎熬吧?”

    南梔不動聲色,笑不達眼底,“再怎么不好過,比你總是強些吧,跟人家生了孩子。脖子,手腕全都是鉆石,怎么就不見手指上有枚戒指呢?”

    南瑤臉色頓時變了變。

    她發現,南梔還是跟以前一樣嘴賤!

    她怎么就那么命大,死了兩次都沒有死成呢!

    “你手上還不是一樣沒有戒指!”

    南梔笑了笑,“只要我愿意,他隨和我去領證啊。你呢,打算跟裴軒什么時候結婚?”

    南瑤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

    她跟裴軒生了兒子,還讓他恢復了正常,成了裴家的大功臣。

    可是裴軒卻沒有絲毫要給她名份的意思,只是養著她,給她好吃的好穿的,完全沒有將她當成名正言順的太太看待過。

    但是那又怎么樣呢?

    如今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榮華富貴,只要她的小寶在,裴家就不能拿她怎么樣!

    那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割舍掉的血親骨肉!

    而南梔——

    如今慕司寒落魄了,她還給他生了個孩子,全S國的人都知道。除了落魄的慕司寒,誰還敢要南梔這個殘花敗柳?

    經歷了一些事情后,南梔成熟了許多。她沒興趣和南瑤打嘴巴仗,跟這種多說幾句,只會降低自己的身份。

    見南梔起身離開,南瑤以為她怕了,唇角得意的笑不禁更加明顯。

    自從南梔回到喬家后,她活得像條狗,沒有半點尊嚴,今天她終于硬氣一次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