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908章:王位不及孩子重要
    飛機到達拉伊鎮已經是傍晚時分。

    下了飛機,南梔看著已經變成荒漠的小鎮,秀眉緊擰成了一團。

    東邊是綿延不絕的原始森林,看著就像一頭張著血盆大口的怪獸,西邊是荒廢的小鎮,房子全都是變成了廢墟,一個人影子都沒有。

    這種地方,荒無人煙,環境惡劣,南梔心里越發擔心小楷。

    慕司寒站在一處陡坡上,拿著望遠鏡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小楷的身影。

    “小鬼聰明機靈,他經過的地方,肯定會留下線索。現在我們分頭找!”

    南梔和鳳曜自然跟著慕司寒一起,另外還有兩名特種兵。

    五人朝著原始森林方向尋找,大約半個小時后,天空迅速暗沉下來,一股強大的風朝他們這邊襲了過來。

    慕司寒回頭一看,面色頓時沉了沉。

    慕司寒拉住南梔的手臂,沉聲道,“抱緊我!”

    南梔也回頭看了一眼。

    他們居然一來就遇到了龍卷風。

    南梔一邊抱緊慕司寒,一邊朝鳳曜喊道,“鳳曜,注意安全!”

    龍卷風的速度很快,慕司寒將南梔緊緊抱住,他凜著眉眼說道,“一定要抱緊我!”

    南梔鼻腔有些酸楚,她眼眶紅紅的點頭,“我會的。”

    雖然這個男人,很少在她面前說甜言蜜語,但他會用實際行動證明,他對她和孩子的感情!

    他們是比他生命更重要的人!

    龍卷風卷著小鎮廢墟的黃土迅速朝他們襲來,讓人睜不開眼的疾風以及灰塵打在臉上,如刀刮過,強大的風力,不斷考驗著二人,好幾次南梔的雙手都快要被迫離開慕司寒的身子,但他一直緊摟著她。

    最后,兩人被風吹到了原始森林的邊緣處。

    不能張口說話,不然黃土會跌進嘴巴里。

    慕司寒感覺胳膊快要斷裂,風暴來得太猛太烈,也只有他這種超乎尋常人難以想象的力量,才能將南梔緊緊擁住。

    直到巨大的漩渦以及鬼哭狼嚎的聲音離開,慕司寒才將護在懷里的南梔松開。

    呼吸到新鮮空氣,兩人都止不住的咳了起來。

    南梔抬起手,替慕司寒擦掉棱角分明俊臉上的黃土。

    慕司寒握住南梔的小手,眸光幽深,“還好嗎?”

    南梔點頭,接著看了看四周,發現只有她和慕司寒兩人,她皺了下眉頭,“不知道鳳曜和你手下怎么樣了?”

    “他們都是有身手的人,應該不會出事!”

    慕司寒將南梔從地上扶了起來,兩人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南梔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不遠處的一棵大樹。

    她快步走過去。

    “司寒,你快來看!”

    大樹上刻了一朵小小的花。

    南梔面露欣喜,“會不會是小楷留下的記號?”

    慕司寒點頭,“沒錯,是小鬼留下的。”

    很有可能小楷在跟慕司寒打電話時,遇到了惡劣的天氣,當時他也是被風吹到了這里。

    慕司寒朝前走了幾步,發現樹枝有大量被折斷過的痕跡,有的是被風吹斷的,而有的,看上去是人為的。

    “親王的人比我們先一步追到了這里,小楷為了躲避那些人,可能躲進了森林。”

    南梔的心臟提到了嗓子眼,有些擔憂的道,“森林里不僅有敵人,還有野獸,小楷他能化險為夷嗎?”

    慕司寒握住南梔的手,牽著她往密林里走去,“他既然能從親王手中逃脫,就有本事避開追殺。我們現在快點進去找他!”

    “好。”

    兩人跟其他人留下了暗號,朝著密林走去。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四周靜悄悄的,十分詭異。

    南梔握著慕司寒的手,走了兩三個小時。

    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突然一陣不正常的尖銳聲響傳來。

    慕司寒握著南梔的手緊了緊,說道,“是鳥的聲音。”

    南梔點了點頭,可能是他們的聲響,驚動了鳥兒。

    “我們現在跟著鳥的方向走。”

    鳥類是尋找水源的良好導師,一般鳥類在低空飛翔時,說明離水源很近了,若是它們在高空翱翔,則是說明它們可能飲完水回來。

    密林里剛剛飛出去大量的鳥,說明附近會有水源。小楷在森林里受過訓練,他身上若沒有水的話,肯定也會尋找水源。

    走了一段路,慕司寒撥開茂密的枝葉,果然看到一處清澈見底的小溪。

    “司寒,小楷真的在這里停留過。”南梔又看到了樹上刻著的小花。

    慕司寒點點頭,“據我觀察,這條小溪只有小楷找到,親王的人沒有找到這里。”

    南梔心中一喜,“那說明小楷暫時是安全的。”

    慕司寒點頭。他拉著南梔在一塊石頭上坐下,“已經很晚了,我們再找下去,也會遇到危險。晚上就在這里休息,明天一早再走!”

    南梔看著漆黑而陰森的密林,盡管尋子心切,但慕司寒說的在理,她點了點頭,“好。”

    慕司寒從背包里拿出餅干和水遞給南梔,然后不等她說什么,他脫了皮靴,用軍刀削了根尖銳的木棍,下到了溪里。

    南梔站在邊上,小聲道,“小心點!”

    趁他插魚的空檔,南梔到附近尋找干柴。

    只是視線,時不時看向慕司寒。自從h市見面后,兩人也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過面了。許是太過忙碌的緣故,他看上去清瘦了一些,一身黑色勁裝,身材顯得修長又挺拔,頭發不長也不短,五官冷硬英俊,氣勢凌厲強大,一看就是卓爾不凡的人。

    南梔胸口涌出一股淡淡的暖意,這個男人,已經成為一國之君了,自古以來,有幾個君王為了一個孩子而以身犯險的?

    在他心中,王位遠不及他的任何一個孩子重要吧!

    南梔拾好柴,慕司寒已經插了好幾條魚。

    他看著南梔,聳了聳肩,“剖魚的事,就要辛苦你了。”

    南梔莞爾一笑,“沒問題,剖魚,烤魚,都交給我。”

    兩人分工明確,南梔洗魚剖魚,慕司寒也沒閑著,他動作熟練的將柴火搭成了一個三角形的火堆,臨時做了一個烤架。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