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292章:半夜來找她
    喬硯澤別墅的傭人李嬸的來電。

    李嬸雖然是喬家的老傭人,但她從沒有在岑曦面前擺過架子,短短幾天,對她很是照顧。

    她半夜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重要事嗎

    岑曦猶豫了片刻,按通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岑曦就聽到李嬸的咳嗽聲。

    “李嬸,你不舒服”

    “岑小姐,實在不好意思,半夜麻煩你,我發燒了,少爺又好幾天沒有回過別墅,我難受得很,你能不能來趟別墅”

    岑曦沒有多想,“好好,我馬上過來。”

    岑曦是個特別善良又懂得感恩的姑娘,別人待她三分好,她定要回報別人十分的那種。

    不論喬硯澤怎么樣,李嬸對她是極好的。李嬸發燒咳嗽,她不可能坐視不理。

    岑曦起床換了衣服,買了藥,前往別墅。

    過去的時候有些忐忑不安,但李嬸說,喬硯澤好幾天沒有回別墅了,想必這么晚了,也不會再回去的。

    岑曦不知道的是,李嬸跟岑曦打完電話后,隔了會兒又跟喬硯澤打了電話。

    喬硯澤最近并不是沒有回別墅,恰恰相反,無論他忙到多晚,他都會回去。

    李嬸跟喬硯澤打電話時,他還在國安部加班。

    李嬸是喬家以前跟在喬母身邊做事的老傭人,從小看著喬硯澤長大的,她看得出來喬硯澤喜歡岑曦,只不過他口是心非要面子罷了。

    “少爺,我感冒發燒身子不舒服,家里沒有藥了,你回來時能不能給我帶點藥”

    喬硯澤聽到李嬸的咳聲,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好,我馬上回。”

    岑曦趕到別墅,喂李嬸吃了藥。

    “李嬸,你晚上吃東西沒有”

    李嬸搖搖頭,“沒什么胃口。”

    “不吃東西不行的,我去給你褒點清淡的粥。”

    “岑小姐,太麻煩了。”

    “不麻煩,你先休息,粥好了我跟你端過來。”

    岑曦從李嬸房間朝廚房走去,經過客廳,朝沙發上看了一眼。不禁想到有天晚上她等喬硯澤回來,她睡著了被他生生吻醒的畫面。

    如果不是她極力阻止,那天晚上她可能會被他按在沙發上做親密的事。

    岑曦甩了甩腦袋,將那樣暖昧旖旎的畫面甩出腦袋。

    走進廚房,她將米淘好放進鍋里,用大火褒煮。

    雙手撐在流理臺上,穿著黑色鉛筆褲的雙腿交疊。

    喬硯澤回到別墅,經過廚房聽到動靜,以為是李嬸,朝里面看了一眼。

    卻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襯衫,黑色小腳褲的纖細身影,襯衫衣擺束在褲子里,緊身的褲子勾勒出圓潤挺翹的臋型,交疊著的兩條腿,修長又筆直。

    一頭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脊背,纖影看上去青春又靚麗。

    喬硯澤一度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人。

    岑曦為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她將思緒集中怎么能應聘上王后首席翻譯官助理的事上。沒注意到廚房門口站了個男人,直到沉穩有力的腳步聲響起。

    岑曦身子緊繃了一下,不用回頭,聽腳步聲,她就知道誰過來了。

    李嬸不是說他最近不回別墅的嗎

    岑曦看了眼鍋里的白粥,她將火調小,低下頭,準備離開。

    但男人站在她身后,她想走,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站的距離比較近,岑曦聞到了他身上清冽的煙草氣息。

    就在她腦海里組織著該跟他說什么時,男人一只修長有力的大掌,突然伸過來握到了她纖細的腰肢。

    岑曦如同一只受驚的小貓,猛地轉過身,卻不想兩人面對面站著,身子貼得更加近了。

    男人薄燙的呼吸,一下接一下的灑在她頭頂以及小臉的肌膚上,帶著蘓蘓麻麻的觸感。

    岑曦深吸了口氣,她抬起濃密卷翹的長睫,對上男人那雙濃黑漂亮的桃花眼,“喬少,李嬸給我打電話,她生病了,我過來看看她。”

    言下之意,她不是來看他的,讓他不要誤會。

    喬硯澤眉梢微微上挑,“你不是說不會再來這里了,我的傭人生病了,與你何干”

    “我住這里的那幾天李嬸對我很好,她說你最近沒有回這里,我怕她生病一個人出什么事,過來看看她也是人之常情,喬少何必這么咄咄逼人”

    喬硯澤看著她未施粉黛肌膚白得發光的小臉,低下頭,朝她靠近了幾分,兩人的鼻尖快要碰到一起,彼此的呼吸交織。

    岑曦身子往后仰了仰,秀致的纖眉皺了起來,“喬少,能不能好好說話”

    “你自己送上門來了,你讓我說什么”他的薄唇貼到了她耳廓處,故意放低了聲音,隨著絲絲縷縷的氣息灑入,帶著蠱惑的意味。

    岑曦有些頭疼,“你聽不懂人話嗎我不是送上門,我是”

    他打斷她,“對我來說,沒區別。”

    岑曦睜大眼睛,剛想要說點什么,男人突然將她的襯衫衣擺從褲腰里扯了出來,大掌順勢鉆進去,握住了她不盈一握的腰,粗礪的指腹在她細膩光潔的肌膚上摩挲撫弄,他的手像是帶了電,讓她渾身一陣蘓麻。

    在他面前,她本就意志力薄弱,每次將他推開,她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她雙手緊扣著流理臺,惱火的對他道,“我們已經沒有關系了,你不覺得現在這樣很無恥嗎”

    她不甘弱的瞪著他,下巴微昂,脖頸優美白凈的線條露了出來,如同美麗的天鵝。

    男人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話,握著她腰肢的雙手,突然一個用力,將她從地上抱起來放到了流理臺上。

    岑曦抬起腿就要朝他那里踹去,他眼疾手快握住她小腿,高大的身子往前一傾,站到了她懸空著的兩條腿之間。

    堅硬的胸膛與她柔軟的胸口緊緊相貼,兩人的身子無比親密的貼著,羞恥又暖昧。

    岑曦被他的動作弄得頭皮發麻,就在男人的吻要落下來時,她身子下意識往后仰,手指不小心碰到了褒著粥的滾燙沙鍋。

    皮膚上鉆心的疼痛,讓她鼻頭一酸,眼眶里剎那間盈滿了水霧。

    岑曦的手被燙紅了一片。

    喬硯澤見此,沒有吻下去,立即打開水龍頭,讓她被燙傷的地方在冷水下沖洗。

    岑曦卻趁此將他推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