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464章:她甩了他一巴掌
    看著主動吻上自己的女人,喬硯澤身子一顫。

    心口激簜,大掌箍緊住她纖細的腰肢。

    在她唇瓣貼上他的一瞬,他反客為主,加深了這個吻。

    她雙手環住他精瘦的腰身,粉潤的唇微微張啟,任他滾燙的長舌伸進來與她的小舌糾纏到一起。

    他吻得很深很重,仿佛要將她烙進他身體與靈魂深處。

    她心臟一直狂跳著,幸福甜蜜的感覺,一波波如浪潮般沖擊著她心臟。

    她不知道這一刻是不是在做夢,如果只是一場夢,就讓她永遠不要醒過來。

    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畫面,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喜歡上的,也許,被他從沙漠強盜手中救出來,看到他的那一瞬,便是一眼萬年。

    曾經無數的心酸,怨憤,失落,這一刻都幻化成了甜蜜的粉色泡泡。

    美眸里再次不受控制的涌出滾燙的淚水。

    那是甜蜜、幸福的眼淚。

    ……

    旋轉木馬還在浪漫的旋轉,唐西一行公子哥看著木馬上擁吻在一起的男女,沒結婚的都有了種想要找個女人的沖動,結了婚的想要快點回去摟著老婆。

    這樣的畫面,太讓他們羨慕嫉妒了,唯獨,是沒有恨的。

    都為喬硯澤高興。

    “唐少,這一幕,這般美好,你趕緊也找個女人定下來啊!下次你求婚,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保準一求一個準!”

    “我去,本公子要求婚,直接扔個結戒,女的就得感恩戴德。”

    “你就吹吧,誰不知道你喜歡的女神都要結婚了。”

    “我艸,你想死是吧!”唐西捏了捏指關節,“今晚要不是看到喬三求婚成功的份上,老子定要將你小子揍得滿地找牙。”

    唐西這邊歡呼鬧騰得厲害,誰也沒有注意站在一處光線較暗的地方的清巖。

    她最近都在加班,晚上回家途中看到喬硯澤求婚的奢華車隊,她讓出租車司機跟著過來了。

    看到甜蜜擁吻在一起的男女,她眼底流露出一絲羨慕。這樣的畫面,她想,沒有女生不會羨慕的。

    浪漫,又唯美。

    ……

    第二天。

    拘留室里。

    清巖找關系見到了喬硯煊。

    他穿著囚服,被看守人員帶著走出來。頭發剪成了板寸,下巴上冒出一圈胡碴,過于俐落的發型讓他整張臉毫無修飾的露出來,沒有半點違和,俊儒中透著一股棱角分明。

    他的樣子,真不像一個窮兇極惡的犯人。

    清巖今天過來,經過精心打扮了的,白色高領毛衣,紅色外套,唇上涂著嬌艷欲滴的口紅,波浪卷的長發攏住披散在肩膀一側,高級款的五官及臉龐,越發顯得高貴冷艷。

    兩人之間,形成鮮明對比。

    喬硯煊知道,她是故意的。

    他不動聲色的坐到她對面,雖然被拘留在這,但他并沒有半點落魄,甚至有些倨傲和冷淡。

    清巖緩緩勾了下唇。

    看到她的笑容,喬硯煊覺得刺眼,“你笑什么?”

    “據我所知,你奶奶可能醒不過來了,她醒不過來,你就得被一直關在這里,說實話,我挺高興的。”

    喬硯煊俊儒的臉上迅速變了顏色,眼眶里的血絲好似又紅了幾分,“清巖,當年你背著我出-軌,懷上別的男人的孩子,你怎么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

    “喬硯澤知道你有孩子的事嗎?”

    相較喬硯煊激動的情緒,清巖要平靜許多,冷艷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只平鋪直敘的道,“我不會讓他知道。”

    “呵。”喬硯煊戴著手銬的雙手用力握成拳頭,手背上青筋直凸,但很快,他又冷靜了下來,“你真是犯賤!”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喬硯煊被清巖的話氣笑了,舌尖舔了下唇角,他和喬硯澤長得幾分像,笑起來俊儒的臉添了幾分邪性,“清巖,你最好祈禱我一輩子被關這里,不然,等我出去,你會很慘。”

    “我拭目以待!”清巖站起身,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喬硯煊臉上甩了一巴掌,“你真是個可憐蟲!”

    喬硯煊被打得耳朵里嗡了一聲,他眼神兇狠的站起來,情緒被激怒,想要朝清巖追去,看守人員迅速將他按住,“老實點!”

    喬硯煊用舌尖頂了下還有些火辣辣疼痛的腮幫,一雙猩紅的眼睛,陰鷙到了極點。

    ……

    喬硯澤求婚成功后,兩人請清巖吃飯。

    喬硯澤和岑曦都十分感激清巖。如果沒有她,兩人可能沒這么快和好。

    到了餐廳,兩人等了好一會兒,清巖還沒有過來。

    “我去門口看看。”喬硯澤說道。

    岑曦正在點菜,她點了點頭,“好。”

    喬硯澤走到大門口,等了幾分鐘,看到清巖匆匆忙忙從出租車上下來。

    她一邊接聽電話,一邊朝餐廳快步走來。

    她低著頭,沒有注意到有個小男孩騎著滑板車過來。

    喬硯澤皺眉提醒,“清巖,讓一下。”

    清巖抬頭,想要退開時已經來不及了,她和小男孩撞到了一起。

    兩人都摔倒在地了上。

    清巖顧不上自己被擦破皮的手掌,連忙扶起小男孩,“小朋友,你沒事吧,摔疼了嗎?”

    小男孩戴了護膝,并沒有摔疼,他搖了搖頭,“我沒事。”

    “沒事就好。”清巖松了口氣。

    小男孩離開后,喬硯澤將清巖扶起來,見她的包掉到地上,彎身替她撿包。

    包里有東西掉出來,其中有一個小筆記本。喬硯澤正要將筆記本放進包里,突然瞥到夾在筆記本里的一張照片。

    是一個小男孩的照片。

    看清男孩的長相,喬硯澤微微愣住。

    一只白凈纖細的手伸過來,將筆記本抽走,“硯澤,我們快進去吧!”

    喬硯澤走在清巖身后,看著她的背影,眉頭微皺,若有所思。

    ……

    下午。

    喬硯澤有事要忙,岑曦正好有空,她親手做了點心,帶到顧萌養胎的別墅。

    如今要來看一次顧萌是越來越不容易了,進去前,要在門衛處將手機上交,還得被掃描儀全身掃描。

    顧萌住在這里面,雖然吃住都是最好的,但這跟坐牢有什么區別?

    允許進去后,岑曦提著點心,朝別墅走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