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524章:這兩年,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顧萌看著夜擎,沉默片刻,突然笑了。

    她笑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唇紅齒白,明媚俏麗。

    但是她清澈的眼底,再也看不到任何溫情和愛慕,只有無盡的嘲諷和寒涼。

    “我懷孕的時候,你不讓我帶孩子走,逼著我將孩子留給你,你看不上我的身份,瞞著我籌劃幾個月和黛娜的訂婚典禮。”

    “你永遠也無法體會到,我站在廣場,看到大屏幕上你和黛娜訂婚,你親她臉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

    “我曾經愿意將整個生命都給你,但你不需要,你用你的方式,踐踏著我對你的愛,你現在要對我負責,還要用孩子來綁架我?”

    “夜擎,我很愛小呱呱,她是我身體里掉下來的肉,但我也是現代社會女性,即便不跟你在一起,我也有行使母親愛他、關心他的權利!”

    “我以前愛你,不是因為小呱呱,那么現在,我也絕不會因為小呱呱,勉強自己跟你在一起!”

    “顧萌從跳下高加橋的那刻,就已經死了。不是你哄幾句,誘惑幾句,她就會像寵物狗一樣,搖著尾巴回到你身邊的!”

    夜擎狹長的黑眸如灑開的墨汁般幽暗深邃,英俊的面上露出一絲沉重的神情,“傷害你的是夜擎,小萌,你的阿呆哥哥回來了。”

    “他想起你的那刻,就恨不得殺了夜擎,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好嗎?”

    他走到床邊,大掌想要撫上她臉龐,但還沒碰到,就被她揮開。

    她的抗拒和冷漠,讓他心臟,一顫。

    他閉了閉泛起紅暈的眼,聲音低沉沙啞的道,“小萌,對不起。”

    他知道,就算他說一萬遍對不起,也改變不了曾經傷害過她的事實。

    顧萌聽到他的對不起,心中涌出一絲蒼涼,她扯了扯唇角,笑得冰涼,“過去的事,我也不想再去計較個誰對誰錯,我只想跟你劃清界線!”

    夜擎緊抿著雙唇不說話,黑眸如稠的注視著她。

    眼神,很深,很沉,似要將她所有冷淡都融化。

    顧萌身上沒穿衣服,沒辦法起床,只能和他對視著。

    時間一長,她有些承受不住他這樣的眼神,漸漸失了耐心,“夜擎,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萌,我想你,這兩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顧萌一點都不想聽到他說這些,她從被子里伸出雙手,朝他肩膀一推,“我不需要你想,出去!”

    他抓住她的手,按到自己胸膛,低下頭,朝她小臉靠近。

    顧萌看著眼前陡然放大的俊顏,瞳眸微縮,張了張嘴,還來不及說什么,他炙燙的薄唇,便壓下來攫住了她的唇。

    昨晚兩人激.情的過程,她沒有了任何印象。但這一刻,他貼在她唇瓣上的熱度以及噴灑下來的氣息,她真實感受得到。

    他口中帶著她買的薄荷味的牙膏氣息,身上還有淡淡的沐浴露清香,她熟悉又覺得陌生的味道。

    她秀眉緊皺了起來,張嘴就朝他唇上咬去,但是他好似料到她會咬他,滾燙的長舌一下子竄進她唇腔,卷住她小舌,重重地吸.吮,狂熱而洶涌,強勢而霸道,像要將心底如潮的思念以及歉意,通通傳達給她。

    顧萌掙扎了幾下,沒能掙開,雙手抵上他肩膀,用力一推。

    他身子被推開。

    她反手就朝他臉上甩去,但還沒碰到他的臉,就被他攫住手腕。

    他緊皺著眉頭,黑眸漆漆,“小萌,昨晚你已經將我的臉打腫了,下午要回國,晚上有個重要會議,得露面,你手下留情。”

    顧萌這才發現,他的左邊臉,隱隱有些青腫。

    顧萌從他大掌中抽回手腕,胃里突然有些難受,她轉過頭,臉色泛白的干嘔了幾聲。

    看到她反胃的表情,他全身冰涼,一時間,就連血管,都被凍結住了。

    “小萌,你對我沒有感情了,對阿呆哥哥,也沒有一點喜歡了嗎?”他眼睛赤紅的看著她。

    顧萌用力咬了下唇瓣,她回視著他深沉的黑眸,一字一頓,“有什么區別呢?你就是阿呆哥哥,阿呆哥哥就是你。你曾經對我的傷害,不是你想起了我,就能抹滅掉的。”

    看著她冷淡拒絕的眼神,夜擎的心,一點點沉下去。

    好半響,他從才喉骨深處溢出一句,“從此以后劃清界線,我做不到。”

    他走進浴室,將襯衫穿在身上,“我不會再強迫你,但你也不要判我死刑,我希望你跟我回都城,我們試三個月,若是你覺得我還是沒有改變,還是不適合你,你再離開,我以后絕不糾纏。”

    他看著她,眸色幽深,宛若兩汪漩渦,要將她吞噬,“小呱呱還不知道你是他媽媽,他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上你,那是任何女人都給不了他的感覺,母子連心,我想,你親口告訴他,你就是他媽媽的時候,他一定會特別驚喜和開心!”

    他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我和小呱呱下午兩點離開。”

    說完,他朝臥室門口走去。

    他才走出去,顧萌就聽到了門鈴聲。

    顧萌陡地想起,昨晚去酒吧前傅程跟她發信息,今早會來找她。

    想到出去的夜擎,顧萌臉色變了變,她連忙從衣柜拿出浴袍套在身上,匆匆朝門口跑去。

    夜擎已經走到玄關,他仿若沒有聽到門鈴聲,自顧自的換好皮鞋,顧萌見此,一把將他手腕拉住。

    夜擎看了眼被顧萌拉著的手腕,冷峻淡漠的眉眼沉了沉。

    自從他和她見面以來,她從沒有主動碰過他一下,現在卻拉住他手腕,想必是不想讓外面按門鈴的人知道他在這里。

    顧萌被他幽深如古井般的眼神看得頭皮發麻,她壓低聲音道,“我未婚夫回來了。”

    聽到未婚夫三個字,夜擎深黑的狹眸倏地一沉,英俊淡漠的臉龐愈發顯得面無表情。

    胸口,好似堵了團棉花,悶得厲害。

    顧萌強行將他拉進臥室,并且將他推進了浴室。

    “我不想讓他看到你,也不想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你堂堂三王子,應該還要點臉面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