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609章:他躺在地上,嘴角淌著血(1609章)
    洛蒂泛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唐西。

    纖細的小手,緊張的交握在了一起。

    她心中情緒復雜、矛盾。

    既自私的希望唐西能答應她的要求,又不希望他同意。

    這樣,會讓她覺得他的感情很廉價。

    唐西滟瀲的鳳眸,回視著洛蒂,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開了口,“抱歉,我不能騙自己,也不能騙。”

    洛蒂的心,一陣往下沉。

    她抬起頭,將快要跌落眼眶的淚水,逼退回去。

    “那不好意思,救命丸我不能給。也知道,我父王子女眾多,為了權勢財富,我和我哥偶爾會被暗算,緊要關頭,救命丸能保我們一命!”

    唐西抿了抿薄唇,“我知道,如果能給我救命丸,以后我欠們兄妹一份人情,只要不違背道義,們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洛蒂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一只無形的手緊緊攥住了。

    他喜歡那個女人,竟到了好似‘中毒’的地步!

    洛蒂吸了吸鼻子,聲音哽咽的質問,“即使她不喜歡,也愿意為她做這一切嗎?”

    唐西垂下眼眸,從褲兜里掏出打火機,放在指尖把玩,沉默了半響,他才慵懶地開口,“我為她做這些,不是要她喜歡我。而是想讓她開心一些,十公主,知道看到自己喜歡的人,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時,那種心情嗎?”

    洛蒂看著唐西,睫毛輕輕顫栗。

    她怎么會不知道?

    她喜歡他,每次看到他笑,她就像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心里冒著的都是粉色泡泡!

    “十公主,我喜歡她十多年了,在他還是個少女的時候,我就喜歡她。這些年,我交過無數女朋友,每交一個,都會在她們身上尋找她的影子,有時候會找眼睛像她的,有時會找嘴巴像她的,有時會找手或者身材像她的……”

    唐西說著,自嘲的笑了一下,“但是每到深夜,整個人還是會空得厲害。不管別人多像她,都不是她。”

    洛蒂不可置信的看著唐西。

    她沒有想到,他對那個女人的感情,竟深到了這樣的程度!

    比起他對那個女人的感情,她對他的感情,反倒顯得微不足道了!

    “唐西哥,對她的深情,讓我很感動。但是我不會輕易將救命丸給的,除非——”洛蒂紅著眼睛,說出來的話帶著賭氣和嚇唬他的成分,“除非將酒柜上這些洋酒,全部喝完!”

    柜子上烈性酒有:威士忌、白蘭地、伏特加、蘭姆、杜松子……

    酒精度數,最高的達到75.5°。

    要將酒柜上十幾瓶洋酒喝完,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普通人喝上兩瓶就頂破天了!

    唐西掃了眼酒柜,唇角微勾,“好!”

    洛蒂睜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唐西,“瘋了?這根本是完不成的任務,居然答應!”

    唐西脫下身上的黑色皮夾克,卷起薄衫衣袖,露出結實有力的小臂。

    俊美妖冶的臉上,挑起一抹令洛蒂看不懂的笑容,“十公主,只讓我喝完這些酒,沒規定時間,放心,我一定在三天之內,全部喝完!”

    洛蒂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喝完這些酒,他估計也要賠上半條命了!

    洛蒂壓根不想讓他喝這些酒,他直接放棄就好了,為什么一定要讓那個根本不喜歡他的女人開心呢?

    能看到她發自內心的笑容,真的有那么重要嗎?

    洛蒂眼眶里盤旋已久的淚水,止不住的滾落了下來。

    如果他喜歡她,她才舍不得讓他受這些苦。

    可是,他不喜歡她!

    “必須天亮之前喝完,不然,我不會將那么重要的東西給!”

    唐西雙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

    他不說話,洛蒂以為他打退堂鼓了,剛要讓他回房休息,就聽到他聲音微啞且堅定的說了一個字,“好!”

    洛蒂見他不見棺材不掉淚,心里又氣又疼。可也拿他沒辦法,他要為了別的女人,完成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難道她還能阻止他不成?

    現在離天亮也沒幾個小時了,他不可能喝完這些酒精度數極高的烈酒的!

    洛蒂閉了閉眼,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后,她說,“我也不食言,若是在天亮之前喝完,我就將救命丸交給。”

    唐西不再多說什么,他放下手中的打火機,走到酒柜前,拿出最上面的三瓶烈酒。

    打開蓋子,他直接將瓶口對準薄唇。

    辛辣的液體入喉,像是刀子割過。洛蒂隔著一段距離,都感覺到了酒的辛烈。

    可是不停往喉嚨里灌的男人,像是喝白開水一樣。

    洛蒂知道他以前常混跡各娛樂場所,酒量自然是不錯的。但這么喝下去,誰受得了?

    洛蒂見他喝完一瓶,又喝第二瓶,她眼眶紅得厲害。轉過頭,她不去看他。

    他喝第三瓶時,俊美的臉染上了酒精變得一片通紅,眼角也有著令人心疼的紅暈,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出來,握著酒瓶的大手,微微發抖。

    洛蒂知道,這已經是一個人的極限了。

    “唐西哥,喝不下了,是不是不要命了?”

    唐西抹了把嘴角淌出來的辛辣液體,鳳眸猩紅的看著洛蒂,“誰說我喝不下了?這些年,老子喝的酒,比喝的水還要多。”

    洛蒂細白的貝齒咬住唇瓣,太過用力,她嘗到了血腥的味道,“好,能喝就繼續喝吧!”

    又過了一個小時,洛蒂看到眼球充血,面色紅得異常駭人的男人,她知道,他快不行了。

    在他又打開一瓶酒,準備往喉嚨里灌時,洛蒂走過去,一把將他手中的瓶子搶走,“夠了!”

    唐西想要從洛蒂手中拿回酒瓶,被烈火灼燒的胃,突然一陣翻江倒海般的難受。

    他推開洛蒂,踉踉蹌蹌的朝休息室內的洗手間跑去。

    洛蒂聽到了痛苦不堪的嘔吐和沖水的聲音。

    她知道,他現在一定很難受。生不如死的難受。

    過了幾分鐘,見他沒有出來,洛蒂走進洗手間。

    推開門一看,他倒在地上,嘴角淌著鮮紅的血。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