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639章:(1639章)靠近
    老大爺讓他們進屋后,指了指其中一間房,“那是我兒子的房間,他在外面打工,你們先在他房間住一晚吧!”

    靈徽抿了抿唇瓣,“有兩間房嗎?”

    “其他房間沒有收拾的,全是灰,床鋪估計也不能用了。”

    靈徽看向唐西,唐西也看著靈徽,兩人對視幾秒后,唐西先開了口,“放心,不會將你怎么樣。”

    靈徽瞪了他一眼,“誰怕你了。”

    她先一步進了房間。

    唐西跟在身后進來,他站在門口,個頭高,幾乎擋住了大部分光線,面容也近乎隱匿在暗影里。

    靈徽知道他來到蒼山后心情不太好,盡量不去招惹他。

    整理了下床鋪,她從自己包里拿出一本書放在中間,“三.八線。”

    唐西被靈徽幼稚的舉動逗笑。

    看到他陰郁的臉龐終于有了笑容,靈徽紅唇微勾,“還是習慣你笑起來的樣子。”

    “我去問下大爺有沒有熱水,你衣服濕成那樣了,先換身衣褲吧!”

    靈徽走出房間。

    在廚房找到了老大爺,老大爺心不在焉的燒著鍋著里的水,看到靈徽過來,問道,“姑娘,你們從城里來的吧?”

    “是啊。”

    “你們不會是來跳崖的吧?”

    “當然不是。”

    老大爺起身,“我有點不舒服,你們自己燒水洗洗了睡吧!”

    靈徽看著離開的老大爺,總覺得他怪怪的。

    老大爺家還是老式灶,需要燒柴火。

    靈徽從沒有見過這種,她覺得新奇,坐到小板凳上,將柴火往灶里塞。

    塞著塞著,火快熄了。

    靈徽朝灶里吹了吹氣,一陣煙氣飄出,嗆得靈徽不停咳嗽。

    換完衣服過來的唐西,看到靈徽的樣子,大步走過來,將她拉了起來。

    “柴火塞太多了。”

    唐西拿出多余的柴拿出來,然后用火鉗往灶里撥了幾下。沒一會兒,灶里的火又重新燃了起來。

    靈徽抬起手抹了下鼻子,“你還挺厲害的嘛!”

    “是公主不食人間煙火。”唐西站起身,看到靈徽挺巧的鼻尖上,弄到了柴火灰,他抬起骨節分明的長指,替她擦了擦。

    他突來的舉動,讓靈徽有幾秒的怔忡。

    他換了件黑色V領襯衫,衣擺系在九分西褲里,顯得身高腿長,頭發凌亂的覆在額頭,五官俊美又妖冶,兩人之間距離陡地拉近,他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讓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抬起手,摸向自己的鼻子。但還沒碰到,就被他捏住了手指,“你手臟。”

    靈徽臉一熱,將手指從他大掌中抽回。

    “既然你會燒火,這里就交給你了。”靈徽一溜煙的跑了。

    ……

    兩人簡單的洗漱臉,一前一后的回到房間。

    剛一進去,四周就一暗。

    靈徽驚了一下,腰間倏地多出一只手臂,“別怕,停電了。”

    靈徽雙手按到他胸膛上,不讓兩人距離靠太近,但是隔著一層襯衫布料,仍能感受到他肌理的溫度與結實。

    她本不是羞羞答答的性子,但是這樣漆黑的夜晚,被他陡地摟進懷里,心跳速度,還是忍不住加快。

    靈徽打算從他懷里退出來,沒想到他扣著她腰間的大掌,加重了力度。

    “讓我抱一會兒。”

    他的嗓音,從她頭頂響起,帶著淡淡的倦怠。

    靈徽強行從他懷里退了出來,摸黑走到了床邊,“我只是跟你合作查當年的事情,沒答應跟你和好,你難道忘了,你早就將我甩了?”

    黑暗中,唐西沒有說話。

    靈徽也懶得理他,她也不是泥人捏的,雖然主動過來找他,但并不是為了跟他在一起。

    純粹的想要弄清楚當年到底發生過什么。

    大約過了一分鐘,靈徽聽到腳步聲,男人轉身,離開了房間。

    上山,下山,累了一天,靈徽疲憊得不行。

    閉上眼睛,她打算入睡。

    腦海里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老大爺看到唐西后,受到驚嚇的一幕。

    唐西長得又不嚇人,按理說,老大爺見到他第一眼,不應該是驚嚇啊!

    靈徽總覺得忽略了什么,她在床上翻了個身,盡管身子疲憊,但是腦海里卻沒有半點睡意了。

    ……

    唐西到了屋外,大雨還在持續不斷的下著。

    唐西頎長的身軀倚到墻上,薄唇里咬了支煙,指尖把玩的打火機點上火。

    他腦海里想的,也是老大爺見到他嚇一跳的事情。

    這處房屋就在離蒼山不遠的地方,先前他進屋,看到墻上掛著打獵的工具,由此看來,他以前靠打獵為生。

    找獵物就得進到深山,他看到他第一反應是驚恐,他又長得像母親,難不成,他曾經見過母親?

    唐西夾著香煙的長指,微微一緊。

    想到這個可能,唐西立即進屋。

    沒想到靈徽也摸黑出來了,屋里停了電,看不到彼此,他一進屋,兩人就撞到了一起。

    靈徽身子往后退了幾步,即將摔倒的一瞬,唐西伸手將她摟住了。

    “你怎么沒睡?”

    靈徽抓住他手臂,將自己想到的告訴他,“你說老大爺有沒有可能見過你媽媽?”

    唐西怔了一下。

    沒想到靈徽和他想到一處。

    “先回房,暗中觀察那位大爺的動靜。”

    靈徽嗯了一聲。

    到了半夜,靈徽和唐西聽到老大爺住的那間房傳來動靜,兩人走到門口,悄悄朝外面看去。

    只見老大爺打開門,打著手電走了出來,另只手上,還拿了個黑色袋子。

    老大爺走出了大門。

    “我們要跟上去看看嗎?”靈徽問。

    “我去看,你在房里。”

    靈徽見他要出去,一把拉住他的大手,“我也要去。”

    唐西沉默了幾秒,“好吧。”

    靈徽要抽回手,唐西卻緊握著不放。

    “你干什么,快放開我。”

    “手都不讓拉了嗯?”他離她很近,說話時,清冽的男性氣息灑下來,讓她有些癢,幸好停電了,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然,她臉紅的樣子,肯定又會被他看到。

    “唐西,我再重申一次,你甩了我,當初言之鑿鑿,讓我離開你的世界。現在就算你反悔,我也不會再給你機會。”她輕哼一聲,甩開他的手,先一步出去。

    …………

    要改書名,若看到書名不一樣了,不要慌,是按要求改了書名~具體改成什么還不確定~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