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653章:(1653章)唐西VS靈徽結局(10)
    靈徽先是驚了一下,似乎難以置信。

    她從男人大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轉過身,捂嘴住,用力克制住情緒。

    他剛剛那一聲‘傻.瓜’,是不是代表,他并沒有忘記她?

    他只是壞壞的逗她玩?

    這家伙,還是那么不正經,簡直可惡!

    唐西見靈徽不理他,嗓音沙啞的開口,“公主,轉過來。”

    靈徽非但沒轉過去,還往前走了兩步。

    從教堂,過來的途中,她太過激動和喜悅,流了不少淚水,可能弄花了妝,她現在的樣子,一定不太好看。

    唐西看著靈徽微微顫抖的肩膀,他試著坐起來,一邊的唐父見此,扶著唐西坐了起來,然后帶著唐母和唐老太太離開了病房,將空間留給兩位年輕人。

    “公主,轉過來,讓我看看你。”

    靈徽僵硬的轉過身,和唐西那雙細長又邪肆的鳳眸對視。

    唐西朝靈徽伸出手,靈徽將自己的手放進他掌心。

    唐西稍一用力,靈徽就跌坐到了病床邊。

    唐西朝靈徽手心,輕輕扣了一下。

    靈徽掌心有些麻,想要抽回手,他卻緊握著不放。

    “公主,好久不見。”

    唐西身子傾了傾,另只手,將靈徽抱進了懷中。

    感受到他胸膛上的溫暖,靈徽心中百感交集。

    這半年來,她雖然堅信他會醒過來,但什么時候能醒來,她也不知道。

    每一天,于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現在真真切切感受到他的懷抱,他的聲音,他的溫度,她才有種,他真的醒來了的真實感。

    “你每天在我耳邊說的話,我都有聽到。”他將下顎靠到她肩膀上,薄唇貼著她的耳廓,嗓音沙沙啞啞的,“我聽到你說喜歡我,還要嫁給我。”

    靈徽鼻頭酸酸的,她回頭,瞪向男人,“那你還沉睡了半年,這半年,我沒有睡過一個好覺,總是擔心你。”

    唐西抱著她肩膀的大手,不斷收緊,清瘦的臉龐與她的小.臉緊緊相貼,薄唇親了親她的臉頰,“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以后我會好好彌補你。”

    靈徽見他親她的臉,她用手肘將他戳開,“好好說話……”

    靈徽話沒說完,男人突然悶.哼一聲,靈徽見他面色痛苦,焦急的問,“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心口疼。”

    “那我去叫醫生。”

    靈徽正要起身,男人便重新將她抱進懷里。

    “騙你的,以前我經常做這樣的夢,只要我有一丁點不舒服,公主就會緊張又在意,如今,美夢成真了……”唐西雙手捧住靈徽的小.臉,鳳眸一眨不眨的凝在她身上,“公主,你今天好美。”

    靈徽今天穿著一條水藍色長裙,鎖骨部分透視,裙子拼接設計,裙擺大開叉,一條細膩白凈的美.腿若隱若現。

    一頭茶色卷發弄成了中分低盤發,玫瑰色的紅唇,雖然哭過臉上的妝有些花,但并不影響她的美。

    靈徽看到唐西的眼神,心臟一陣不受控制的悸動。

    她和他還沒有好好談過戀愛,他現在醒了,一個眼神,一個舉動,都能輕易撩動她的心扉。

    “一直看著我,不累嗎?”

    畢竟躺了半年,唐西還不能立即下床,長時間坐著,身子確實有些疲憊。

    他躺到床.上,拉住靈徽的小手,“陪我。”

    靈徽朝病房門外看了一眼,“唐叔叔他們都還在這里,而且,大白天的……”

    “公主,我想聽你說,你愛我。”

    靈徽美艷的臉蛋,忍不住泛起紅暈。

    她從沒有對人說過,我愛你三個字。他突然想聽,她又羞又窘。

    要她一下子說出口,太難為情了。

    捂了下臉,“唐叔叔他們一定還有很多話想對你說,我叫他們進來。”

    ……

    靈徽到病房外將唐家人叫了進來,她又接到顧萌的電話。

    靈徽告訴顧萌,唐西醒了,顧萌得知后,替靈徽感到高興。

    得知消息的喬硯澤和岑曦夫婦,也匆匆趕了過來。

    喬硯澤進到病房,見唐西真的醒了,一拳頭砸向他肩膀,“死小子,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唐西和喬硯澤擊了下拳頭,“能讓我女神每天來這里陪著我,鬼門關走了一槽,也是值得的!”

    “靈徽對你很上心,你如愿以償了。”

    喬硯澤和岑曦離開后,唐靖牽著唐母到了病床邊。

    這半年,唐靖為唐母找了不少醫生,但效果甚微。

    唐西看著懷里仍舊抱著個布娃娃的唐母,他低低啞啞的叫了一聲,“媽。”

    唐母看了唐西一眼,像是不認識,又重新低下頭,哄著懷里的布娃娃。

    “媽,我是阿西。以前我總覺得你不喜歡我,我不敢跟你親近,柳萍說出真.相后,我才知道,原來你是愛我的。”唐西拉住唐母的手,鳳眸里泛起了紅暈,“媽,對不起。”

    唐母想要從唐西手中抽回手,唐西卻緊握著不放。她抬起眼眸看向唐西,看到唐西眼眶里蓄積著的淚水,她懷里抱著的布娃娃,一下子便掉到了地上。

    “媽,我是你的兒子,我永遠都在這里,不會再離開你。”

    唐母喃喃地重復著唐西的話,“兒子?”

    “是的,媽,我是你兒子唐西。”

    唐母盯著唐西看了好一會兒,混沌的眼神,慢慢變得清明,“阿西?”

    聽到唐母叫出阿西兩個字,唐父和唐西都驚喜不已。

    “媽,我在這里。”

    唐母被唐西握住的手,從一開始的拘束僵硬,變成了反握住唐西的。

    唐靖又驚又喜。

    醫生說得果然沒錯,玉兒最在意的是她的兒子,只要唐西醒了,慢慢地感化她,她就有可能恢復正常。

    唐西又連著叫了幾聲媽。

    唐母眼中浮現出薄薄的水霧。

    醫生過來替唐西檢查身體,叮囑唐西剛醒來,情緒不要太過波動,讓他好好休息。

    “阿西,你.媽的情況已經有所好轉了,我們不能太心急。你先養好自己的身體,我帶你.媽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

    唐西點了點頭。

    病房里只剩唐西一人后,他跟方野打了個電話。

    ……

    靈徽卸了個妝,到酒店換了身衣服,回到病房時,唐西已經睡著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