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1740章:(1740章)她來找他了
    小櫻看到門衛們為難的表情,她似乎明白過來了什么。

    從唐恩答應讓她來找龍溟那一刻起,她心里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他是真的只記得幽林背叛的事,對她只剩下恨了。唐恩才會信心滿滿的放她回來。

    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可是到了這一刻,心里還是有些密密麻麻的難受。

    平復了一下情緒,沒有為難門衛。

    她并沒有離開,站在宮殿門口,一直到傍晚。

    幾輛奢華的黑色轎車,從不遠處駛了過來。

    小櫻往前走了幾步,眼睛盯著中間那輛黑色轎車。

    到了宮殿門口,轎車行駛的速度變慢,中間那車轎車的車窗,緩緩降了下來。

    小櫻看到了坐在后排的男人。

    許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男人也朝她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一瞬,她在他眼里,看到了冰冷、陰鷙、恨意……他輪廓線條緊繃,面色寒霜,他眼里,再也看不到一絲溫情。

    她感覺自己掉進了冰窖。

    冷,全身都冷。

    小櫻往前走了幾步,想要靠近他一點,但是很快,車窗就升了起來。

    深色的車膜,擋住了她的視線。

    車子,駛進了宮殿。

    小櫻看著漸漸遠離視線的車隊,心口,情緒翻涌。

    但她知道,不能就這樣放棄。

    ……

    小櫻到了伯爵府。

    得知小櫻回來了,伯爵夫婦欣喜不已。

    和龍溟的態度截然不同,伯爵夫婦親自迎了出來。

    伯爵夫人看清瘦了許多的小櫻,將她抱進懷里,淚水直流,“我可憐的孩子……你最近肯定遭了不少罪吧,沒事的沒事的,回來了爸爸媽媽會保護你的。”

    被伯爵夫人抱在懷里,小櫻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暖。

    雖然她和伯爵夫人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她能感覺得出來,伯爵夫人是真的疼愛她。第一眼見到她,就喜歡上了她。

    伯爵大人站在一邊,見伯爵夫人哭得厲害,他也忍不住紅了眼眶,“好了,女兒好不容易回來,你總是哭像什么話?”

    小櫻替伯爵夫人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叫了一聲,“爸爸,媽媽。”

    伯爵夫人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掉了下來。

    小櫻長得很像年輕時候的伯爵夫人,伯爵夫人見到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還偷偷去驗過DNA,結果不是她的女兒。

    但是與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呢?

    看到一個像自己年輕時候的女孩,她發自內心的喜歡,想要疼她,愛她。

    “好女兒,你先上去泡個澡,媽媽親自下廚,給你做好吃的。”

    “謝謝媽。”

    以前來到緬國,小櫻被龍溟拒之宮門外,她只能住酒店,沒有任何歸屬感。

    但現在有了伯爵夫婦,她體會到了家的溫暖。

    再次來到上次她暈倒的房間,小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到衣柜挑了件衣服,她泡了個澡。

    泡完澡出來,她到了樓下。

    伯爵夫人端出一份小櫻愛吃的甜點,“先吃點填下肚子,其他的媽媽還在做。”

    小櫻點了點頭。

    一個小時后,伯爵夫人做好飯菜。

    小櫻看了一眼,三菜一湯,全都是小櫻愛吃的。

    伯爵夫人不僅替小櫻盛好飯,還替她裝好湯。坐在她身邊,一臉慈愛的看著她。

    “櫻兒,媽可能問了你會不高興,但媽真的很擔心你,這些天,你過得怎么樣,那個帶走你的人,有沒有對你做什么不好的事?”

    小櫻并沒有反感伯爵夫人問出這個問題。

    她知道,伯爵夫是真的關心她才會問的。

    “媽,我還好……受到傷害的是彎寶和龍溟,龍溟他受了傷,忘掉了一段記憶,我想替他將記憶找回來,可現在他連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伯爵夫人皺了皺眉。

    龍溟受傷的事,她也聽說了。自從他受了傷后,性情發生了一些變化,再也沒有來過伯爵府,她打電話到宮里問起小櫻的事,他也頗有不耐。

    原來是因為忘了一段記憶。

    “如果你想見他的話,媽媽明天可以帶你去宮里。”

    小櫻握住伯爵夫人的手,“謝謝媽。”

    伯爵夫人拍了拍小櫻的手背,嘆了口氣,“可憐的孩子。”

    ……

    翌日。

    小櫻很早就醒了過來,她到衣柜里挑了件湖藍色長裙,頭發辮成了一個魚骨辮,化了個淡妝。

    他現在的記憶,只停留在幽林之戰的話,想必是不喜歡她濃妝艷抹妖.媚惑形象的。

    她將自己打扮得小清新了一些。

    伯爵夫人等在樓下,看到小櫻下來,唇紅齒白,清新秀美,身形曼妙窈窕,她唇畔露出笑意,“我女兒隨便打扮一下都好看極了。”

    得到伯爵夫人的夸獎,小櫻有些不好意思,“媽,我這一身去見他,合適嗎?”

    “合適合適。”在伯爵夫人眼中,小櫻怎么看都好看,比那些名媛千金們都好看多了。

    坐到車里,小櫻想到等下就能見到龍溟,心里不禁有些緊張。

    伯爵夫人握住小櫻的手,“女兒,對自己有信心點。據我所知,他是因為有血塊壓住了部分神經。”

    小櫻聽出了伯爵夫人話里的另一層意思,只要血塊消失,龍溟就是有可能恢復那段記憶的。

    只不過運氣不好的話,是需要動手術的。

    不管怎么樣,小櫻都要在這一個月時間內爭取讓他重新愛上她。

    她和他的這段感情,向來是他付出,她除了利用和欺騙他的那段時間主動過,其他時候,都是他在主動和一步步退讓、妥協。

    這一次,她得主動、努力。

    伯爵夫人來宮里前,和管家提前約好了的。

    龍溟上午在宮里,沒有去辦公樓。

    伯爵夫人帶著小櫻過來后,管家到樓上書房通知龍溟。

    沒一會兒,龍溟就從樓上下來了。

    龍溟今天穿著一件深色V領針織衫,筆挺得沒有一絲褶皺的九分西褲,身形狂野偉岸,單手插在褲兜,輪廓線條凌厲冷峻,緋色的薄唇緊抿,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淡漠凜冽。

    走到客廳,看到伯爵夫人,他微微點了下頭,深邃的眼眸掃到伯爵夫人身邊的年輕女人,驟然一瞇。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北京单场奖金上限